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交流

首页 > 玩家天地 > 小说 > 最新

同人短篇:人物传记之《念钦》

作者:【翰书天下】千岱 2017-10-10

 

原文地址:

导读:我叫念钦,是个云麓仙居的弟子。我第一次见到辛觉的时候,他叫我老女人。

  1.

  我叫念钦,是个云麓仙居的弟子。

  我第一次见到辛觉的时候,他叫我老女人。

  2.

  那个时候弈剑听雨阁的卓掌门不知所踪,冰心堂的紫掌门因伤沉睡。而我云麓仙居的隐掌门与太虚观宋掌门进入太古铜门后音讯全无,人人心里都清楚,他们是凶多吉少了。

  所以抵抗幽都王的任务,大部分落在了华夏王朝的身上,我们这些“江湖门派”,便逐渐成了王朝军的附属。也没有多少人觉得奇怪。

  辛觉一开始和普通的孩子没什么两样。

  那时候我们在军营里不分门派,只按年龄相称。我是最小的,叫谁都吃亏。言师兄把辛觉从战场上带回来的那天,道峰师叔很生气,罚他在军营外跪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一早军营开拔才让他起来。

  其实我们都觉得言师兄不该带他回来。只是,见过他的人都可怜他满身鞭痕,我们便渐渐忽略了他和我们不同的事实。

  我那个时候和大多数其他门派的人一样,是因为人手不足,被从大荒各地征调来的。大家心里都清楚,仗打了那么多年,我们耗不起,幽都王也耗不起。已经到了该分出胜负的时候了,决战很快就会开始。在此之前,我们这批征调过来的新兵蛋子自然就是充实军队的“炮灰”。于是我每天战战兢兢地抱着三大本仙书翻来覆去的背口诀,免得在战场上活不过一秒,丢了云麓仙居的脸面。

  所以我真正见到辛觉,是他来到军营一个月后的事情。

  那天王朝军来了个传令使,带来一道调任的通知,把原先指挥我们的王大人从先锋军调走了,换成了一个很猥琐的胖子,据说官职很高,实际上官威也不小。不过他没吃到什么好果子,没有人能在我们的军营里欺负我们的人,皇帝的人也不行。总之他后来收敛不少。

  那天王大人调走之前找了前锋军其他三个方面军营的责任人开会,我本门师姐也在其中,就说带着我长长见识。我听着开会讨论的各种战术方案、汇报总结实在是头大,就借故走了,去找陈师姐玩。

  然后就见到了辛觉。

  那个时候陈师姐和言师兄在谁眼里都是定了终身的那种,陈师姐人又好,我喜欢过来蹭好吃的。我走进去的时候陈师姐正在熬着一味汤药,她递给我一小碟果子,我就边吃边看门口有个小太虚画乌龟玩。

  可是他画了十几次也画不出来一只乌龟。我就有点嫌他笨了。我就对着他喊,我说你怎么这么笨啊,乌龟都画不出来。

  他就转过脸对我比了个滚蛋的手势,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又对着我无声地说了三个字:老女人。

  我当时就火了,我看得清清楚楚,他居然叫我老女人。我一跃而起就冲到他面前,揪起他的领子就要打人。然后我就看到他脖子上将好未好的紫黑色鞭痕,触目惊心地从领子里蔓延出来。我心一软,又把他给放下了。

  他似乎料定了我会心软,得意地向我一笑,接着画起了乌龟。

  我就抱着碟果子,看他画了一下午的乌龟。

  4.

  道峰师叔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感情教授辛觉召唤术的,我不知道。可能只是想给他找个伴。毕竟这里还是我们的军营,愿意对他友好的人寥寥无几。大部分人都是远远地避着他,像是在躲着瘟疫。

  我说不清楚我为什么要每天去看他画乌龟。就好像我说不清楚我为什么能容忍他叫我老女人一样。可能是那天晚上他和言师兄谈心的时候被我偷听到了。于是我知道了他有一个对他漠不关心的父亲,一个喜欢鞭打他的姐姐,而他的母亲虽然非常爱他,却不过是个人类继室。

  言师兄显然在这之后对他更加上心。道峰师叔大概从言师兄口中知道了这些,对辛觉的态度也愈加好转。

  我当时甚至为他感到高兴。我那个时候并不明白,当一个人说真心话的时候,往往并不意味着他信任你。

  他可能只是想在骗你的时候更肆无忌惮而已。

  5.

  变故是发生在一天夜里。差不多是后半夜的时候,胖子突然把我们这个营的人都召集起来,沉着脸说他联系不到其他三个方面的军营了。而且三天之前,和大部队的联系就已经全部被切断。

  而我们一直在按照原定计划向幽都腹地进发。

  这意味着什么?前锋军本来就是军队中的先头部队,姑且不论其他三方面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和大部队失去联系就意味着孤立无援。

  就在胖子要求我们做好准备后撤的时候,魔族人的大部队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正前方。没有办法,胖子让我们每个人写了遗书缝在衣服里,就这么上了。

  6.

  我虽然进入军营后也经历了一些战斗,但都是些小规模的遭遇战。而我最大的作用,不过是给翎羽山庄的火炮点引信,有时也会杀掉一些冲入我军后方的落单的妖魔。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有成千上万的妖魔在等着把我们撕碎,血腥气如蛆附骨。

  我不可能不害怕。我还记得胖子带着哭腔说没关系,我们是为国牺牲。

  我倒不是同意他说的“为国牺牲”,我只是很佩服他没有逃跑。

  总之我们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以超过半数人的性命作为牺牲,强行突围成功。只剩下一部分妖魔的部队还在对我们穷追不舍。

  对辛觉的怀疑正是从他这个时候失踪了才开始的。

  我那个时候不信,陈师姐也不信。言师兄和道峰师叔好像拿到了证据,可是他们不说,我们也不愿意问。

  直到我们剩下的人被赶上伏雪岭,辛觉出现在妖魔军中的时候,我才发现我错了。

  原来非我族类真的其心必异。

  7.

  我不知道我从伏雪岭上跳下去的时候在想什么。耳边好像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雪成团地从我眼前落下去。

  我也并不是想苟活,只是不想把尸体留给妖魔,所以陈师姐让我跳,我就真的跳了。我也是佩服我自己,云都腾不起来还敢跳崖,可能这就是杀敌杀到麻木的好处吧。

  后来的事情,可能是因为头磕在了石头上,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云麓仙居的卧房中了。

  再后来听说皇帝将当时很多军中的门派弟子都收为己用,似乎是想在十大门派中插上一手。

  辛觉来杀我的那天,似乎就是在皇帝展露野心后不久。

  8.

  那天晚上,小师妹给我送了半边西瓜,瓜瓢鲜红,一看就是好瓜。

  辛觉站在我身后的时候我很快就发觉了,还是比言师兄差了一些。他长高了,还是很瘦削的样子。我递给他一瓣瓜,他就和以前一样接过去,然后告诉我,他杀了他的姐姐,现在要来杀我。

  我没有问他为什么,我也懒得去问。我怕听到他的假话,更怕听到他的真话。听真话的代价太大了,要用命去还。

  9.

  辛觉召出邪影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输了。我总是想起来他拿着木头剑,连一只乌龟都画不出来的样子。

  我说你别再杀人了。他没有回应。

  我装模作样的起了火心法,在空地上丢下一堆天罚。他很轻易的就来到了我面前,毫不犹豫地刺穿了我的心脏。

  我躺在地面上,能听到血液在静静地流淌。他走过来,合上了我的眼睛。

  你到底是和我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