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交流

首页 > 玩家天地 > 小说 > 最新

同人短篇:歌天下系列之《阴阳》

作者:【翰书天下】刺槐 2017-09-07

 

原文地址:

导读:“我不是没想过我会死,我只是没想到,我会死得这般窝囊。”

三、聚魂固魄

  “大人,那个臭道士最近一直待在平遥镇,我该怎么办?”戏子仍旧是那一身青衣扮相,满头珠翠,两袖淮云,一抬手一低眉间俱是风情。

  “不要急。”百里眯着眼睛斜靠在醉梦仙花编织的躺椅里,身上的邪气愈发的重了。“你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如今的我早已是满身污秽,再叫以前的名字也不过是平白污了它罢了。”戏子苦笑两声,“大人叫我戏子便是。”

  “随你。”百里换了个姿势,充满恶意的笑道:“那道士总不可能护住所有人,今晚我会引开他,你便去杀了那戏班班主,故意留了他这么多天,想必他已经被吓破胆了吧?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啊,呵呵呵。”

  戏子没有说话,但眉眼却是越发艳丽了。

  入夜,幽月高悬,似乎预感到接下来即将上演的杀戮,月光都染上了一丝隐隐的红。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好一似嫦娥下九重……”

  戏子依然在咿咿呀呀的唱着,云手盘碗之间,宫裙轻摆,犹如春日牡丹,雍容华贵,仪态万方。即便是瞬间的垂目低眉,竟也别具风情,那般沉静内敛,竟似不染一丝烟尘,若秋夜江水,是真正经历了岁月之后的凝重与从容。

  可这般惊艳的一出戏,却将唯一的观众直吓得心胆俱碎。

  “景,景君……你,你你你,你不是死了吗?”班主原本黝黑的一张脸竟被吓得一片煞白,心如擂鼓,两条腿也抖如筛糠。

  台上的戏子蓦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那突然的安静愈发让人毛骨悚然。

  “班主。”戏子对着他慢慢扭过头来,声音柔媚入骨,似掺了蜜一般的香甜,“你可知,景君死得好惨,好惨呐~”

  半张脸艳丽如花,半张脸腐烂丑陋。

  “啊——呃!”班主目眦欲裂,脱口而出的惨叫却被自己的双手掐断在了喉咙里。他双手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喉咙,一张脸很快就因为缺氧而成了深紫色。

  “如果没有你的牵桥搭线,我也不会落到后来那般下场。”戏子一步步走下戏台,伸手温柔的抚过班主的脸庞,他的手已经将自己松开了,但却依旧动弹不得。

  被那苍白的指尖一一抚过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漆黑腐坏,并在不断的扩散着,班主痛得双眼充血,却依旧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放心,你不会死。”戏子在他耳边宛如情人一般呢喃道:“你会逐渐腐烂,但你仍会好好的活着,然后长出新的皮肉,再继续腐烂,日复一日,年如一年,就像一具活着的尸体……相信这样的你,一定可以体验到我当初是如何眼睁睁看着自己腐烂,却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硬生生熬了三日才烂死在地窖里的过程。”

  剧痛加上恐惧,班主两眼一翻,直接就被吓晕了过去。

  “呵。”戏子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旋即朝着下一个目标的家中走了过去。

  而另一边,百里没想到那些人竟来得这么快。自她从黑白羽森林中清醒过来,虽然忘记了很多事情,但总算想起了自己的名字,也知道自己只是本体的一部分魂魄,可她已经有了独立的意识,如果回归本体就代表她的意识要被抹杀,所以自然不愿意回归本体。

  可没想到,本体竟然这么快就从幽州赶到了中原。

  “枫言道长,我困住她了吧?”云義维持着剑域锁,可他怎么看也看不出那蓝色剑阵里有人的样子,只得向一旁的枫言询问道。

  “嗯。”枫言一心二用,一边注意着阵里的残魂不会脱困,一边在快速地画着一张金色的符箓。

  云義不敢再打扰枫言,只好转头看向另一边的万影问道:“媳妇儿,你有看到里面有人吗?”

  万影白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太虚弟子,我怎么看得见。”

  “看来,抓鬼还真是个学问,术业有专攻啊。”云義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两个百里隔着蓝色的剑域锁默默对视,虽然没有出声,但她们却总能清楚地洞悉对方的想法。不管愿不愿意,魂魄的融合是必然的结果,因为魂魄若是分离太久,不管对谁都会造成巨大而不可逆转的伤害。

  “好了。”枫言舒了一口气,手中的金色符箓熠熠生辉。“固魂聚魄符终于被我画好了,小白,你也进去阵里吧。”

  “我不会这么轻易就被你压制的。”

  在金色符箓发出的光芒将她们包裹住的瞬间,本体听到残魂这么说道。但她只是笑了笑,然后毫不在意的将她搂进了怀里。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胜负又何妨?

  当金色的光芒散尽后,剑域锁里面只剩下了一个百里。

  “枫枫,我回来了。”蓝色的剑芒化作星光闲散在空气里,只剩下那一身红衣的女子对他笑得婉约。

  枫言看着她,澄澈的眸子里终于慢慢沾满了喜悦,他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见她忽然变了脸色。“糟了!我们快回镇里!”

  ……

  “一霎时,把七情俱已味尽,参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血色的月光下,他水袖翩飞,敛眉低唱:“我只道铁富贵一生铸定,又谁知人生数顷刻分明……”

  看到赶来的百里等人,戏子笑弯了一双眼睛,身影已经越来越淡,但声音却愈发柔媚动人:“想当年我也曾撒娇使性,到今朝哪怕我不信前尘。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他叫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他叫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戏子终究消逝在了夜色里,百里愣愣看着空无一人的戏台,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戏子时他们的对话。

  “等你报完仇,我便带你轮回去吧。”

  “不用了,大人,做人太苦,我不想再有下辈子了。”

  所以,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百里眼中闪过一丝邪气,转身却是笑得婉约:“我们走吧,这个地方,已经没有恶灵了。”

  风缓缓吹过空无一人的青石街道,戏台上的帘幕也在轻微的晃动着。

  那里曾有一代名伶,命如蝼蚁却风华绝代,低如尘埃却爱恨分明。夜深人静的时候,似乎还能从风中听到他柔媚的歌声。

  “他叫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百里篇·完】

首页 上一页 1 2 3 第3页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