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您!获得限量新手礼包一份!

礼包序列号是:TXDH-2017-8888-8888

5级
焰火·星汉灿烂*10、神农秘药*1
10级
海珠断续膏*10 、姑射百草酿*10、优惠券·新手游康包*1
15级
六道轮回*1
20级
水玉清心散*10、琅琊承风酒*10 、坐骑:桂子飘香*15天
30级
五贝回魂丹*10、 青丘九花露*10、 2.5倍经验符*3
40级
画卷飞行符*3 、红线*2
50级
优惠券*五十武库、 苍狼啸月*15天、锦园春光环*7天、
优惠券·月钻*2、粉翅膀体验券*7天

礼包激活方法:点击小地图右下角的奖章按钮,选择新手序列号奖励,输入奖励序列号,即可激活奖励,游戏内另有新手成长全套装备和物品赠送。(本序列号不可与其他新手奖励同时使用)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桃花扇》第三章

2023-02-13
字号: - +

  作者:雪里红妆

 

  03

  眼前的景物再度模糊,继而有如水波般的涟漪在面前一圈圈漾开。

  这一次,太虚费了点儿时间才从方才的浓情蜜意中抽离,勉强恢复神智,定了定神打量四周。

  然后他发现自己依旧被困在梦境中。梦境的主人公依旧是自己和灼华,而剧情似乎延续到两人相爱以后的一段时间。

  只是这次的场景全不似前几次那般旖旎,而是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杀气。

  太虚手持烟月鹤雪,长身而立将灼华护在身后。他的面前是十几个呈半圆形包围住他们的太虚观弟子。领头人则是一名年逾五十、面容清癯的老道长。

  “师父!”太虚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带着些微的颤抖,“弟子恳请师父请收回成命!”

  “住口!”老道长气得面色发青,恨声怒骂道,“别叫我师父,贫道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徒弟!修行多年竟然还会被妖物美色迷惑,与妖相恋,为师对你的谆谆教诲难道你全都忘光了吗?”

  “师父的教诲弟子从不敢忘记。”太虚道,“可是灼华并非恶妖,她从未害过人,也未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弟子恳求师父网开一面放她一条生路……”

  “蘅儿,为师叮嘱过你多少次了,妖就是邪,就是恶,根本没有善妖。”老道长痛心疾首道,“你是被身边这女妖给迷惑了心智,才会觉得她不会害人。为师给你一次机会,蘅儿,别再护着这只妖物,到为师身边来,只要你肯回头是岸,太虚观依旧会接纳你。”

  “请恕弟子大逆不道,这次要违抗师命了。”太虚对着老道长鞠躬,态度恭谨,语气却极强硬,“弟子答应过灼华要爱她护她一生一世,只要弟子还有一口气在,便绝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她分毫。”

  话已说尽,剩下的只能靠剑来解决。

  老道长盛怒之下一声令下,身边所有弟子结成阵型,朝着阵内的太虚和灼华进攻。

  太虚抬剑应对,却碍于对手全是同门师兄弟,出招时便大有顾忌,不敢使出任何致命杀招,渐渐地便落了下风。而那困住他们的伏魔剑阵威力极大,太虚和灼华继续挣扎下去,落败身死只是时间问题。

  太虚附身的洛蘅清楚这一点,他身后的灼华更清楚这一点。

  灼华妖力微弱,并不擅长战斗,困住她的又是专门克制妖类的剑阵,面对这样的阵法她毫无出手的能力,只能拖累洛蘅。

  眼见洛蘅身上的伤痕一道道增加,但是围困住他的同门碍于师长严令,下手丝毫不留情,大有不将两人毙于剑阵下绝不罢手的架势,灼华心中大急,抬手用玉笛勉强格开一柄刺向洛蘅后心的长剑,扬声说道:“你们快住手!灼华愿束手就擒,任由太虚观处置,还请道长饶过洛蘅性命!”

  “灼华,不要!”洛蘅勉力架住身前的七八长剑,嘶声道:“我们发过誓要同生共死,如果你出事,我也不会独活……”一言未尽,他瞳孔骤然放大,失声疾呼道,“小心!”同时急撤烟月鹤雪,不顾被几把长剑洞穿的凶险,挺剑上前欲护住灼华。

  可惜他还是晚了一步。

  老道长那柄刻满了降妖伏魔咒的法剑已然贯穿了灼华的胸膛。

  ——灼华并没有躲避那一剑,甚至面带微笑合身迎上剑锋。

  人妖相恋注定不会有好结果,今日这个局面她早有所料。

  不过,能和洛蘅有那么美好的一段过往,落得今日下场她心甘情愿,无惧无悔。

  “不要!”洛蘅失声痛呼,飞扑过去欲接住灼华倒下的身体,却被老道长用一道定身符定在了原地。

  灼华的身体终于倒在地上,继而迅速化作了一株半枯的桃树。

  老道长不顾洛蘅撕心裂肺的哭喊和阻止,用神符将桃树点燃,付之一炬……

  “灼华!”太虚痛呼出声,感觉五脏六腑犹如烈火灼烧般疼得厉害。疼得他整个人弯下了腰,几乎喘不过起来。

  眼前的场景迅速变得模糊,继而便陷入了一片浓重的黑暗。

  太虚终于彻底失去神智,陷入了深沉的昏睡中。

  太虚醒来时,窗外天色已然大亮。

  他睁开眼睛,看着屋内熟悉的陈设,混沌的大脑一点点清醒,意识到自己已经摆脱了那一层层的梦境,彻底回到了现实中。

  只是,亲眼看着灼华现出桃树原型,被老道长付之一炬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和绝望仍清晰地烧灼着太虚的心脏,痛得他几欲窒息,仿佛他自己就是深爱着灼华的洛蘅,曾亲身感受过眼看着爱人被杀死的痛苦和绝望。

  太虚慢慢抬起手,掩住了仍旧痛得一抽一抽的心脏,大团的疑云在心头升起。

  洛蘅和自己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何自己会对他的痛苦如此感同身受?

  他几乎可以确定,自己感受到的痛苦与绝望如此深刻鲜明,世界上绝对不可能有任何幻境会造成这样的效果,哪怕它们造得再逼真,再祸人,也绝不可能令人凭空感受到如此真切的情感。

  结合自己此前嗅到的淡淡桃花香气,太虚已经基本能判断出这些天来一直给自己设下梦魇的神秘生物就是幻境的女主角灼华了。

  只是,灼华不是已经被一把火烧了吗?

  太虚观的诛妖神火何等厉害,怎么可能会有漏网之鱼自火中逃生?

  ……难道是洛蘅想办法救了她?

  等等,洛蘅呢?

  灼华被神火烧死后,他又去了哪里?

  太虚头疼地扶住额头,不禁在心底埋怨那个灼华不靠谱,给人看个剧情还带留悬念的。

  等等,被烈火灼烧过的桃树?

  太虚蹭地一下跳了起来。

  他终于想起来,自己究竟在哪里见过梦境中的那块桃花玉坠了。

  太虚跳下床,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卧室角落放着的红木古董架前,将手伸到古董架第三层中间格子——那里正静静地躺着一柄以纯桃木做成的折扇。

  太虚清楚地记得,这柄折扇的扇面上画着一枝繁盛的桃花,扇柄则有大半已被火焰烧灼得焦黑,其上系着一枚小小的桃红色玉坠。太虚取过桃花扇细细观察玉坠,果然和他在梦里见过的被系在洛蘅赠予灼华的玉笛上的玉坠一模一样。

  这柄桃花扇是太虚数月前自一个卖各种古玩饰品的小摊子上淘来的,他当时一眼看到这柄折扇便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和亲切感,于是不顾这扇子有瑕疵花了高价购得。只是连摊主也不知这桃花扇的年代和来历,只知道是件很有年头的古物,据说将其放置卧室内还有辟邪养生健体之功效。

  太虚自然不信这些无稽之谈,他只是觉得这柄桃花扇很对自己眼缘,或许真和自己有缘分,这才把桃花扇买回来,珍而重之地和其他古董一起收藏在了卧室的古董架上。

  如今看来,这桃花扇说不准真的和自己大有渊源。

  梦境给的线索已经足够明显,太虚自然能根据这些线索推测出,这柄桃花扇就是灼华被老道长用神符烧灼后留下的原身残骸。

  想来是灼华的残魂未散,附着在了自己的残骸上,经过上百年天地灵气的滋养,慢慢修补齐了魂魄,并恢复了一部分法力。

  太虚终于明白为何自己在室外精心设下的防护法阵无法防住这神秘妖灵入侵了——因为这位乃是他自己亲自请进家里放在古董架上供起来的!

  只是不知为何,他手中这柄桃花扇之上并无任何阴魂的气息,也没有任何妖气,所以他才这么长时间都没发现桃花扇有问题。

  太虚双手捧着桃花扇,闭目凝神静静感受,半晌后才依稀察觉到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灵力自桃花扇上溢出。想来是桃花扇生出了扇灵。

  只是,如果当真是扇灵的话,那这扇灵到底还是不是当初的灼华了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