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交流

首页 > 玩家天地 > 小说 > 最新

同人短篇:成王与七夜,各自左右不相逢

作者:【翰书天下】鹤绵 2017-05-10

 

原文地址:

导读:仲康还记得自己小时候,天是方的,地是青的,人是笑的,母亲是哭的。

  仲康还记得自己小时候,天是方的,地是青的,人是笑的,母亲是哭的——尽管从不在人前,那时候仲康大约三岁左右的年纪,寻常的孩子,至两岁就能对外界有个模糊的印象,而仲康一切都要来得那么迟钝一些,别人看热闹,他的母妃却十分欢喜,这个沉浮在后宫中的女人乐于将自己所历练出的一切教给她的儿子,教他如何演戏混个两头不误事,教他如何眉梢眼角都扮得比戏子还滴水不漏,教他四书五经之外人情世故,而他的好母亲,传授了一身女儿家的心思本事后,独独却忘了教他如何理清感情爱恨,毕竟,她早就没有心了。

  而仲康的一颗红心还好好在胸腔里活蹦乱跳的时候,他恰好遇见了他的五弟弟——启王有极其不羁的起名风格,大儿子叫太康,二儿子叫仲康,五儿子就叫……武观。

  那时候一切都还早,仲康挤在挨挨挤挤前来道贺的人堆里,踮起了脚也没过大人的腰,那孩子一张胖生生的白脸,以仲康浅薄的知识与眼界来形容,大概就是肥头大耳最为贴切,旁边的人道一个劲称赞五皇子可爱丰硕,福泽之相云云,仲康被不知谁推着走上去,他母妃看着,暗地掐得他皮都破了,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从哪个不怀好意的姐妹手上接过他弟弟,倒没发生什么“二皇子手一抖摔了自己亲弟弟”这类惨绝人寰的天伦悲剧,武观皇子睁开还看不清世界的葡萄眼睛,朝他哥哥张开了嘴似乎要笑一笑,仲康那朝顽石上磨的心里,忽然一软。

  然后被他弟弟吐了一身的奶。

  皇城内的时间流动岂是一个诡异可了得,昨日还哭哭啼啼的王子今日便不再抓母妃的袖子,成长可观的婴孩明日就永远被定格了年龄,仲康把这归结于还好自己生的早,希望死得也可以晚一些。

  彼时朱门红深,他一人推不动宫门禁桎,握着书卷假装用功,老师从南方来,说得一口吴侬话,这软语若由姑娘们说来,那便是娓娓酥骨的好强调了,但从先生嘴里出来,连小皇子哭哑的嗓子还能多获得些称赞。

  仲康爬到假山上时,隔得遥遥能看见几个弟弟们在偷懒玩秋千,每一个皇室的孩子过了七岁就不会也不能再感兴趣的玩意儿,小巅峰之上的二皇子努了努嘴,笑得有些不屑的样子,随即偏过了目光。

  因那冥冥注定似的,他五弟弟偏就在这数丈距离中恰对上了视线,一瞬间。

  仲康瞥眼过去,能看见他稚嫩的幼弟拉着过于厚重的衣服往他这缓慢移动,还是胖得那么引人发笑,但躲避奶娘的水准居然一流,仲康努力维持表面的平静,看武观跟颗炮弹似的在人群里磕磕绊绊,居然就这么一步步来到他前面。

  仲康实在没料想他这个胖弟弟居然能有这般本事,走到眼前才发觉已经躲不及了,那孩子扒在假山石上,小小的孩子,肉手还握着两枚糕点,用童音软软叫着他。王兄,王兄……

  喊了一回,以为他没听见,就蹬着小短腿想要到他身边,仲康却没要帮忙的意思,他便爬不起来也要爬。

  仲康从上低眉看眼,再看一眼,在心中说这是最后一眼,然后觉得,他这个弟弟真是固执得令人不耐,而,又这般的……讨喜。

  多年后成王殿下想起这一节,能忆起他当时武观伸过来搭上的他的手,坐在他腿上摇晃的小短腿,以及非常自然在他新裁的衣服上擦了擦手,都会觉得自己当时实在是太年轻。

  他小弟大方坐在他怀里,伸出手奶声奶气道,王兄,吃豆糕。

  仲康对着那两团碎成渣渣的饼粉思考了一下人生,然后微笑道,五弟吃,王兄刚垫过肚子。

  “王兄为什么又在读书,是老师大坏蛋又在责你吗,辛不辛苦。”

  ——还是小弟知道疼人啊,回忆中的仲康,多年后的成王眼前冒出这个想法,几乎都要被感动了,当时他是怎么回答来着,哦对,仲康两手穿过武观腋下,换了个姿势,将他面朝前抱在怀里,温声道,老师也是为了皇兄好,为兄用功刻苦,学有所成,父皇知道了会为我高兴的。

  武观似懂非懂点点头,问他看的是什么,仲康摊开他的竹简,有落花在这晴光大好的春日落下来,指向了他们该看的那一行,仲康抱着他弟弟,在葡萄与青藤架下,开始读书。

  回忆的这般融融气氛,理所当然的,让成王忽略了,远方那秋千的猝然断裂时,所有人爆发的尖叫声。

1 2 3 4 5 下一页 末页 第1页 共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