恭喜您!获得限量新手礼包一份!

礼包序列号是:TXDH-2017-8888-8888

5级
焰火·星汉灿烂*10、神农秘药*1
10级
海珠断续膏*10 、姑射百草酿*10、优惠券·新手游康包*1
15级
六道轮回*1
20级
水玉清心散*10、琅琊承风酒*10 、坐骑:桂子飘香*15天
30级
五贝回魂丹*10、 青丘九花露*10、 2.5倍经验符*3
40级
画卷飞行符*3 、红线*2
50级
优惠券*五十武库、 苍狼啸月*15天、锦园春光环*7天、
优惠券·月钻*2、粉翅膀体验券*7天

礼包激活方法:点击小地图右下角的奖章按钮,选择新手序列号奖励,输入奖励序列号,即可激活奖励,游戏内另有新手成长全套装备和物品赠送。(本序列号不可与其他新手奖励同时使用)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桃花扇》第一章

2023-02-08
字号: - +

  作者:雪里红妆

 

  01

  太虚漫步在一片繁盛的桃林中。

  身旁的桃树枝繁叶茂,无数朵艳丽的桃花点缀枝头,有风吹过,粉色花瓣纷纷落下,宛如下了一场花雨,美不胜收。

  又来了。

  太虚随手拈下肩上沾着的一朵桃花,心中隐隐掠过一丝烦躁。

  接下来的剧情走向他几乎能预料。

  他会继续走向桃林深处,然后看到一个身着粉色衣衫的年轻女子。

  那女子正低着头坐在地上,他看不清楚她的面容,却清楚地知道她是在流泪,而且哭得极其伤心。

  然后他就会被一种突如其来的悲伤所感染,那悲伤无法言喻,却深重浓郁,仿佛一直埋藏在他心底,此刻得了契机,便瞬间如蔓延的大水般侵袭了他的心脏。

  太虚能预见后续走向,却无法避免。

  因为这里是他的梦境。

  最近一个月来,他几乎每夜都会做这个相同的梦。

  每次在梦里他都清楚自己是在做梦,然而无论他如何挣扎,始终无法让自己醒来,更无法控制梦境的内容,只能宛如在看一场相同的皮影戏一般,重复着这个相同的梦境。

  今夜也是一样。

  太虚不受控制地走到了桃林深处,果然看到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粉衣女子正坐在一棵桃树下低头饮泣。

  太虚向那女子伸出手去。

  “你……是何人?为何哭得如此伤心?”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问道。

  “洛蘅,你忘记我了吗?”

  太虚猛然惊醒。

  梦里女子清丽凄婉的声音犹在耳边,明明从未听过,却莫名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抬手擦了擦额角浸出的冷汗,太虚感到有些心神不宁。

  这一个月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在梦中听到那个女子的声音,没想到竟然会影响到自己的心神。

  ——洛蘅是谁?

  太虚在脑海中仔仔细细搜寻了数遍,最后终于确认,自己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太虚想。

  在第三次做同样的梦时,他就意识到自己是陷入了梦魇。

  而这梦魇显然是有心人以法术操控的。

  这个认知令太虚有些不安。

  身为太虚观门人,平日里游历大荒、斩妖除魔,自然免不了得罪一些花妖树怪之类的妖物。

  为防止被这些妖物挟怨报复,他的居所布有强大的法术结界。一旦有妖物企图进入,结界便会被触发,自动发动将妖物挡在结界外,同时对他发出金光预警。

  太虚观是最擅长结界布阵的门派,太虚所布下的这道结界,虽不敢说固若金汤,但起码也能将绝大多数妖物挡在结界外。

  退一万步说,即使对方法术高强,能强行破结界而入,但在他破除结界的一瞬间,结界必定会发出强烈的金光,提醒太虚有妖物强行破界。

  然而如今这不知是何方神圣的存在竟然如此厉害,竟能悄无声息地破除他的结界,这该有多高的道行?!

  更匪夷所思的是,对方在破除他的结界后,竟然没有做任何对自己造成实质性伤害的事,只是用术法强行侵入他的识海,让他每晚重复做同一个梦魇。这更是让太虚如坠云雾中,不知道对方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

  不过有一点太虚可以确定,便是对面这个不知究竟是仙是妖是魔的生物对他并无杀意,否则凭对方的实力,恐怕早在第一晚时他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这也是太虚没有立刻求助师门的原因。

  不过,即使对方并无恶意,太虚也很不喜欢这种被人操控梦境的感觉。

  因此,早在第三次做完同样的梦以后,太虚便开始着手防范对方的侵入。

  这一个月以来,他试过十数次加强居所防护结界、在卧室中贴满各类降妖除魔的咒符,但依旧无济于事。

  他甚至还试过熬整个通宵不睡觉,但是那晚过了三更,他忽然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桃花香气,他刚心生警觉,头脑便一片昏沉,然后他便又一次陷入了梦魇之中。

  只是,之前每次梦境都会在他走到那个粉衣女子身前时戛然而止,今夜梦境却忽然又多出了一小段剧情,他得以和那女子对了两句话。

  太虚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这个操控自己梦境的神秘人究竟意欲何为。

  这些天以来,太虚有些和这个神秘人杠上的意思,每天都在研究怎么防止对方操控自己梦境,可惜直至今日都毫无成效。

  至此太虚基本可以确定,凭自己如今的法力无法阻挡对方破除结界侵入识海。

  尽管有些不甘心,但太虚还是决定向师父求助,否则再这样耗下去,自己早晚要神经衰弱。

  于是太虚开了道屏蔽外界窥视的结界——虽然他不确定能不能防得住那个神秘人,但起码聊胜于无——然后在结界中提笔修书一封,向师父详细描述了自己最近的困扰,求师父施以援手。

  然后他用法术召唤出灵兽仙鹤,让仙鹤将书信传到师父手中。

  不过一炷香的工夫,仙鹤便传回了书信。

  太虚拆开信封,看到了师父的回信,却是一张信纸上画着一个繁复的法阵。法阵旁边详细批注了使用说明,以及使用后的效果。

  太虚看完后既钦佩又安心,心道不愧是师父,果然没有什么事难得倒他。

  然后太虚立刻行动起来,用朱砂在自己床的周围依图所示画上了阵法符咒。

  今晚过后,应该就能知道这个困扰了自己一个多月的神秘生物究竟是何方神圣了。

  太虚想到这里感到有些心潮澎湃,甚至还隐隐带了一丝连自己都未察觉的期待。

  可能因为心情有些激动,当晚太虚便失眠了,躺在床上半点困意也没有,两只眼睛亮得像灯笼。

  直到外面三更的更声响过,室内忽然泛起了一缕若有若无的桃花香。

  来了!

  太虚瞬间精神一振。

  可惜只振了不过片刻,他便感觉到神智昏沉,很快就陷入了黑甜梦乡。

  梦中依旧是那片熟悉的桃花林,依旧是那条他走了一个月的小路。

  小路尽头的一棵桃树下,依旧坐着一个衣衫比桃花更艳的女子。

  太虚忍住心头的激动,强压着砰砰乱跳的心脏走到了粉衣女子面前。

  这次他能感觉到自己走过去并非梦境被操控,而是完完全全出于自己的意志。

  眼前的女子依旧哭得很是伤心,太虚又一次莫名被那悲伤的情绪感染。

  他可以肯定,这次绝对不是因为对方的法术。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侵扰我梦境?”太虚强压住心底骤然泛上的深切哀伤,沉下脸冷声问道。

  “洛蘅,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女子答道。

  下一秒她脚下亮起一道圣洁的白光,将她整个人笼罩其中。白光内纵横着无数道流光溢彩的金线,那些金线在不断地收缩着,将女子牢牢困在其中。

  “洛蘅,救我!”女子似是十分慌乱,一只春葱般的素手不知怎地忽然突破了金线的限制,一把拉住了太虚的衣袖,然后大力一扯。

  太虚被扯得脚下一个趔趄,不由自主地踉跄着向前扑去。下一瞬他的眼前出现一片金光,再然后便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无数桃花从漩涡中飞了出来,将太虚拉了进去。

  完了,弄巧成拙了!

  这是太虚被拉进漩涡之前的倒数第二个念头。

  他的最后一个念头则是——

  这个女子究竟是何来路,竟然连师父亲传的法阵都奈何不了她,自己反而会被对方法术反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