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交流

天下3 > 玩家天地 > 推荐视频

同人音乐:何以当归,碧梧×墨文君

作者:【翰书天下】丷落月辰光丶 2020-09-17

 

原文地址:

导读:陌上花开,何以当归?

 

  多年前,冰心堂弟子墨文君在中原牡丹镇悬壶救人,深受百姓爱戴。

  这个美如玉英的佳公子亦在小镇上种下大片大片的牡丹花。

  牡丹花海中,行医经过的碧梧小师妹翘首,便见了那温和俊朗的师兄,两人一见钟情,不久后定下终生之约。

  只是,好景不长。

  不久后妖魔入侵,中原陷入战火,碧梧受师门令,回到西陵城救助伤员。

  分别之时,墨文君送给碧梧一包草药,名为当归。

  古人相赠以芍药,相招以文无。文无一名当归,芍药一名将离故也 。

  碧梧知师兄最爱牡丹,然她曾误将芍药当做牡丹赠与墨文君。

  如今墨文君送她当归,二人均为冰心堂弟子,熟知医术,自然明白这味药的药性。

  碧梧也知,师兄的本意并非药性,而是若不能同去同归,那便早日当归。

  然碧梧离开不久,便听说牡丹镇在战火中被妖魔屠戮殆尽,镇民都被转化为尸兵,墨文君亦战死,被幽都王复活为厉鬼。

  碧梧心性激烈,认为被幽都王复活的墨文君是怪物,应该再度被杀死。

  可是,她心中,始终忘不了那个温柔宁静的男子吧……

  虽然狠不下心杀死墨文君,却也再没回过牡丹镇,从窈窕少女到垂暮老朽,就这么在西陵城守了三十多年。

  后来冰心堂分来西陵城的驻地一个少年,名叫疏影,他日日陪碧梧浇花,平日里十分乖巧的样子,人人都喜欢他。

  可碧梧却经常看到他眼里的阴翳。

  一日,一个少年突然来到西陵城冰心堂分部找到碧梧询问“化生返魄”之事。

  沉寂在心底多年下意识不愿想起的伤疤,又一次被人揭开。

  在身边弟子疏影的刺激下,已经年迈的碧梧婆婆认为来人是为了嘲讽自己始终放不下“文君师兄”。

  忍不住开口斥责他们:“我碧梧身为冰心堂主事,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对得起天地良心!”

  碧梧知道,这么些年来,一直故意逃避那个人……事到如今,她必须去面对。

  她终是下定决心再去一次牡丹镇,亲手杀死已经变成魔物的墨文君。

  少年先于碧梧到了牡丹镇,却发现这里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原来,这牡丹镇中牡丹繁盛,白日里祥和宁静,镇民言行和善有礼,但到了夜晚,满镇都是伤人的厉鬼!

  墨文君就在镇中心的牡丹祠里,白日里是一尊慈眉善目的牡丹花神像,到了夜晚,就会成为恐怖的厉鬼怪物。

  牡丹镇的牡丹本是墨文君亲手种下,自从他死后,每逢夜里,红艳艳的牡丹也会变成剧毒黑牡丹。

  牡丹镇的镇民,则是因为墨文君曾经为了让碧梧永葆青春而研究的返精、英两魄的术法,使他们仍旧能保持死前的容貌。

  只是,这些镇民没有主司记忆的冲天魄,对过往的记忆不甚清晰,也没得到灵慧魄,思维迟钝,行动不便,无法离开牡丹镇太远。

  但尽管如此,牡丹镇的每个亡魂,都在潜意识中深深感谢着墨文君。

  碧梧如三十年前一般走进牡丹镇,踏上了花神祠的台阶。

  唤出墨文君的神志后,他看着面前的人有些错愕:“碧梧,你来了……”

  碧梧十分平静,“师兄,我是来杀你的。”

  “数十年前牡丹镇一别,碧梧与师兄从此生死无话,而再见之日,就是你我决断之时……”

  “流年逝水,碧梧如今已是白发老妪,但昔日与师兄之约却从来未敢忘怀。战乱流年中 ,碧梧一心只想救治伤员,从未有过儿女私情……”

  “说到底,苍茫浊世,男儿虽不胜数,但碧梧曾有幸与师兄相伴,又如何能再得一人,有师兄的温柔良善,宽广胸怀?”

  “只是,师兄已逝……碧梧虽想欺骗自己,却心知肚明,如今在我面前的,早就不是冰心堂弟子墨文君,而是被幽都王控制的亡魂怪物!”

  听完这席话,墨文君不由也有些叹息:“其实很多年前,我就知道,你这般烈性,总会容不下我这亡魂……只是,你也让我等得太久了一些。”

  碧梧虽然告诉自己应该杀了他,可是面对着和活着时候几乎同样温柔良善的师兄,她知道……自己可能下不了手。

  墨文君似乎是看出来她心中的挣扎,缓缓开口:“我……无计可施。那场与妖魔的大战后,当我被幽都王复活,我发现,整个牡丹镇的镇民都被杀死化为尸兵……我无法解除镇民们的禁咒,除非控制这些尸兵的承影魔死去,尸兵体内的三魄才能自由与命魂、其余四魂结合,回归忘川转生。如果用化魂散,强行消去他们的三魄,那这些镇民的其他命魂四魄也无法转生,他们就将消失于,不再有轮回,也是极残忍之事……”

  “我……深爱着牡丹镇,于是用返魄之术,种下了黑牡丹,将精、英两魄也返回到这些亡魂身上。虽然依旧没有天冲和灵慧魄,白天他们看起来也会像普通的凡人,每天重复着生前的生活,而不是一具为承影魔控制的杀戮傀儡……”

  碧梧心内也是百感交集,原来她的师兄即使变成了尸兵也依然是师兄。

  他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牡丹镇,虽是死灵但向往光明的心情没有变,只是她以前不懂而已。

  在碧梧发愣之时,疏影一点点接近她,手中突然出现一只匕首,迅捷地刺入了碧梧的心脏。

  而后带着残忍的笑容,看向墨文君:“既然疏影师伯下不了手杀您,我便先替您杀了她,这样您也可以用化生返魄之术将疏影师伯永远留在身边,陪伴着你……”

  疏影看见师兄的笑容一点点破碎,抬手想去碰他不让他伤心,却只抓住了一片虚空。

  数十年后重见,居然,见面即是永诀。

  曾有那么一刹那,墨文君想要使用天魄亡灵之法将碧梧变成有两魄的亡灵,这种亡灵青春永驻,但记忆缺失。

  可他随即想到,以碧梧之刚强如火,必然不愿,相爱所以相知,最后只能忍痛看着碧梧的魂魄往生忘川。

  得到化生返魄之术的疏影从容离去,用的却是太虚观的邪影真言,离开前更是留下了一个关于碧梧的秘密。

  原来碧梧白天曾偷偷来过牡丹镇,并在花神祠的牡丹丛中埋下一个胭脂盒,盒中却是碧梧手书:

  碧梧未老,文君先逝,如花美眷,又妆扮与何人相看。

  墨文君看到这些,却突然发狂,他恨为何相爱的两个人却得到这样的结局。

  从此以后,那段牡丹丛中美好的过去,他再也无人可以倾诉了。

  陌上花开,何以当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