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您!获得限量新手礼包一份!

礼包序列号是:TXDH-2017-8888-8888

5级
焰火·星汉灿烂*10、神农秘药*1
10级
海珠断续膏*10 、姑射百草酿*10、优惠券·新手游康包*1
15级
六道轮回*1
20级
水玉清心散*10、琅琊承风酒*10 、坐骑:桂子飘香*15天
30级
五贝回魂丹*10、 青丘九花露*10、 2.5倍经验符*3
40级
画卷飞行符*3 、红线*2
50级
优惠券*五十武库、 苍狼啸月*15天、锦园春光环*7天、
优惠券·月钻*2、粉翅膀体验券*7天

礼包激活方法:点击小地图右下角的奖章按钮,选择新手序列号奖励,输入奖励序列号,即可激活奖励,游戏内另有新手成长全套装备和物品赠送。(本序列号不可与其他新手奖励同时使用)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桃花扇》第二章

2023-02-08
字号: - +

  作者:雪里红妆

 

  02

  太虚再度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凉亭中。

  凉亭外是一片繁盛的桃林,目测和这一个月来一直出现在自己梦境中的桃林是同一片。

  太虚低下头,看到自己身上天青色的道袍,和平日里的靛蓝道袍款式并不相同,但依稀能看出像是太虚观的制式,只是这制式自己从未见过,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个时期的道袍制式。

  太虚抬起右手,习惯性地想挠挠头,才发现手中握着一根白玉制成的笛子。

  这根笛子形状秀雅,玉质十分通透,一看便是不可多得的上品。

  玉笛的尾端用红色丝绦系着一枚玉坠,那玉坠色泽莹润质地细腻,被雕刻成桃花状,颜色竟是罕见的桃粉色,也不知究竟是什么种类的玉石,反正他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

  自己这是从一层梦境到了另一层梦境?

  方才的粉衣女子又去哪里了?

  太虚正自疑惑,忽然看到远处一个粉色身影朝着凉亭奔来。

  随着那身影逐渐跑入视线,太虚终于得以看清对方真容。

  只见她年约十八九岁模样,容貌生得极其明艳,一对剪水双瞳明澈灵动,眉心间一枚桃色贴花更为这张脸增添了几分动人心魄的艳丽。

  她站在桃花树下仰起头笑意盈盈地看着太虚,将人面桃花相映红这句古诗诠释得淋漓尽致。

  太虚心中突地一动,原本到了嘴边的质问话语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洛蘅,”少女朱唇轻启,语声婉转如黄莺,“今天修炼结束得有点晚,害你久等了。”

  “没有久等,我也是刚到。”太虚听到一个似陌生似熟悉的声音响起,那声音有点像自己,但是又不完全像,却是完完全全出自自己口中。

  然而自己刚才明明没有开口说话的意图。

  麻蛋,又被操控了。

  太虚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口。

  “你的笛子雕好了?”少女一眼瞥见他手中的玉笛,瞬间眼前一亮,满怀欣喜地对着太虚伸出了手,“快给我看看。”

  太虚立刻应声将玉笛递到少女手中——自然是行动被操控的结果。

  “好精湛的雕工!”少女一面细细打量玉笛,一面满怀崇拜地赞叹出声,“洛蘅,没想到你不但术法厉害,精通音律,连雕刻一道都如此精擅。”

  她爱不释手地看着手中的玉笛,用另一只手托起玉笛尾端的粉色桃花状玉坠,道,“你竟然把这枚晶石雕成桃花了,还雕得这么美……”

  “雕虫小技,经不起如此盛誉。”太虚唇角泛起一丝笑意,走过场般地说着梦境给他设计好的台词,“姑娘喜欢就好。”

  语声落下,他的眸光不自觉掠过少女手中的桃花玉坠,既然心头一跳,一道灵光闪过,似在提示他什么,却快得根本抓不住。

  这个玉坠有些似曾相似,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太虚努力回忆了一下,然而因为记忆被梦境所扰乱,他现在回忆以前的事都一片模糊,完全想不起自己究竟在何处见过此物,只好无奈放弃。

  “这么珍贵的玉笛,你真的要送给我吗?”少女爱不释手地看着手中的玉笛问道。

  “这玉笛本来就是要送给姑娘你的,甚至连玉坠都是姑娘自己提供的。美玉赠佳人,姑娘安心收着便是。”太虚继续走流程念台词,同时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以前那些梦境不过像在看戏,今天倒好,自己还得陪着演上了。

  少女闻言,脸颊上悄然飞起两朵红云,看上去愈发灿若云霞,一双看着太虚的美目比方才更亮了几分,语带娇嗔,“洛蘅,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怎么还姑娘姑娘地叫我,难道你忘记我的名字了吗?我可是第一次见面时就告诉你了呀。”

  “怎么会,”太虚俊脸上不由自主现出了一抹笑意,“我当然记得你的名字,桃姑。只是觉得这名字太过普通,实在配不上你的天姿国色。”

  “此言何解?”少女听得洛蘅如此称赞,一张俏脸愈发烫了起来,忍不住问道。

  “这世间桃树何止千千万,桃花妖亦不下千百,其中叫桃姑的恐怕不在少数。”太虚认真道,“然而,她们都不是你。你是独一无二的,应该有个独一无二的名字。”

  “那我应该叫什么名字呢?”少女凝注面前的洛蘅,明亮的双眸中满是藏不住的喜悦与爱意,“洛蘅,你读书多,你给我取个名字好不好?”

  被这样一双充满爱慕的明眸盯着,即使明知道一切都是梦境,自己也不是什么洛蘅,太虚依旧忍不住一阵心旌摇晃,然而就连他自己都分不清,这不受控制的刹那心动究竟来源于自己心底,还是自己化身的这个名叫洛蘅的道士?

  他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按部就班地继续着梦境要求他完成的剧情,“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依贫道愚见,‘灼华’此名与姑娘品貌极为相称,可谓人如其名,相得益彰。”

  “灼华?这名字好好听。”少女俏脸上泛起一抹娇羞的红霞,一双妙目中流露出崇拜之色,欢声道:“我很喜欢这个名字,洛蘅你好厉害!”

  眼前景物忽然模糊,继而如水波的涟漪般在眼前荡开。

  等视线再度清晰时,太虚发现自己正和那位被洛蘅取名“灼华”的桃花妖少女并肩坐在一条小溪旁。

  触目所及是青山绿水山花烂漫,他身旁的灼华绽开的笑容则明艳得令群芳失却颜色。

  太虚将手中的玉笛递到灼华手中,道:“我刚才示范的那首曲子,你再吹一遍听听。”

  灼华伸手接过玉笛置于樱唇边,旋即悠扬婉转的笛声自笛内传出。笛声时而如潺潺溪水般明澈,时而如午夜轻喃般低回,丝丝缕缕缠缠绵绵,似在述说着一个怀春少女无法宣之于口的无限心事。

  太虚注视着灼华专注的侧颜,耳畔听着轻柔缱绻的笛音,不由心中一动,伴随着笛音曼声而吟:“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此时灼华已然吹毕一曲,转头凝注太虚问道:“洛蘅,你念的这首诗什么意思啊?”

  被这样一双脉脉含情的妙目注视着,太虚只觉心头砰砰狂跳,双颊一片火热,不由自主开口道:“这是一首表白用的情诗。意思是我喜欢你,喜欢得发疯,为你昼思夜想,为你彻夜难眠……”

  这句话说完后,太虚有些怔忪,一时之间竟无法分辨刚才的话究竟是被梦境操控,还是完全出自于本心。

  “洛蘅,你这话是真心的吗?”灼华双眸瞬间亮了起来,望着太虚的眼神满是不敢置信的惊喜。

  太虚重重点头,伸手将灼华娇柔的身躯揽入怀中,动情地轻吻她光洁的额头。

  这一刻,他完全沉浸在梦境中,心醉神迷,根本无法分辨自己究竟是未经情事的单纯太虚,还是沉浸在爱河中的洛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