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您!获得限量新手礼包一份!

礼包序列号是:TXDH-2017-8888-8888

5级
焰火·星汉灿烂*10、神农秘药*1
10级
海珠断续膏*10 、姑射百草酿*10、优惠券·新手游康包*1
15级
六道轮回*1
20级
水玉清心散*10、琅琊承风酒*10 、坐骑:桂子飘香*15天
30级
五贝回魂丹*10、 青丘九花露*10、 2.5倍经验符*3
40级
画卷飞行符*3 、红线*2
50级
优惠券*五十武库、 苍狼啸月*15天、锦园春光环*7天、
优惠券·月钻*2、粉翅膀体验券*7天

礼包激活方法:点击小地图右下角的奖章按钮,选择新手序列号奖励,输入奖励序列号,即可激活奖励,游戏内另有新手成长全套装备和物品赠送。(本序列号不可与其他新手奖励同时使用)

本游戏是一款即时制角色扮演类游戏,适用于年满16周岁及以上的用户,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我们鼓励家长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情况管理其游戏行为,家长可以关注“网易家长关爱平台”微信公众号、拨打官方客服电话95163611或者登录网易家长关爱平台(https://jiazhang.gm.163.com/convoy/)查看具体指引。

本游戏以《山海经》相关故事为背景,有适量基于古代神话传说和神话故事的改编,但不会与现实生活相混淆。游戏画面色彩鲜明、配乐明快,玩法基于一定难度的思维判断和肢体操作,有需要多人配合进行的团队玩法,鼓励玩家通过沟通、思考和提升达成目标。游戏中有基于语音和文字的陌生人社交系统,但社交系统的管理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本游戏中有用户实名认证系统,未实名账号不能登录游戏。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将接受以下管理:
游戏中部分玩法和道具需要付费。未满8周岁的用户不能付费;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400元人民币。
未成年玩家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晚20时至21时登录游戏,其他时间无法登录游戏。

本游戏以中国古代神话为主题,人物设计、背景音乐等创作融入了大量中华传统文化元素,有助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玩家之间可以互相交流配合,共同完成游戏目标,能够带给玩家积极愉悦的情绪体验。游戏设有组队模式玩法,需要玩家相互配合、互相帮助来完成游戏任务,有助于培养玩家的团队协作能力;游戏玩法具有较强的策略性,有助于锻炼玩家的思维能力。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本游戏是一款即时制角色扮演类游戏,适用于年满16周岁及以上的用户,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我们鼓励家长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情况管理其游戏行为,家长可以关注“网易家长关爱平台”微信公众号、拨打官方客服电话95163611或者登录网易家长关爱平台(https://jiazhang.gm.163.com/convoy/)查看具体指引。

本游戏以《山海经》相关故事为背景,有适量基于古代神话传说和神话故事的改编,但不会与现实生活相混淆。游戏画面色彩鲜明、配乐明快,玩法基于一定难度的思维判断和肢体操作,有需要多人配合进行的团队玩法,鼓励玩家通过沟通、思考和提升达成目标。游戏中有基于语音和文字的陌生人社交系统,但社交系统的管理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本游戏中有用户实名认证系统,未实名账号不能登录游戏。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将接受以下管理:
游戏中部分玩法和道具需要付费。未满8周岁的用户不能付费;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400元人民币。
未成年玩家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晚20时至21时登录游戏,其他时间无法登录游戏。

本游戏以中国古代神话为主题,人物设计、背景音乐等创作融入了大量中华传统文化元素,有助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玩家之间可以互相交流配合,共同完成游戏目标,能够带给玩家积极愉悦的情绪体验。游戏设有组队模式玩法,需要玩家相互配合、互相帮助来完成游戏任务,有助于培养玩家的团队协作能力;游戏玩法具有较强的策略性,有助于锻炼玩家的思维能力。

同人小说:风禾尽起(三)

2023-10-01
字号: - +

  作者:鱼在吗鱼不在鱼在在啊

   

  05

  逛了一天,景之带着她找了个客栈先行住下。

  入夜之时,望禾正在房内开心地抚摸她的新衣裳,景之忽然敲了门在门外喊她:“望禾,你睡了吗?”

  望禾急忙跑去开门,见景之提着那套天青色衣裙准备递给她:“你落我这里了。”

  望有些疑惑:“这件我穿不合适,你不是买来送人的吗?”

  景之看着她呆呆傻傻的样子,忍不住屈指轻轻敲了敲她脑袋:“买给你的,还能送给谁。”

  望禾啊了一声,抬手接过,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我穿不合适啊?”

  景之叹气:“笨啊,知道你现在穿不合适,所以你要吃胖点,长高点,以后不就合适了吗?”

  虽然被景之骂了,但是望禾一点都不生气,相反心里还暖洋洋的,她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照顾和关心。

  “谢谢你,景之。”望禾正色道。

  景之揉了揉她的头:“好好照顾自己,把身体养好最重要。”

  “嗯,我知道了。”望禾郑重地点点头。

  “逛了一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嘱咐完,景之就走了。

  望禾关上门,捧着这套天青色衣裙,内心砰砰跳个不停。

  这一夜望禾睡得特别安适。

  早上景之来叫她用完早膳后,就说自己有事要出去一趟,望禾便继续回房休息了。

  午膳时景之没有回来,望禾找了点食物填了肚子,又继续回房窝着了。

  一直到傍晚之时,景之才风尘仆仆地归来,他敲响了望禾的房门。

  望禾一开门就见景之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她也忍不住跟着笑:“你忙完了?”

  景之点点头,让她收拾东西跟他走。

  望禾不明所以,却听话照做了。

  景之带着她出门后拐了几个弯,就到了一个占地面积很大的布庄,门口站了一个中年男人,见景之带着望禾过来,开口对着望禾说道:“我们这里招纺织学徒,包吃包住,月薪二十铜,你愿意来吗?”

  望禾并不蠢,她一下子就明白景之这一天奔波是干嘛去了,原是为她找谋生工活了。

  而且这样好的工活并不是一下子就能找到的,望禾当然不会拒绝:“我愿意。”

  中年男人又问了句:“刚做学徒很辛苦的。”

  望禾接道:“我可以吃苦,我从小就干农活!”

  中年男人满意地点点头,“我带你先去屋舍住下,明日辰时就开始学活了。”

  去屋舍的路上,中年男人自我介绍姓李,是布庄的管家,大家都喊他李叔。

  屋舍是八人寝,还剩了个床铺给望禾。

  李叔带到屋舍后就离开了,望禾放置好了包裹,又跟着景之出去买了些床铺用品回来。

  这一来二去天就黑了。

  景之也不便多待,望禾送他到了大门。

  “我看这里的伙食也不错,别只顾学活,记得按时吃饭。”景之吩咐道。

  望禾一个劲点头:“我知道了。”

  寒暄了几句,景之就离开了。

  望禾目送他离去,这才不舍地回去屋舍。

  其他学徒的女工都回来了,知道望禾是新来的,大家非常友好地打起招呼。

  望禾也非常开心,她很快就融入了这个新环境里。

  这几日,景之都会在她傍晚下工之时来接她出去玩,望禾一路上都是开开心心地说布庄的事,因为她年纪小,大家都很照顾她。

  邻铺的姐姐还时常拿吃食分给她吃,望禾很是开心,她觉得外面的世界比宋家庄好多了。

  望禾在布庄干活半个月时,碰上了中秋节,李叔给他们都放了假。

  景之接望禾去客栈过了节,带她吃了一顿丰富的大餐,望禾吃得肚子圆鼓鼓的。

  这半月时间她吃好喝好,原本瘦骨嶙峋的脸庞终于长了些肉,至少终于有些姑娘家的样子了。

  景之会轻轻戳着她脸颊调侃道:“身子没长肉,脸倒是圆了不少。”

  望禾被说得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都长在脸上了。”

  夜深时景之打算送望禾回布庄,到了大门时却发现被锁上了,平时碰上休沐日时大家都回家了,但李叔都是住在布庄的,今天也不知道去哪了。

  望禾很是焦急:“怎么办?李叔不在。”

  景之摸了摸她的头:“别急,我带你进去。”

  他将望禾的手覆在自己的腰上,嘱咐道:“你抓紧我。”

  望禾耳根红透地抱住了他的腰,景之也顺手搂住她,窜地一下从墙壁借力跃进了门内。

  布庄内很安静,只有满地的月光清辉洒落。

  望禾落地后,景之便松开了她,望禾也急急后退两步,脸色发烫。

  景之笑了两声,准备转身离开时,回头又见望禾还呆在那,忽觉好笑便问了句:“要不要再赏一会月?”

  望禾愣愣点头。

  景之便带着她窜到了最高的屋顶上。

  06

  看望禾小心翼翼地站稳脚,景之安慰道:“不怕,我看着你不会掉下去的。”

  他找了个舒服位置靠坐下来,望禾也顺势盘腿而坐。

  景之笑道:“你这坐姿真没有姑娘家样。”

  望禾被他说得羞耻,刚想换个坐姿,景之摁住了她的肩膀,“我就随便一说,你按照自己心意来。”

  他的语调总是温温柔柔的,让人不由自觉地听从。

  望禾轻轻应了一声,同他静静赏月。

  可时不时地,望禾总会用目光偷看景之。

  景之比她才大一岁,少年的模样仍显青涩,但眉骨利落,鼻梁挺拔,往下衬得唇形线条分明,色艳欲泽。

  望禾瞧得头脑发热,心口砰砰跳得厉害。

  看着他的脸,望禾突然鬼使神差问了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景之没多想,随口一答:“我救了不少人,我会尽量把每个人都照看好。”

  望禾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原来只是怜悯吗?

  突然就没心思看了月亮,望禾找了个借口要景之把她送下去了。

  景之也没说什么,让她早点休息就离开了。

  中秋节放了两天假,但第二天景之并没有来找她。

  望禾更加郁闷了。

  等到夜幕降临时,布庄的人都休假回来了,望禾在门口迎来一人又一人始终没见景之。

  她很失落地转身要回屋舍了,忽然就听见身后传来了景之的唤声:“望禾!”

  望禾惊喜回头,就见景之神色匆匆奔赴而来,他不知去忙了什么,衣服头上都沾满了落叶与灰尘。

  景之严峻了神色嘱咐她:“近日有看见狍鸮出现在剑门关附近,你尽量别出镇子明白吗?”

  望禾点头应是。

  “狍鸮一日未抓到,这天下便一日不得归宁。”景之顿了顿,神色仍是温柔:“如今见你也安定了下来,我也要离开了。”

  望禾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只是没想过会是今天。

  她闷闷地应了一句:“我知道了。”

  景之叹了口气,同以往揉揉她的脑袋:“一定要按时吃饭,多长点肉知道吗?”

  望禾不想面对离别,但也不想景之感觉到她的不开心,她强行露出笑意:“嗯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肯定会长得又高又壮的。”

  景之笑笑没在说话,他看了望禾两眼,接着就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了。

  望禾在他转身的那刹那,也背对了景之,她不再目送景之远去。

  只是她侧身那刻,眼眶还是聚满了泪花。

  其实早该明白的,但像景之这样的修行者,与他们这些普通人从来都不是一样的。

  你看她要学活谋生,要脚踏实地地走路,可景之有一身修为,能御剑踏空而行。

  他们从来都不是一类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