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交流

首页 > 玩家天地 > 小说 > 最新

同人短篇:歌天下系列之《阴阳》

作者:【翰书天下】刺槐 2017-09-07

 

原文地址:

导读:“我不是没想过我会死,我只是没想到,我会死得这般窝囊。”

二、鬼影迷踪

  “春秋亭外风雨暴,何处悲声破寂寥,隔帘只见一花轿,想必是新婚渡鹊桥,吉日良辰当欢笑,”平遥镇深夜的戏台上,白色的水袖在空中划过一道圆润的弧度,装扮艳丽的戏子低敛了眉眼,只看到那雪白精致的下巴与妖艳诱人的红唇。“为什么鲛珠化泪抛,此时却又明白了,世上何尝尽富豪,也有饥寒悲怀抱……”

  清俊的书生仿佛被蛊惑一般,眼睛里是一片痴迷之色,下意识的向戏子走了过去。

  来啊——快过来啊——

  沙哑颓靡的声线在他耳边如是说着,书生的眼神更加痴迷了,也下意识的加快了靠近的步伐。

  戏子放软了身子,柔若无骨的陷进了书生的怀里,一只手也缓缓抚向书生的胸膛。

  然而他还未碰到书生的胸口,那只手便被书生紧紧的抓在了掌心里。戏子愣了一愣,抓着他的那只手纤细修长,是读书人用来写字的手,却拥有读书人没有的可怕力道,他一时竟也挣脱不得。

  “真是一副美丽的皮囊啊,”书生在他耳边赞叹着,声音蓦然低沉冰冷,“只可惜,散发出一股腐烂的恶臭气息。”

  戏子尖叫出声,因为书生将一个符咒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身上,剧痛之下他终于挣开了书生的禁锢。

  “退鬼符!你是太虚观的臭道士!”戏子扭曲了一张脸,恶狠狠的瞪着他,“我最恶心你们这种人!比妖魔更虚伪,比鬼怪更恶毒!”

  “恶毒?一个残害了十多条人命的恶灵竟然跟我谈恶毒?”道长冷笑了一声,手一挽长剑入手,抬手便是一道斩妖诀刺了过去。

  “你知道什么!他们该死!”戏子颇有些狼狈的躲过这一剑,那双妩媚多情的眼睛殷红得简直要滴下血来,“不管是谁,只要阻止我复仇的人,都得死!”

  “真是执迷不悟。”道长冷哼一声,招手间只见一只身带羽翼的吊睛白额大虎从后方扑向了戏子,对付邪灵恶魂,白虎的正气万邪莫侵,正是对付它们的最好选择。

  “大人救我!”被白虎紧紧锁定住的戏子忍不住惨叫出声,一头的璎珞珠翠也在躲闪中散了一地。

  唉——

  温柔的夜风中传来一声极轻的叹息。

  透明的绿色藤曼猛地钻地而出,温柔却牢固的将白虎捆缚了个正着。暗红色的纤细身影也突兀的出现在戏子身后,伸手将他拉起来并后退了一段距离,戏子死里逃生连忙向对方作了个揖,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鬼枯藤?!”道长先是吃了一惊,再看到那个暗红身影后更是不再关注戏子,他紧紧盯着对方,暗淡的月光下是一副他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秀丽的眉,琥珀色的眼,小巧的鼻子下是玫色的唇,这般熟悉的容貌,不是百里又是谁?可她看他的眼神为何这般陌生?

  “小白,你为何救他。”道长收了剑,白虎也化作一阵烟雾消失在缠绕着的鬼枯藤里,“你可知让这恶灵一逃,又会害死多少人?”

  “他曾经是这里最有名的青衣。”百里却没有看他,反而答非所问地说道:“可是,再有名,他也不过是一个戏子,戏子地位自古卑贱,也就只比妓子好一点罢了。可是,这般容貌,这般身段,这般夺魂慑魄的娇柔嗓音,就算他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少女都会为他引来无妄之灾,而他偏偏是个戏子,也偏偏……还是个男人。”

  “你猜,这样一个地位卑贱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的尤物,会遇到什么?”她抚了抚自己鬓边的长发,秀丽婉约的面孔上竟露出邪恶而妩媚的笑意。

  道长呆住。他从未在意过这些,观中所学俱是如何斩妖除魔,如何退散恶灵,如何保护普通人的生命,似乎这些非人之物边都是需要净化的,他从未想过这些非人之物又是如何形成,是否也曾遭受过悲惨的对待。

  “看来你是想象不到了。”百里掩唇咯咯一笑,一身暗红色的魔音琴韵越发衬得她妖气森然,“让我告诉你吧,道长,他成了这镇子肮脏协议下的祭祀品,成了所有人都可以肆意玩弄的……娈童。”

  “换做是你,你恨不恨?你怨不怨?你想不想杀了所有折辱过你的人?”百里死死盯着他,声音变得越发的冰冷和低沉,“所以我当然要帮他,人面兽心的畜生当然比妖魔还要可怕千百倍。”

  道长抿紧了嘴唇,一双眼睛变得晦暗不明,看得出他心里十分不平静。当初入山学道成为太虚弟子,本就为了对抗妖魔保护天下苍生,让普通人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可如果要除去的才是最可悲的,要保护的反而是最残酷的,那他还学什么道,护什么生,他曾经的所作所为是不是都成了一个笑话?

  就在他混乱之际,腰间的葫芦忽然发出一阵刺目的紫光,他的脑海霎时一清。

  “差点被你说动了。”道长冷冷看着她,“不管他生前有多惨,那些伤害过他的人自会有自己的报应,他不该随意滥杀无辜,哪怕他有苦衷,也不能作为杀人的借口。”

  “还有,你不是小白,你到底是谁?”

  看着指向自己的剑尖,百里饶有意味的笑了笑,扬手间洒出一片美若梦幻的粉紫色粉末,那是带有剧毒的孔雀胆。趁道长掩袖闪避的时间她足尖一点便向后飘去,暗红色的身影便如同冰雪消融般消失在了月光里,只留下一道邪气凛然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着。

  “我是……另一个百里。”

  平遥镇再次恢复了安静,青黑色的街道上,只有那个持剑的道人静静的伫立着。他抚了抚胸口,那里放着一封幽州寄来的信件,他终于明白信上所说是什么意思了。

  “百里中的毒十分奇怪,那种毒一部分作用于她的身体,一部分却是作用于她的魂魄。身体上的毒素我已经替她去除了,但她的一部分魂魄却不知所踪,经我猜测,这种毒有分魂散魄的作用,而且还会对魂魄本身有一定的影响,百里肉身这边你不用担心,我们会照顾好她,而她丢失的那一部分魂魄会喜欢怨气森然之地,你们太虚弟子对怨气这种东西一定很敏感,所以找寻那部分魂魄的事情就靠你了。待百里苏醒,我们会带她来与你会合。”

  “分魂散魄是么。”他缓缓踏进幽深的夜色里,眼神澄澈而坚定。“那在他们与我会合之前,我一定会抓到你。”

  “我会治好你的,小白。”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末页 第2页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