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您!获得限量新手礼包一份!

礼包序列号是:TXDH-2017-8888-8888

5级
焰火·星汉灿烂*10、神农秘药*1
10级
海珠断续膏*10 、姑射百草酿*10、优惠券·新手游康包*1
15级
六道轮回*1
20级
水玉清心散*10、琅琊承风酒*10 、坐骑:桂子飘香*15天
30级
五贝回魂丹*10、 青丘九花露*10、 2.5倍经验符*3
40级
画卷飞行符*3 、红线*2
50级
优惠券*五十武库、 苍狼啸月*15天、锦园春光环*7天、
优惠券·月钻*2、粉翅膀体验券*7天

礼包激活方法:点击小地图右下角的奖章按钮,选择新手序列号奖励,输入奖励序列号,即可激活奖励,游戏内另有新手成长全套装备和物品赠送。(本序列号不可与其他新手奖励同时使用)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同人小说:《逝水》,珍惜身边人

2023-05-30
字号: - +

  作者:雪里红妆

   

  1

  江淼是一个刺客。

  自幼就向往前辈们“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来去如风生涯的他,在八岁那年就加入了魍魉门派。历经十年苦修,一朝出师,便果断投身大荒与幽都的战场,倚仗其出色的隐匿刺杀技能,在战场上混得如鱼得水,无数次鬼魅般现身,一击绝杀收走对手人头后全身而退,不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一道快到肉眼几乎难以捕捉的黑色残影。

  他喜欢并享受这样令人头皮发麻的刺激,并且以为自己一生都会在追求这种刺激之中度过,直到某一日因故失手,被另一个高手取走性命,给自己惊险刺激的一生画下句号——这几乎是每个刺客的宿命。

  可是最近,他动摇了、迷惘了,他感到自己再也无法坚定信念,甚至开始暗戳戳地向往另一种与自己追求的生活截然不同的、自己以前嗤之以鼻的生活。

  这一切都源于一个月前,他在某日出游时无意间邂逅的一个姑娘。

  当时,她身着一袭鹅黄色春衫站在桃李花林赏花,只浅浅一个微笑便令满树桃花都失却了颜色。

  无意中目睹这一幕的江淼瞬间沦陷在那个比桃花更明艳的笑容中,目眩神驰心跳如鼓,周遭一切全都褪色成黯然失色的背景,只有那少女一双秋水般的眸子牵动着他的心绪。

  当时,她身着一袭鹅黄色春衫站在桃李花林赏花,只浅浅一个微笑便令满树桃花都失却了颜色。

  无意中目睹这一幕的江淼瞬间沦陷在那个比桃花更明艳的笑容中,目眩神驰心跳如鼓,周遭一切全都褪色成黯然失色的背景,只有那少女一双秋水般的眸子牵动着他的心绪。

  “啊啊啊我和我家娘子距离成亲就只差认识了!”素雅的厢房内,江淼对着身旁正给银针消毒的温婉吱哇乱叫。

  也只有在这个战场上和自己多年搭档的老友面前,他才会毫无顾忌地暴露自己跳脱本性。

  “我看你还是做梦来得比较实际一点。还一口一个娘子,请问人家知道你姓甚名谁吗?”温婉毫不留情地给他浇下一盆冷水,然后将消过毒的银针嗤一声扎进他胳膊,开始麻利地缝合伤口。

  开玩笑,刀口舔血的刺客和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怎么可能会有将来?

  温婉虽然不想打击多年好友,但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江淼清醒一点,别被狂热的爱意冲昏了头脑。

  更何况这货还只是暗恋状态,人家姑娘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江淼“嗷”的一嗓子叫了出来:“你轻一点!下手这么狠不知道的以为你是在缝麻袋……嘶……”

  “谁让你非找我这个毒医治伤,又死也不肯用麻药。忍着吧。”温婉凉凉道,手下的动作却不自觉轻柔几分,虽然其实没什么卵用。

  “因为我只认识你这个毒医啊!”江淼继续咬牙切齿忍疼,顺便哼唧两句,“不用麻药还不是因为麻药对我的神经造成影响,进而影响我出刀的速度。”

  “女人更会影响你出刀的速度。也没见你停止那无谓的单恋。”温婉缝合好伤口,麻利地把线头剪断打结然后开始缠纱布,同时不忘毫不留情地吐槽江淼。

  “你就不能像你的名字一样,温婉一点吗?!老是这样泼辣犀利谁敢要你,难怪都快变成老姑娘了还嫁不出去……嘶……对不起我错了……”

  温婉给江淼包扎好伤口,又不放心地塞给他两瓶神农秘药,叮嘱他近期注意伤口不能沾水避免撕裂。后者连连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然后从怀里摸出一个散发着幽香的红木妆匣递给温婉。

  “白用我这么多年终于良心发现舍得付诊金了?”温婉不解地接过红木妆匣打开,然后脸上便清晰地浮现出一串大大的问号。

  胭脂水粉口脂眉笔?认识这么多年他几时见她用过这个?

  “我给我娘子挑礼物时顺便给你买的,不要太感动哦。”江淼笑嘻嘻道,“今天晚上有灯会,你可以盛装打扮一下然后去参加,没准会遭遇一场浪~漫~的邂逅。不是我说你,明明长得还不错,非要天天素面朝天,而且战场杀起人来比男人还狠,你真不怕一辈子嫁不出去啊?!”

  “要你管!?”温婉柳眉一竖,顺手从桌上摸起一把银针,“再逼逼信不信我把你扎成刺猬?!”

  “女侠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江淼立刻对着她双手合十连连鞠躬,然后放下妆盒一溜烟跑了出去。

  出了这个门,江淼便又披上了高冷神秘六亲不认的刺客外壳。

  不只是因为这个外壳能保护他,更因为英俊神秘的刺客是无数怀春少女的梦想,说不定他的心上人也吃这个人设呢。

  2

  屋内的温婉捧着妆匣怔怔瞅了半晌,直到门外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才将她自沉思中唤醒。

  放下妆匣,温婉走过去开门,就见门口站着英姿飒爽的盾娘一枚。

  毫不意外地挑了挑眉,温婉移开一步将人让了进来。

  来人名叫程绣华,和温婉一样,拥有着一个温柔秀雅的名字和与名字截然相反的性格。平日里便是英气逼人,上到战场更是铠甲一披大刀一挥横扫千军,和她组队简直不要太有安全感。

  三年前温婉和她在某个战场上相识,偶尔在江淼受伤或者有事时,温婉会和她一起搭档上战场,一来二去双方倒也建立起了不深不浅的友谊。

  同时,她也是唯二会上门找温婉求医的伤患之一。

  毕竟温婉是个毒医,于医术一道比念医相距甚远,术业有专攻,一般人都会选择念医看病治伤,以前只有江淼这个抠门精为了省钱才找她,近年来才又多了一个程绣华。

  “你哪里受伤了?”温婉用判研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程绣华。

  她没有闻到血腥气,难道是跌打损伤?

  “怎么,不受伤就不能来找你了?”程绣华顺口接话,同时眼角余光扫过桌上的妆匣,双眸中立刻闪过八卦的亮光,“咦,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万年素颜的温大小姐竟忽然开窍,准备对镜贴花黄了?难道说……”

  “打住!”温婉连忙阻止她发散思维,“这是江淼刚才来治伤付给我的诊金。”

  眼见的程绣华注意到温婉说到江淼两个字时,速来冷淡的俏脸上似乎浮上一抹可疑的红晕。再联系以往的一些蛛丝马迹,她终于确定了之前心底隐隐的猜疑。

  图片
“你喜欢他,对吗?”程绣华一针见血地问道,同时双眸紧盯着温婉,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微表情。

  见心事被戳破,温婉便没有否认,同时眉梢略过一丝怅然。

  “绣华,你要为我保密。因为,江淼已经有心上人了。”

  程绣华点点头,然后忍不住心底的疑惑,“我不太明白,你到底喜欢他哪里啊?”

  “呃……可能是妖娆的站姿?”

  程绣华:“……”

  其实温婉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喜欢江淼哪里。

  比起仙气飘飘的云麓仙居,道骨仙风的太虚道长,风度翩翩善解人意的弈剑小哥,这个不解风情的刺客身上仿佛并没有多少闪光点。

  可是,江淼身上就是有种特质,会让温婉情不自禁地为他而瞩目。

  或许喜欢一个人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吧。

  温婉泼江淼冷水,说一个刺客企图跟一个大家闺秀在一起是痴人说梦。

  然而,她对已经心有所属的江淼这一番心意,又如何不是痴人说梦?!

  只是,道理她都懂,却依旧会情不自禁地陷进去。

  程绣华注意到温婉情绪低落,自然明白原因所在,当下也不说破,只问她道:“今晚苏堤有灯会,听说是近十年来最盛大的一场,热闹非凡,不可错过。我今天就是特地来找你一起逛灯会的。”

  “找我?”温婉转头看着程绣华,“追求你的男冰心和弈剑小哥能排满整条街,你不去和他们相约逛灯会,来找我干嘛?”两只单身汪有啥好逛灯会的,还嫌灯会亮度不够吗?

  “老娘看不上他们。”程绣华不屑,“一个两个都是菜鸡,没一个能从我手下走过三个回合的,简直不要太逊。还是你好,能和我大战三百回合不落下风。”

  醒醒,哪里是别人菜,分明是你太强了好吗!

  你都这么强了就不要眼高于顶非要找个跟你一样强的人了好吗,俊美儒雅、医术通神的冰心小哥他不香吗?

  温婉强忍住吐槽程绣华八百句的欲望。

  毕竟人各有志,誓要在江淼这棵歪脖树上吊死的她哪里有资格吐槽别人眼光太高。

  最后,温婉还是没有拒绝程绣华一起逛灯会的提议。

  3

  虽然她并不指望在灯会上有什么浪漫的邂逅,但是天天一个人在家里啃毒经实在太过无聊,偶尔出去散散心也好。

  当然,江淼送来的满满一妆匣胭脂水粉也没派上用场。

  程绣华和温婉一个属性,都是战场所向披靡,女红菜得一比,对镜化妆更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所以两人依旧是一身劲装,程绣华背着大刀盾牌温婉带着一身毒针毒粉,只看两人装束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要下战场和敌人鏖战几百回合。

  这样的装束优缺点都很明显。

  缺点是为样貌不俗的两人挡住了很多可能发生的桃花,优点是绝对没有登徒浪子不长眼胆敢过来调戏她们。

  灯会果然如程绣华所言,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温婉却逛得有些心不在焉,全程都在想此刻江淼是否也在灯会的某个角落,等着与他的心上人再次见面。

  她的心情也很矛盾,一方面希望江淼能达成所愿,另一方面,却又忍不住隐隐有些嫉妒那个占据了江淼全部心绪的女子。

  程绣华看出她兴致不高,便提出找个酒楼喝个一醉方休。

  这个提议正合温婉心意,于是两人携手便去了杭州最有名的酒楼。

  或许是酒入愁肠,温婉醉得特别快。

  不过她酒品很好,喝醉后不哭不闹,只是坐在那里眼睛发直地小声念叨着什么。

  程绣华仔细听了片刻,果不其然听到江淼两个字。

  没过多久,温婉酒意上涌,干脆利落一头栽在桌上昏睡过去。

  程绣华叹了口气,摸出酒钱放在桌上,然后扛起醉得不省人事的温婉离开了酒楼。

  4

  接下来的几个月,温婉都没见到江淼的人影,只从每月一次的飞鸽传书中能得知他恋爱的进展。

  第一个月,江淼来信说他终于制造机会和自己的心上人遭遇了一次浪漫的邂逅,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温婉面无表情地看完书信,然后把信纸重新塞回信封,收入专门放江淼来信的木匣中。

  第二个月,江淼来信说他已经开始和心上人约会了,紧接着用了五张信纸向温婉描述她有多么温柔婉约善解人意多么令他痴迷,只从那龙飞凤舞的字体中就能看出他的心情非常好。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温婉在看信时依旧难免失落怅然。她把只看到第二页的信纸折好放入信封,再和以往的信件一样放入了专属江淼的木匣中。

  第三个月,江淼又一次来信,说自己接了笔大买卖,酬金足足有五万金。他在信里告诉温婉,这是自己接的最后一笔买卖了。只要这单做成了,他就攒够了三十万金的身家,就有资本和心上人一起远走高飞,过幸福安稳的生活了。

  温婉默默看完了信,然后开始提笔写回信。

  她心情有点乱,所以回信也只有寥寥几句。中心思想无非是恭喜你得偿所愿,祝你们幸福。以及什么最后一次之类竖旗帜的话不要乱说,这个是多少年来传下来的忌讳。

  放出飞鸽后,温婉立刻收拾银针毒粉装备整齐,然后约了程绣华一起投入了久违的战场。

  程绣华这些日子几乎天天泡在战场上,虽然一个人也能应付得来但总觉得孤军奋战有些吃力,现在有了温婉这个配合默契的老搭档并肩战斗简直是如鱼得水,两人在战场上杀得风生水起如有神助,几场下来战绩再创新高。

  出了战场以后,两人均感觉酣畅淋漓。尤其是温婉,在经过一番高强度的发泄和厮杀后,原先低迷的心情更是一扫而空。

  两人一起领了奖金,温婉取出伤药给程绣华治疗几处不小心留下的皮外伤。然后温婉兴致勃勃地请程绣华喝酒。

  两人携手去了上次那家酒楼,要了间二楼的包厢。

  因为有了上次喝得酩酊大醉被程绣华扛回去的教训,温婉这次就收敛了许多,只是就着菜肴一小杯一小杯地抿着桌上的陈年女儿红。

  她酒量本不差,如此一来自然不会重蹈上次的覆辙。

  程绣华酒量比温婉更好,温婉喝一杯她就陪一杯,一口气喝个几十杯都面不改色,连心跳都没加快。

  程绣华从一见面就看出温婉心情不太好,因此一直体贴地陪着她撒野,不管温婉是想去战场还是想喝酒,或者是干别的,只要能让她心情好一些她都毫不犹豫奉陪到底。

  或许她给不了温婉想要的,但是只要在她能力范围内,只要温婉想要的,她都会给。

  她知道这样做很傻,温婉甚至永远都不会察觉到她的心思,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在温婉失落难过时能够陪在她身边安慰她,程绣华已经很开心了。

  或许是觉得两个人这样默默相对喝酒太过沉闷,温婉开始找话题跟程绣华闲聊。

  “绣华,追你的人这么多,你有喜欢的人吗?”

  程绣华摇头。

  “不信。”温婉用狐疑的眼神打量着她,“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你是有喜欢的人的。快告诉我他是谁?我的心事上次都告诉你了,你有喜欢的人可不许瞒着我。”

  “女人的直觉?”程绣华噗嗤笑出了声,“你还有这种东西?!你不是只会用毒针嗖嗖扎人吗?”

  “你别小看我行吗?”温婉不满地瞪起了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眼,“我只是表面上大大咧咧,又不是一点观颜察色的能力都没有。你安静不说话的时候,眼睛里的情绪还是能看出一些的。说吧,他是谁?”

  在酒意的催化下,温婉内心的八卦之魂开始熊熊燃烧。

  她实在是太好奇究竟能让眼高于顶的程绣华动心的是何方神圣了!

  “你没猜错,我确实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程绣华正色道。

  5

  或许是酒精给了她勇气,让她难得地生出了“或许可以试着鼓起勇气表白大不了被拒绝了就假装在开玩笑未必以后会连朋友都没得做”的想法。

  “可是我不敢告诉你她是谁,我怕你知道了会生气。”程绣华凝注温婉双眸字斟句酌地说道。

  “怕我知道了会生气?”温婉大脑开始飞速转动,“所以这个人是我认识的对吗?”

  “对。”程绣华肯定地点头。

  “能让眼高于顶的程大小姐动心,这个人一定很强、很有魅力对不对?”

  程绣华再次点头。

  “一个我认识的,很强很有魅力,然后我知道了可能会生气的人……”温婉开始在心里缜密分析,挨个排除,最后果断锁定目标,“我知道是谁了!”

  程绣华瞬间眼前一亮,目光灼灼地望着她,“你知道她是谁了?”

  “当然了,这多好猜啊!”温婉胸有成竹、无比肯定地道,“不就是江淼那小子嘛!”

  程绣华:“………………”我觉得我们俩中间肯定有一个思维异于常人。

  “说起来你和他在战场上见过不止一次面,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在战场上被他来去如风的英姿迷倒了?……不用难为情,那小子在战场上确实很有魅力。”

  程绣华:“………………”江淼在战场上还能比你更夺目、更有魅力?

  温婉:“不过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生气呢?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何况江淼又不喜欢我,他喜欢的另有其人。”

  说到这里温婉眸色微暗,“有个坏消息你可能不知道,他最近正陷入热恋,和心上人爱得如胶似漆,以及准备好远走高飞了。咱们两个真是苦命姐妹同病相怜。”

  程绣华:“哦,那可真是遗憾。”

  这是哪门子的坏消息,这分明是天大的好消息好吗!

  最大的情敌自己把自己踢出局了,还有比这更好的消息吗!

  简直该干上三杯,啊不,三坛女儿红庆祝一下。

  又是两个月过去。

  这两个月里,温婉发现程绣华约她下战场的次数肉眼可见地多了起来。

  并且不止是下战场,还有一些其他的活动。包括但不限于喝酒、赌钱、郊游、逛街等等。

  温婉猜想是她单恋梦碎了需要让自己忙起来分散注意力,这正好与她的想法不谋而合,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凑到一起互相慰藉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便来者不拒。

  日子忙碌起来,便也没时间失落了。

  期间温婉收到江淼的来信,信里说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他终于成功攒够了三十万金,并且于十日前约出心上人一道远走高飞。

  坏消息是此举激怒了心上人那做高官的父亲,对方收买了十几个高手追杀他们,其中有几个相当难缠的厉害角色。他若是一人自然不惧,然而还好护着心上人就有些吃力,想请她出手帮忙退敌。

  似乎是笃定她一定会出手,信中甚至附了一张他们私奔的路线图,并单方面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

  这厮也就需要帮忙的时候才能想起我来。

  或许是有了足够的心里准备,看着这封信温婉居然没有太多失落的情绪。

  在心中默默记下路线图后,温婉把信纸凑到灯前烧了以防泄密,然后便把江淼来信的事通知了程绣华。

  程绣华和往常一样来得很快。听温婉讲完江淼有难求助,脸上神色淡淡的看也不出担心的情绪,只问温婉道,“你想帮他吗?”

  温婉点点头。

  6

  江淼是唯一能牵动她心绪的人,在她苍白无趣的生命中留下过那样浓墨重彩的颜色,他有难她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即使对方心里另有所爱,只把她当做普通朋友。

  即使她早已决定放手。

  “好。”程绣华爽快无比道,“我陪你一起去。”

  温婉不解地看了程绣华一眼。

  江淼明明是她也喜欢的人,怎么说得好像是为了自己两肋插刀一样。

  程绣华看在眼里,却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有些事情不需要解释,时间长了对方自然慢慢就会懂。

  如果她一直不懂,那就一直陪在她身边直到她懂。

  程绣华和温婉赶到现场时,汪淼正一面护着身后娇弱女子,一面和五六个顶尖杀手苦苦周旋,身上至少挂了七八道彩。

  看到温婉和程绣华携手从天而降,江淼瞬间激动得热泪盈眶:“我的姑奶奶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明年的今天就得给我烧纸钱了!”

  温婉干脆利落地洒出一把毒粉逼退几个杀手,旁边程绣华则配合地大刀一圈接过其中两个杀手,瞬间将汪淼的压力降到最低。

  “少贫嘴,我和绣华一人两个,剩下一个你自己搞定。搞不定的话你就死这里做个没人管的孤魂野鬼吧!”

  “好嘞!”汪淼精神大振地答应着,手中双刃划出两道耀眼光弧。

  身为一个顶级魍魉,如果连一个这种级别的杀手都搞不定,不用别人动手,他自己就会羞愧地把自己埋了!

  一阵刀光剑影后,几个杀手倒地。

  江淼拉着身后佳人上前一顿鞠躬作揖千恩万谢,就差建个生祠把温婉和程绣华供起来了。

  温婉见他和身旁女子郎才女貌一对璧人,想到自己那一腔无从寄托的心事多少有些怅惘,于是也懒得跟江淼贫嘴,在确定他没什么大碍、为他周身伤口止血包扎之后,便与汪淼两人辞别,目送他们踏上远走高飞的征程。

  “他们走了。”温婉道。

  程绣华:“嗯。”可算走了。

  温婉诧异:“你一点都不难过?”

  程绣华:“我为何要难过?”高兴都来不及。

  温婉钦佩地看着她:“拿得起放得下,你果然比我豁达许多。”

  联想起方才看到汪淼陷入包围险象环生时,程绣华脸上丝毫不见担忧的表情,温婉越发佩服她在感情方面的洒脱。

  “哪里哪里,只是忽然间想通了。”程绣华谦虚道,“其实,你也可以和我一样,放下注定不属于你的东西,珍惜你身边的人。”

  “你说得有道理。”温婉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以致于忽略了最后一句话的某些信息,“也许有一天,我也能彻底释怀,把江淼当做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这一天一定会到来的。”程绣华肯定道,然后不着痕迹地拉住了温婉的手。

  终

  数年后。

  温婉站在雪白的梅树下,心无波澜地看完了江淼的来信。

  江淼在信中告诉她,他和他娘子在九黎买了一套院子和一个绸缎庄,两人将绸缎庄经营得红红火火,过上了幸福安稳的生活。而且他还当了父亲,他娘子去年给他生了一个玉雪可爱的女儿。

  随手放下信纸,温婉笑意盈盈地看向身旁正用红泥小火炉煮酒的程绣华。

  “绣华,看到没,我们多了个干女儿。”

  “真不错。”同样看完了信的程绣华道,“不如我们下个月去趟九黎,给我们的干女儿送上一份大礼?”

  温婉看了一眼程绣华的脸色,“你不介意?”

  “你都放下了,我还介意什么?”

  “好,都听你的。”

  温婉接过程绣华递过来温好的女儿红,两人在西海一片皑皑白雪中把酒共饮,残阳的余晖透过梅树的缝隙照过来,将她们的身影融成了一片暖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