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您!获得限量新手礼包一份!

礼包序列号是:TXDH-2017-8888-8888

5级
焰火·星汉灿烂*10、神农秘药*1
10级
海珠断续膏*10 、姑射百草酿*10、优惠券·新手游康包*1
15级
六道轮回*1
20级
水玉清心散*10、琅琊承风酒*10 、坐骑:桂子飘香*15天
30级
五贝回魂丹*10、 青丘九花露*10、 2.5倍经验符*3
40级
画卷飞行符*3 、红线*2
50级
优惠券*五十武库、 苍狼啸月*15天、锦园春光环*7天、
优惠券·月钻*2、粉翅膀体验券*7天

礼包激活方法:点击小地图右下角的奖章按钮,选择新手序列号奖励,输入奖励序列号,即可激活奖励,游戏内另有新手成长全套装备和物品赠送。(本序列号不可与其他新手奖励同时使用)

本游戏是一款即时制角色扮演类游戏,适用于年满16周岁及以上的用户,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我们鼓励家长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情况管理其游戏行为,家长可以关注“网易家长关爱平台”微信公众号、拨打官方客服电话95163611或者登录网易家长关爱平台(https://jiazhang.gm.163.com/convoy/)查看具体指引。

本游戏以《山海经》相关故事为背景,有适量基于古代神话传说和神话故事的改编,但不会与现实生活相混淆。游戏画面色彩鲜明、配乐明快,玩法基于一定难度的思维判断和肢体操作,有需要多人配合进行的团队玩法,鼓励玩家通过沟通、思考和提升达成目标。游戏中有基于语音和文字的陌生人社交系统,但社交系统的管理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本游戏中有用户实名认证系统,未实名账号不能登录游戏。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将接受以下管理:
游戏中部分玩法和道具需要付费。未满8周岁的用户不能付费;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400元人民币。
未成年玩家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晚20时至21时登录游戏,其他时间无法登录游戏。

本游戏以中国古代神话为主题,人物设计、背景音乐等创作融入了大量中华传统文化元素,有助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玩家之间可以互相交流配合,共同完成游戏目标,能够带给玩家积极愉悦的情绪体验。游戏设有组队模式玩法,需要玩家相互配合、互相帮助来完成游戏任务,有助于培养玩家的团队协作能力;游戏玩法具有较强的策略性,有助于锻炼玩家的思维能力。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本游戏是一款即时制角色扮演类游戏,适用于年满16周岁及以上的用户,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我们鼓励家长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情况管理其游戏行为,家长可以关注“网易家长关爱平台”微信公众号、拨打官方客服电话95163611或者登录网易家长关爱平台(https://jiazhang.gm.163.com/convoy/)查看具体指引。

本游戏以《山海经》相关故事为背景,有适量基于古代神话传说和神话故事的改编,但不会与现实生活相混淆。游戏画面色彩鲜明、配乐明快,玩法基于一定难度的思维判断和肢体操作,有需要多人配合进行的团队玩法,鼓励玩家通过沟通、思考和提升达成目标。游戏中有基于语音和文字的陌生人社交系统,但社交系统的管理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本游戏中有用户实名认证系统,未实名账号不能登录游戏。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将接受以下管理:
游戏中部分玩法和道具需要付费。未满8周岁的用户不能付费;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400元人民币。
未成年玩家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晚20时至21时登录游戏,其他时间无法登录游戏。

本游戏以中国古代神话为主题,人物设计、背景音乐等创作融入了大量中华传统文化元素,有助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玩家之间可以互相交流配合,共同完成游戏目标,能够带给玩家积极愉悦的情绪体验。游戏设有组队模式玩法,需要玩家相互配合、互相帮助来完成游戏任务,有助于培养玩家的团队协作能力;游戏玩法具有较强的策略性,有助于锻炼玩家的思维能力。

暗黑系列之谁是凶手(二)

2023-01-15
字号: - +

  作者:岁晏·刺槐

   

  渡莲

  01

  我叫渡莲,是冰心堂内门弟子之一,现今驻守在江南的木渎镇,偶尔也会在当地府衙人手不够时客串一下验尸的仵作。

  最近木渎镇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案子。

  王家的儿媳柳绡被发现淹死在了芦花坞的湖水里,发现她的时候,尸体已经被泡了两天,皮肤肿胀惨白,只能堪堪看出个人样。

  全靠那一身熟悉的荆钗布裙才被大家认出她的身份来。

  “渡莲大夫。”停尸房外,木渎镇的官员捏着鼻子站在门口,脸色难看地看我检查尸体,“您可有看出什么来?”

  以王家的家底,在木渎镇其实也算不上是什么大户,不过是小富之家。

  因此柳绡的死原本也不该引得官员如此重视。

  按照往常的做法,一句“失足落水,不幸身亡”便足够他们草草结案了,哪还会找什么仵作来验尸。

  但不巧,最近恰逢钦差大臣巡视江南,传闻中那是一位刚正不阿、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

  因此他所到之处抽查检阅的案卷卷宗,必须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有丝毫语焉不详之处都会被他循着线索抽丝剥茧地扒一个底朝天。

  但凡屁股底下不干净的,谁不怕他呢?

  而那位钦差大臣的下一站,便是木渎镇。

  “王少夫人鼻腔内有沉沙和水藻,因此可以确定是溺水而亡,而非死后被抛尸,但这只是她的最终死因。”

  我缓缓脱下用羊肠所制的手套,淡淡道,“她的后脑还有一道轻微的凹陷,脚腕处也有擦痕,我猜测,她应该是在河边失足落水的同时磕到了后脑以至当场昏迷,才会溺死于河中。”

  “所以这确实就是一场意外了?”官员高兴道。

  “大人,我只是一介医者,并不精通查案。”

  我无奈道,“起码在我看来——是的,就尸检而言,这就是一场意外。”

  “好好好,多谢莲大夫,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可就安稳多了。”官员笑呵呵地说着,“我这就派人去查查这柳绡的人际关系如何,要是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就可以结案了。”

  柳绡的死最终还是被定为了一场意外。

  除了她的家人真心为她的死在难过外,并没有在其他人心中引起任何波澜。

  甚至不如说,她的死让某些人的行为变得更加明目张胆了起来。

  从发现尸体到进行尸检,再到收尸入棺,短短的时间被王生一压再压,棺木甚至停放不够七天便草草入土为安。

  这一切都不过是为了不让柳绡的白事冲撞了他的生辰宴会。

  作为木渎镇上有名的大夫,我自然也收到了王生差人送来的请帖。

  我收到王生送来的请帖的时候正在温习岐黄医经,当小药童将请帖递给我的时候颇觉讽刺。

  ——我其实是认识柳绡的,在我去冰心堂之前,我们也曾是很好的玩伴。

  我在冰心堂求学的过程中也不时与她通过书信,但后来,在她嫁给了王生之后,我们之间的联系便渐渐断了。

  我曾提醒过她,王生并非良人,可那时的她早已被王生的花言巧语所迷惑,压根听不得旁人说王生半分不好。

  但这又岂能怪她呢。

  柳绡和我不同,我幼年丧父,母亲独自一人将我拉扯大,更是不管旁人的说三道四,愿意尊重我的意愿将我送去了冰心堂求学,我才能因此见识到这广阔天地。

  而柳绡的父母算是比较守旧的那一类人,他的父亲从小便培养她学习三从四德与女戒,将她的见识与思想早早的困在了这一方小小的庭院里。

  出嫁前,她是柳家小姐,出嫁后,她是王少夫人。

  至死她都不是她自己。

  02

  王生的生辰很快便到了。

  王府张灯结彩,高朋满座,好不热闹,所有人仿佛都忘记了不久前王家的少夫人才刚刚死去,苍白的纸灯笼还没挂够时间便已经红绸所替代。

  “莲大夫,你来了。”

  王生喜笑颜开地在门口迎客,见到我,他眼睛一亮,“我曾听内子提起过你好几次,只是你之前远在天虞岛求学,后来见你医馆繁忙便没有多加打扰,来来来,快请进!”

  “好久不见,王公子。”

  我笑容浅淡,将手中准备的锦盒递给他,“客人还很多,你先忙,我自己进去便好。”

  王生接过锦盒,看到里面的人参后脸上的笑容又大了几分:“莲大夫破费了,快进去吧,随便吃随便喝!”

  庭院内,卖酒女阿梦正笑盈盈地招呼着往来宾客,赫然一副女主人的架势。

  我在角落坐定,看这人来人往人生百态,只觉他们实在是喧闹得厉害。

  要不是为了看好戏,我才不会一直待在这里。

  酒过三巡后,阿梦故意当着众人的面拿出了一个细长的锦盒,眉目含情地递给了王生:“王公子,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礼物,不是什么贵重物件,还望你不要嫌弃。”

  “礼轻情意重嘛,我怎么会嫌弃呢。”王生哈哈大笑一声,然后打开锦盒,拿出了一支刻有‘王生’二字的玉笔。

  阿梦柔声道:“君子如玉,温润而泽,希望公子喜欢。”

  “阿梦妹妹真是有心了。”王生显然十分喜欢这个礼物。

  “诶——”忽然间,有人拖长了声音道,“不对吧王公子,你这手中的玉笔看起来好生眼熟啊。”

  “恩?”王生皱眉看过去,“大宝,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之前王少夫人也曾托我定制过一支玉笔,巧的是竟然和你手中这一支长得一模一样。”大宝笑嘻嘻道,“看来阿梦姑娘和王少夫人还真是心有灵犀啊,连礼物都想到一块儿去啦。”

  王生脸色难看,阿梦俏脸惨白。

  一场好好的生辰宴最终混乱收场。

  原本已经逐渐被人忘记的柳绡溺水身亡一案又被提了起来。

  虽然大家明面上不说,但对于王生联合卖酒女害死自己发妻的猜想却在逐渐发酵着,连带王家和酒楼的生意都变差了许多。

  最终酒楼辞退了阿梦。

  阿梦去找了王生,但王母怎么可能允许一个卖酒女成为王家的正妻,当个妾都是抬举她了。

  而王生也正被自家的生意忙得焦头烂额,自然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安慰这位好妹妹,因此两人在大吵过一架后便也散了。

  不得不说人言可畏。

  哪怕官府再三强调柳绡的死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可人们永远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

  由于官府的横插一手,有的人甚至觉得是不是王生给了官员什么好处,让官员原本就不多的头发更是气得又掉了几根。

  “莲姐姐,徐公子又给你送梅子糕来啦。”

  各种流言甚嚣尘上的时候,小药童提着一个小纸包哒哒哒地跑到了我身边。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替我还给徐公子吧,就说,我现在不喜欢吃梅子糕了。”

  我早就不喜欢吃梅子糕了。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