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您!获得限量新手礼包一份!

礼包序列号是:TXDH-2017-8888-8888

5级
焰火·星汉灿烂*10、神农秘药*1
10级
海珠断续膏*10 、姑射百草酿*10、优惠券·新手游康包*1
15级
六道轮回*1
20级
水玉清心散*10、琅琊承风酒*10 、坐骑:桂子飘香*15天
30级
五贝回魂丹*10、 青丘九花露*10、 2.5倍经验符*3
40级
画卷飞行符*3 、红线*2
50级
优惠券*五十武库、 苍狼啸月*15天、锦园春光环*7天、
优惠券·月钻*2、粉翅膀体验券*7天

礼包激活方法:点击小地图右下角的奖章按钮,选择新手序列号奖励,输入奖励序列号,即可激活奖励,游戏内另有新手成长全套装备和物品赠送。(本序列号不可与其他新手奖励同时使用)

本游戏是一款即时制角色扮演类游戏,适用于年满16周岁及以上的用户,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我们鼓励家长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情况管理其游戏行为,家长可以关注“网易家长关爱平台”微信公众号、拨打官方客服电话95163611或者登录网易家长关爱平台(https://jiazhang.gm.163.com/convoy/)查看具体指引。

本游戏以《山海经》相关故事为背景,有适量基于古代神话传说和神话故事的改编,但不会与现实生活相混淆。游戏画面色彩鲜明、配乐明快,玩法基于一定难度的思维判断和肢体操作,有需要多人配合进行的团队玩法,鼓励玩家通过沟通、思考和提升达成目标。游戏中有基于语音和文字的陌生人社交系统,但社交系统的管理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本游戏中有用户实名认证系统,未实名账号不能登录游戏。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将接受以下管理:
游戏中部分玩法和道具需要付费。未满8周岁的用户不能付费;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400元人民币。
未成年玩家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晚20时至21时登录游戏,其他时间无法登录游戏。

本游戏以中国古代神话为主题,人物设计、背景音乐等创作融入了大量中华传统文化元素,有助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玩家之间可以互相交流配合,共同完成游戏目标,能够带给玩家积极愉悦的情绪体验。游戏设有组队模式玩法,需要玩家相互配合、互相帮助来完成游戏任务,有助于培养玩家的团队协作能力;游戏玩法具有较强的策略性,有助于锻炼玩家的思维能力。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本游戏是一款即时制角色扮演类游戏,适用于年满16周岁及以上的用户,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我们鼓励家长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情况管理其游戏行为,家长可以关注“网易家长关爱平台”微信公众号、拨打官方客服电话95163611或者登录网易家长关爱平台(https://jiazhang.gm.163.com/convoy/)查看具体指引。

本游戏以《山海经》相关故事为背景,有适量基于古代神话传说和神话故事的改编,但不会与现实生活相混淆。游戏画面色彩鲜明、配乐明快,玩法基于一定难度的思维判断和肢体操作,有需要多人配合进行的团队玩法,鼓励玩家通过沟通、思考和提升达成目标。游戏中有基于语音和文字的陌生人社交系统,但社交系统的管理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本游戏中有用户实名认证系统,未实名账号不能登录游戏。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将接受以下管理:
游戏中部分玩法和道具需要付费。未满8周岁的用户不能付费;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400元人民币。
未成年玩家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晚20时至21时登录游戏,其他时间无法登录游戏。

本游戏以中国古代神话为主题,人物设计、背景音乐等创作融入了大量中华传统文化元素,有助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玩家之间可以互相交流配合,共同完成游戏目标,能够带给玩家积极愉悦的情绪体验。游戏设有组队模式玩法,需要玩家相互配合、互相帮助来完成游戏任务,有助于培养玩家的团队协作能力;游戏玩法具有较强的策略性,有助于锻炼玩家的思维能力。

同人小说:《长风应渡我》第三章

2023-10-28
字号: - +

  作者:柳祈情

   

  面对凌厉攻势,御风手中剑起,封住了迎面袭来的剑光。双剑交击,他微微蹙眉,感受着剑上传来的压力,手腕一翻,借着巧力荡开长剑,随后足下一错,人已轻巧折向剑琊身侧。

  剑琊眼前没了他身影,身形却还因着方才的去势往前冲,顿时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他也不调整身形,只腰身用劲一扭便已迅速回身,长剑自下而上撩起,去势凌厉凶急。

  他这一剑转换得太快,又借了冲势,实在不容易应对。御风只得再退,长剑封在胸前,险险挡住了这一击。

  剑琊素来得势不饶人,这时却没有追击,只举着剑冷笑看他:“这软绵绵的招数,是在应付谁呢?你若不想好好打,便趁早自己回去!”

  御风没有回话,却也没有后退。

  剑琊简直烦死了他这副隐忍求全的模样。都已经到刀剑相向的地步了,只要自己不动手,他便一直克制着不主动出手。逼他退位那次也是,这次也是,每一次、每一次都是如此,他这个老好人是演给谁看啊!?

  越想越生气的剑琊也不想多说什么废话了,提剑便冲了上去。

  剑琊于剑之一道上天赋极高,招式基本都是一教便会,更能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小小年纪便已形成自己的风格。但他性子执拗,不耐烦那些花哨的技巧,反而更喜爱直来直往的凌厉,因此在灵巧上尚有欠缺,但他的反应及天赋以及凶猛的攻势足以弥补技巧的不足。在实战中,更是以势压人,一力破十技,当初翠微剑使选拔赛上,便有很多前辈因此而败北。

  御风身为当代掌门,本也是一代翘楚,但他平日里庶务繁多,已许久不曾与人动过手,再加上他不愿伤害自己的徒儿,在战斗中尽取守势,只为拖延自保,一时间竟是完全压制不住剑琊,只能凭着深厚的内力与浸淫数十年的娴熟招数支撑着。

  相比起御风的束手束脚,剑琊毫无后顾之忧,他的目的本就是要阻止御风镇塔,至于人是站着出去还是被他拖出去,对他而言根本毫无区别。更何况,他还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底蕴,那便是——他对御风、对御风的招数足够了解。

  那年血饮剑大成,他持剑逼宫,曾与御风从蜀山深处一直打到紫荆谷,几天几夜的交战,让他对自己这位师父的招数、出招习惯、内力多少甚至是应对心理都了解得十分透彻。与御风放对,与他而言,是早已有了足够经验的事。虽说幻境中身形仍是少年,许多力量无法发挥出来,但有了这些经验作为底牌,适应了如今的身形后,他反而越战越勇。

  御风眼下并不轻松。除了要应对剑琊步步紧逼的招式,他还得费心锁妖塔的封印。如今塔底妖魔只是暂时被镇压,每拖延一分便会增加一分的危险,他得尽快想个两全的法子破局。

  因着一时分心,手中剑下意识挥出后才意识到自己用力过猛,担心伤到徒儿,御风忙卸去几分力,熟料剑琊竟趁势剑花一搅,瞬间将他长剑绞脱手。

  御风忙要腾身去接剑,但剑琊好容易得来这么个机会,岂会让他如愿,剑光转瞬便已追袭而来。

  御风手中已无兵刃,剑琊又靠得太近,若以掌法将人逼退,难免会让徒儿有所伤损,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短短一瞬的犹豫,剑已到面前。

  御风急中生智,左手衣袖一甩缠住剑琊长剑,蓄力屈指在剑身上一弹,整把剑顿时嗡嗡直颤,一往无前的气势也就此打断。

  剑琊手上握着剑,同样被波及到,掌心一麻,连带指尖都是酥的。他握不稳剑柄,便索性弃剑换手,左手抓住剑柄用力抽出,摆脱了衣袖的束缚,同时也扬起了一蓬血花。

  他忙着拔剑,便无力再去阻止御风接剑,待他稳住身形抬头,御风已重新掌剑,默默站在他身前不远处。血沿着破碎的衣袖淌下来,点点滴滴落在地上。

  仅仅只是几个回合,御风便已吃了亏。

  “掌门!”旁观的弈剑弟子愈发紧张,纷纷拔剑要围上来。

  御风却不以为意地挥挥手,示意同门不必相帮。地上的血又多了几滴,虽只是皮肉伤,但看这模样便知伤口定然不浅。

  剑琊梗了一下。他当时只想着抽出剑来,并未考虑太多,也不曾想过这么早便能伤到御风。当初他明明还能与自己战上好几个日夜,如今怎会这么早便受伤的?

  这念头一闪而过,剑琊并没有深入去想,也懒得去多想,只扬起下颚,颇有些志得意满地冷笑:“走神得这么明显,你是瞧不起谁呢!?怎么样,受伤的滋味不好受吧!”

  御风苦笑摇头,没有说话。目光触及地面斑驳血迹,他眸光一闪。

  剑琊一向嚣张惯了,对他这副不言不语的模样十分看不上,便也懒怠多说,直奔主题:“总而言之,是你输了!跟我回去!”

  御风摇头,第一次主动举起了剑:“这一战,无关输赢。”只论生死。

  剑琊气得咬牙,恶狠狠道:“行!你好!那便战!”

  长剑交击之声不绝,御风依然采取守势,非到万不得已,不会主动攻向剑琊,除非是逼不得已的自保。

  如此一来,他需要花的心力便远比剑琊要多得多,更何况他之前便已受了伤,腾挪翻动间,伤口一直无法止血,鲜血很快便洒得纷纷扬扬。气血的流失让御风愈发力不从心,脚下的步法也渐渐凌乱了起来。

  剑琊战斗经验极其丰富,早已看穿其中缘故,不仅没有放缓攻势,反而愈加勇猛凌厉,看样子是打着一举将御风拿下的主意。

  御风逐渐有心无力,不得已他放弃了去躲闪一些不致命的伤害,没过几回合,身上腿上便又多了好几道口子,鲜血很快染红了衣衫。除却握剑的那只手尚且伤得不重之外,他如今全身上下都布满深深浅浅的伤口,衣衫破碎,血迹斑斑,连气息都已凌乱。

  因频繁以步法躲避剑招,势必要到处游走,鲜血被踩得纵横交错,看着混乱不堪。就连塔身上都留下了不少血迹。

  此时御风已被剑琊一招剑雨潇湘逼至锁妖塔前,再往后便是坚固无比的塔身,他几乎已无路可退。

  只要在这里将他制住,这次便一定可以阻止他去镇塔!

  剑琊早已记不清之前失败了多少次,十几次、几十次还是上百次,眼看这就要迎来第一回的胜利,他简直兴奋得面容都有些扭曲,手中掐诀,七曜人寰发动,少年单薄的身形带剑直冲而来,像一枚脱手后便一往无前的箭矢。

  如此快的突击,以御风目前的伤势,是不可能躲得过去的。

  也不知是认命了还是当真没了力气,御风竟是眼睁睁看着他持剑袭来,一动都没有动,甚至还对着他微微笑了笑。

  剑琊瞬间心底一沉。

  千钧一发时刻,御风伸出血流蜿蜒的手掌,在身后他身上一抹,一道长长的血痕画出。

  瞬间,地上凌乱的血迹与塔身上的斑斑点点一同亮起蓝色清光,结界成型,将锁妖塔前除御风之外的所有人都隔绝在了外面。

  原来,御风早在最初受伤之时便已开始布局,注入了清气的血液洒在地上,借用攻守腾挪之势逐渐在地上及塔身上画出符,向外链接外围的阵法,向内形成最核心的阵眼。而御风本人,则是主持阵眼的核心。

  剑琊来势汹汹的一剑不出意料刺在了结界壁上,只激起了一阵波纹,结界毫发无损。

  早前决定封塔之时,外围的阵法便已布成,节点上已有诸位同门待命,即便方才御风师徒二人战况激烈,身负重任的门人也未离开自己的位置。

  如今御风将内围阵法发动,牵连到外圈,阵中诸人立时感受到清气大量流失,一个个双腿一软,不得不用长剑拄地支撑身形。

  其余同门一看此景,大多数人已明白了御风的意图,顿时大惊,忙扑到内围结界之前:“掌门!”“掌门何至如此着急,这又是何苦!”

  御风终于可以歇口气了。精密的算计和大量的失血让他浑身发冷,只能背靠着锁妖塔勉强站着,面对门人隐隐带着哭腔的追问,他安抚般地笑了笑,轻声道:“我意已决,原本……我便是如此打算的。如今既已成事,待我去后,门派……便交托于诸位了。”

  说罢,他又看向自己的徒儿。这孩子也不知是被气狠了,还是方才硬碰结界受了些震荡,此时全身都在发抖。

  仿佛是注意到他的目光,剑琊猛地抬头瞪他,一双眼气得通红。

  隔着悠悠光幕,御风淡然与他对视,良久方轻叹一声:“琊儿,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你的师父。罢了,左右之后也不需要再去了解了。”他抬起头,看向不知何时放晴了的天空,“如今锁妖塔一劫已过,日后当再无危难,只是为师今后无法再陪你走下去了。惟愿……愿你能放下过往,好好过剩下的日子。如此,为师便也无憾了。”

  又一次的功败垂成令剑琊恨到几乎发狂,他卯着劲儿狠狠砸了几下结界,发现徒劳无用之后便愈发暴躁,“御风!御风!!你以为这就结束了!?我告诉你,不可能!!这次不成,还有下次,下下次,我不信你能一直赢我!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阻止你!你给我等着瞧!!”

  御风静静地看着他歇斯底里地咆哮,忽然有些迷茫。他发现自己也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从前一眼便能望到底的徒儿,太多次的重复轮回之中,剑琊的行为愈发偏离他的想象,以至于到了后期,他甚至觉得剑琊是为了阻止他才会一次又一次与他在这座塔前纠缠不休的感觉。而这明显并不符合剑琊从前的性子。

  “为师不明白……”他看着愤愤扔下剑,打算破除幻境重头再来的剑琊,问出了心里的疑惑:“一切如你所愿,这难道不好吗?”

  剑琊还沉浸在功败垂成的暴躁之中,闻言冷笑反诘:“如我什么愿了!?你又知道我有什么愿望了?”

  御风看着他,道:“为师其实一早便明白,那年……若先去锁妖塔的人是我,你或许……会有更好的未来。恩怨因果全系我一人之过,我早就该担起自己的责任的。”

  剑琊没有注意到,锁妖塔周围原本满满当当的弈剑弟子不知何时早已消失了,塔前只剩下了他师徒二人,被一道结界隔开了里外。

  当年锁妖塔一事是剑琊的心结,也是他人生的转折,御风原以为他又会暴跳如雷,但神奇的是,结界对面那个暴躁的少年却突然安静下来。

  御风有些不安,正要问,便见徒儿抬起头来,眼神狠厉,嘴角勾起,笑得讥诮冰冷:“御风,你终于不躲着了!”

  他看向结界里头沉默下来的人,说出来的话一句比一句刺人:“多少年了?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一想……几百年?还是几千年?这是你第一次跟我说话吧御风?在这幻境里躲了那么多年,我以为你今生今世都不敢跟我说话了!哈哈哈,看,这不还是挺有胆子的嘛!怎么,这回你是又想对我说教什么了?”

  对面是御风切实的意识降临,而非设定好了的幻境,剑琊沉寂了许多的尖锐性子再一次冒出头来,整个人显得暴躁又疯狂,几乎字字句句针对御风。

  御风有点疲惫,头有些发晕,但他一只手失血过多,几乎已抬不起来,另一只手上仍握着剑,想揉一揉额头都没办法。“为师……并非是为说教而来,只是……想和你谈一谈。”

  “哈!谈?谈什么?”剑琊简直要发笑,眼中的不屑与愤恨几乎要满溢出来,“谈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去锁妖塔,还是谈你缩在别人身后心安理得地当你的掌门?别狡辩了御风!咱俩要谈,只有用手中的刀剑谈!”

  御风无奈。即便过去了千百年,这孩子依然不愿意放下仇恨,但他一日放不下,便一日离不开这里。这是御风无论如何不愿看到的。“为师只是想要弥补一二,希望能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未来,让你能得偿所愿,摆脱束缚,能……”

  “你少开玩笑了!”剑琊不等他说完便厉喝一声打断了他,“弥补?你能弥补什么?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弥补?能补得回来、能挽回结果的才叫弥补!你做得到吗?如果你做不到逆转时空,代替老头儿去死,就少在我面前说这种异想天开的话!”

  他看着御风无言以对,愈发笑得讽刺,言辞如刀:“还是说,你觉得你在这些个破幻境里抢着去死个几次,就算是弥补了?就能给我未来了?我告诉你你做梦!人还活着的时候你龟缩在后,如今木已成舟事成定局了,你倒来装身先士卒了?你抢谁功劳呢你!御风啊御风,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老好人,懦弱好欺,谁都不愿得罪,如今看来你这掌门当得可是精明得很啊!哈哈哈哈!踩在别人尸骨上荣誉加身的滋味好吗!?”

  剑琊笑得癫狂,而御风已经彻底不说话了,只静静看着他。

  他依然不依不饶,用最大的恶意揣测自己的师父。“怎么不说话啊!不会是被我说中了,狡辩不出来了吧!?你这小人行径,简直令我恶心!”

  相较于他的狂乱张扬,御风显得格外安静,许久后方轻声道:“这许多年来,你都是……这么想的吗?”

  剑琊张狂的大笑戛然而止,嗓子似乎哽住了。如此轻飘飘的一句话,竟然让他心底一沉,一瞬间不知该作何反应。但很快他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强撑着气势继续叫嚣:“那不然呢!?你做都做得出,难道还怕听我说吗?”

  “……这样啊……”御风看了他很久,在他的眼中始终只有慢慢的憎恶与恶意,看着看着便微微笑了起来。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千年一梦枉蹉跎,世事尽付东流水……罢了。”

  “御风!”剑琊听不懂他什么意思,也听不出他语气中的释然,只是本能地察觉到不对,下意识地便唤了他一声,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便僵在了那里。

  御风没有回他,只勉力抬起了手。原本便没有愈合的伤口随着他的动作流出了更多的血来,顺着握剑的手指流过剑柄、剑刃,最后顺着剑身上的血槽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剑琊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目光就落在那一滴滴的血上,移都移不开。“御风!御风……你……”他想问御风究竟想做什么,但话一出口却变了:“你刚才不是要谈吗?你要谈什么?你说啊……”

  御风什么反应都没有,既没有表现出惊喜,也没有显得十分意外,甚至面上的微笑都没有变过。他只是轻笑摇头,声音温和得一如当年。“你既不想听,便不说了。”

  “你凭什么说我不想听!不是……我……”剑琊一时情急,话都不过脑子便脱口而出,说完后才想起方才便是自己口口声声说不要听,“我……我现在想听了,你说……”

  御风摇摇头,态度依旧温和,却没有如他所愿。“千篇一律的话说太多了,想来你也听得厌烦,最后这么一会儿了,便让你清静一会儿吧。”

  “御风!你……你想做什么!?你停下!我听你说话,我在听!!你停下来!!”剑琊的目光随着他手中那把剑异动,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当下的语气中充满了多少惶急。

  回答他的,只有皮肉破裂、血花飞溅的声音。

  “御风——!!!”

  御风用长剑贯穿了自己心口,用的力气太大,剑刃甚至没入了塔身。心头血艳烈,顺着血槽残忍地喷涌而出。

  剑琊自幼心性冷漠,剑法大成后下手也是不容情面,理应看惯了鲜血。今日却不知为何,头一次觉着这红色刺眼得可怕。

  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师父声息渐弱,而锁妖塔与结界却因吸收了大量含着蓬勃清气的血液而光彩大盛,手不知不觉攥成了拳,死死抵在结界之上。

  他没有注意到,清气顺着与结界相连的手逐渐蔓延到了他的身上。

  “你这是……这是做什么呢?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吗?御风……你出来!你出来给我说清楚!!”不知是不是少年人倔强不肯认输,剑琊至今还是不肯说上一句好话,言辞依然是颐指气使的,充满了指责的口吻。

  “来不及了。出不来的。”或许是因着幻境的原因,御风分明伤重无治,说话却是无碍,只是难免虚软了许多,“我原以为,时间能冲淡一切过往,会让你释怀过去,但看来……我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你的恨意。既已如此,强求也是无益,既知此身不可为,我……也该坦然放下执念。只是琊儿,你该有更美好的未来,更广阔的前途,不该困囿在这座锁妖塔里。从此后,锁妖塔不会再是你的束缚,待你想通了,自然会看到出去的路,到时候……便走出去看看吧。”

  剑琊没有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只以为是幻境结束后便会回到现实,正要说什么,便见御风手腕一绞,长剑撕裂了心口,更多的鲜血混着破碎的脏器喷涌出来。“御风!御风你做什么!?”

  得到献祭的锁妖塔灵光大盛,空气中的清气浓郁得几乎喷薄而出,狂风吹乱了御风的长袍和发丝,他面容平静而安详,若是没有那一身的鲜血淋漓,便好似是冯虚御风的仙人一般高洁洒脱。

  剑琊说不出话来了,他眼睁睁看着御风的身影一分分、一点点消散在风中,只余最后的话音。

  ——“至于你我,蹉跎一生,乃是孽缘。今日,千年师徒缘分已尽,若有来世,愿各自安好,不必再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