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交流

首页 > 玩家天地 > 小说 > 最新

同人短篇:时装故事之两情相悦

作者:【翰书天下】谢明薇 2017-04-06

 

原文地址:

导读:望川镇位于蜀地,依山拥田,人杰地灵。
相关阅读    
时装故事之锦瑟年华 时装故事之苍狼啸月 时装故事之柳绿朝烟
时装故事之灼灼其华 时装故事之翠楼吟 时装故事之梨花先雪
时装故事之青曦之渺 时装故事之刀马旦 时装故事之碧海鲛歌
时装故事之一叶知秋 时装故事之繁花碎影 时装故事之醉太平
时装故事之青瓷岁月 时装故事之心之所属 时装故事之桃李若梦
时装故事之软红千丈 时装故事之浣然一新  

 

  望川镇位于蜀地,依山拥田,人杰地灵。

  有前朝少府谷氏,因夫人产后体弱,便硬下心来辞官归乡,镇中人称谷员外。谷家本是望川名门,书香传世,谷员外还家后以家财资助镇中怀才不遇之人,一时人人赞誉。

  受资助者中有一人姓沈,原在中街摆点心摊子。某日谷员外路过一尝,认定大有可为,便慷慨解囊,助沈生张罗起正经铺子。适逢年下,沈生怀抱幼子亲自登门到谷家拜年,不想谷员外竟亲自来迎,怀里也抱了个玉雪可爱的女娃儿。

  沈生把带来的礼品交给下人,解释道,“这孩子皮得很,家中除了我都管不住,只好带上——”他把想钻出去的男孩儿按回怀里,“您瞧,就是皮成这样子,一会儿也老实不了。”

  谷员外似乎很欣赏能折腾的男娃儿,颇慈爱地问道:“可取了名字?”

  “取了,单名岱。”沈生说。谷家的侍从上了茶点,他颔首道谢,小啜一口清茶,笑问,“员外家的千金,可也取了名?”

  “自然,”谷员外说,“我辞官从都中返乡,乐在清净悠闲,结交能人——”他笑望沈生一眼,“且万事任意,好不快活。想来人生在世须得随心称心方能平安喜乐,便给这丫头一个‘心’字——哎?这是做什么?”

  两个娃儿原放在堂下两张摇床中,如今却都晃晃悠悠地从床上起来,面对面站着,软嫩小手互相戳着指尖,一齐咯咯傻笑,玩得很高兴似的。

  “这两个小家伙倒是投缘——这丫头平日里见她哥哥都要哭闹,竟然能跟岱哥儿玩到一处。”谷员外抚掌大笑并未拦阻,转而谈起来年沈园铺子发展方向之类的事情——男人们总是心志高远,孩子再重要也分量有限,因而也就无人注意到沈家男孩紧紧抓着谷家女孩的手,吧唧一声亲上了脸蛋。

  此后岁月如梭,沈岱十四五岁时,开始到家中铺子里帮忙。说是帮忙其实言重——他在是观摩点心师傅做事而已。厨房里终日充斥各类花朵馨香,熏得他脑子发胀,欲呕时沈生大步进来,说有要事与诸位师傅相商,随口交待沈岱到前面盯着。

  沈岱如蒙大赦,一溜烟儿跑出去牛饮两大碗茶方才把顶到喉咙口的腻压下去。再抬眼时柜台前多一位豆蔻之少女,只比柜台略高些,身边带两个小厮。女孩穿粉色衣裙,首饰并不华丽繁杂,做工却精巧细致。约是大户出身闺仪严格,戴着与衣裙同色的面纱,姿态神情美好且灵秀。

  女孩见这应是主事的人终于看见自己,面纱下的稚丽容颜略带笑意,“小哥哥,请问掌柜的此时可在铺子里?”

  沈岱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看,连眼都忘记眨,不知道哪根筋搭错,鬼使神差脱口而出:“我就是这里掌柜的。”

  “你?”女孩眉眼弯弯,“爹说沈园的掌柜的是沈大先生,你是吗?”

  “我姓沈啊,”沈岱理直气壮,“怎么不是。”

  “哎呀,”她声音脆生生的,可怜巴巴地望着他,“能不能帮我说一下?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

  女孩再正经威慑力也没多少,沈岱好不容易才忍住笑,从柜台后转出来,手欠去刮小女孩的鼻子。铺子里的伙计和姑娘的小厮都看呆了。谁也没见过这种情形,偏生这二位的身份轮不着他们说话,只好围在一旁干瞪眼,“帮你去通传,你得有表示吧?”

  女孩子瞥见一旁柜台上陈的各类点心,眼睛一转当即伸手捻起一块,趁沈岱张着嘴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过去,笑嘻嘻地说:“谢谢你啦小哥哥,点心好吃吗?”

  沈岱措手不及,默默地咬住那块很可能是老爹做的点心嚼碎吞下肚,心想我家铺子的点心哪有不好吃的,却一时想不起这样大胆的姑娘能是什么来头,“这样吧,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帮你去通传掌柜的。”

  她一听,落落大方地应了,“我叫谷心。”

  沈岱心念一动,正要再说什么,从后厨回来的沈生正撞上这幕。他自然是认得谷心的,忙请进内间雅室商谈谷员外前些日子的订单——谷家长子不久后便要启程前往蜀州读书,这束脩耽搁不得,想来今日便是来催的。

  谷家的小厮得了命令守在外面,沈生则压根没注意到自家儿子。没后续吩咐的沈岱窝到柜台后一角盯算盘出神,脑子里千万种念头沉浮翻腾——来他家铺子自然家里有人或自己爱吃点心、似乎与父亲很熟来头不小、声音又软又甜、笑起来漂亮极了……如果他做出了很好吃的点心,她是不是就会常来?

  于是次日沈园各位点心师傅惊奇地发现自家少爷“痛改前非”了。或许沈家于此一道真有刻在骨血中的天赋,沈岱的进度与寻常学徒相比快了许多。一时众人赞誉不绝于耳,但沈岱却毫不在意,只心心念念想着铺子里的点心是否能将谷心引来,能来当是最好,若不能来,他便……再努力些。

  但此后很长时间谷心没有再出现,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毕竟大家闺秀,没有总抛头露面的道理。沈岱安慰自己如果谷家有事必会在镇上传开,利落地用银剪在面团上夹出角来作花瓣状。诚然起初学艺是想得到一个重见谷心的机会,只不过许多日子过去,做点心已成他的习惯。沈生见儿子成器,打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招牌趁热打铁,一时顾客络绎不绝——其中就包括谷心。

  谷心也变了样子,不再是当年带着稚气的小女孩模样,已然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唯一不变的只有那套标志性的粉色衣裙,使已独当一面的沈岱立刻认了出来,咧嘴一笑上前招呼,“这位姑娘来点儿什么?本店新上了好几样点心,您尝尝?”

  ——看样子谷心也没完全忘记他,目光里掺一缕若有所思,态度仍然大方,“自然是愿意得紧。不过除了新样子,还要另装三斤凉糕来。”

  这凉糕是蜀地名吃,消夏解暑。尽管随处可见,但比寻常点心更重手艺。功夫差些的师傅,做出来的总带一股腥气,食之无味。是以虽为名吃,也有不少欣赏不来的。沈岱闻言,立即指挥伙计装盒打包,笑言,“头次见买这么多凉糕回去的,不是自己吃吧?”

  “是自己吃呀。”谷心微笑观察伙计们忙碌的场面,“家里只有我爱吃这东西,前几次都是打发人来的。这回实在忍不下了,非要亲自来看着才高兴。”

  沈岱顿时大喜过望,“想不到姑娘竟是同道中人——我近日正试一种新的凉糕方子,约摸再过三五天就能有结果。姑娘到时若能来,不如一同试试?”

  “大胆!”谷心身后的小厮突然冒出来,“谷家小姐岂是你能请得动的!”

  “谁教你说话的,”谷心略恼,转而对沈岱展颜一笑,“恭敬不如从命,小女子谷心,家住后街。先生若有所得,遣个人去我家便是。”

  “原来是谷府的千金,”沈岱佯装不知深深一揖,“某叫沈岱,家父蒙谷员外青眼才有这间铺子。某如今还做不了家里的主,但这几盒点心——”他从伙计手中接过,面带微笑又郑重地托举起来,“便算是某对小姐的答谢了。”

  “慢着慢着,”谷心笑说,“我爹做的事情与我何干,银子你如何不收?当心你爹听说你私作人情打你一顿,再把刚答应我的事情拖到猴年马月去。”她侧身示意丫头结账,抬手将点心盒子接进怀里,“这次便算了,但日后吃你新做的凉糕,我便不带钱袋出门了。”

  她说完转身带人离去,留下沈岱一人,还维持着方才托着点心盒子的姿势,一瞬不瞬地注视着谷心远去的背影。一腔热血沉默而迅速地向他的头顶集中轰然作响——原本以为深闺养出的小姐必定满心礼教大防,纵使他人无心也臆想出种种不利;不曾想谷心颇有侠义之气,仿佛年轻时的谷员外。

  重制配方一事说来简单,落到实处却十分复杂,每道工序俱是绕不过去的坎儿。沈岱在谷心面前放下豪言壮语,谁知配方没好,望川灯节却先到了。沈生见他长期废寝忘食钻研配方,虽心喜后继有人,却也担心身体,不由分说将沈岱从家中大厨房赶去街上,又三令五申不许他偷跑去铺子里再做任何尝试。

  沈岱无奈,只好去街上闲逛,心里想的却还是加糖或不加糖加多少糖一类的问题。然而道旁火树银花流光溢彩,镇外烟火压得璀璨星河黯然失色,无疑不是能集中注意力思考的好场合,他的眼神不由自主被吸引开去——“咦,谷姑娘。”

  “是你啊,”谷心听得人唤,转过头来嫣然一笑,“说好三五天便成的点心呢?连灯节都要过了,是食言而肥?”

  “沈岱汗笑,左右打量发现谷心此次未带任何随从,莫名感到些自如,“是某食言,但想请教姑娘,对凉糕之味可有什么见解?”

  “你是行家,见解该是你的。”谷心笑答,“在我看来,不好吃的大多是味道过甜过腻带有腥气,若是能将点心做得众口一调,就是你的本事了。”

  “做得众口一调……”沈岱默念,忽而灵光一闪,连招呼也来不及打便转身朝沈家铺子方向跑,“多谢姑娘!改日一定登门拜谢!”

  谷心在他背后轻笑,并未当一回事。然而半月之后,门房小厮忽然来通传,说有人递名帖求见小姐。谷员外接来一看端正写着沈岱二字,知是当年和自家女儿投缘的小子,令人带他进来,转头嘱咐谷心,只当兄长一般相处便完了。

  可谷心毫不在意,满心想着终于能吃到喜爱的点心。谷员外见她心不在焉,知是这二人不知何时有了私交——拦又拦不住,只好颇感无奈地让出空间。他刚离去,沈岱便被仆从带了来,手中提一个食盒,三步并两步地冲到谷心身边,迫不及待地说,“我做出来了,你快尝尝!”

  许是因为兴奋,他并未称谷心“姑娘”。后者隐然也很喜欢这样,连忙打开盒盖,拿起勺子便要开动,却又被沈岱拦下,“别急,现在这样吃可是没味道的。”

  “那要如何?”谷心好奇。只见沈岱从食盒下层取出一小碗糖浆,均匀地倒在洁白晶莹的凉糕上,“现在可以了。”

  谷心挖起一块,入口是冰凉的甜,凉糕本身虽寡淡,但糖浆的浓厚味道却恰到好处地填补了空白。她满足地眯起眼,满脸是甜蜜而幸福的笑容。沈岱坐在对面看得心旌摇荡——他不以为自己的手艺有多么好,但能让谷心露出如此神情,似乎就是一生中最幸福的事了。

  “好吃吗?”他问。

  谷心毫不犹豫地答,又往口中倒了一块,“好吃!”

  “那……”沈岱听见自己的声音发颤,“你愿意一直吃下去吗?”

  “……咳咳咳!”谷心始料不及,一口凉糕卡在喉咙进退不得,好容易顺过气来,静默又惹得莫名害羞。沈岱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性格似乎也不错,还会做好吃的,相处起来很开心,如果一直在一起的话……似乎也是不错的事。“我……应该可以……不过再过几天,我要去蜀州城看哥哥,等我回来以后……你可以来问问我爹……”

  沈岱大喜过望,整个人几乎是飘回沈家的。他想直接带着聘礼去,就算把事情定了。整个望川镇的人都会知道谷心与他两情相悦情投意合,哪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

  然而十日之后消息传来,蜀州土匪暴乱屠尽全城,数千士子一夕陨落,还有当时在城内的无辜平民,皆成刀下亡魂。

  他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做了很长很长一个梦,梦里或许是去闯荡江湖,醒来疲乏不堪,又隐约觉得过瘾,仿佛此生不虚一般。今日按父亲的嘱咐是学习新的点心制法,他从鼻子里哼一声,心道手艺人当从一而终,什么了不起的新点心,也都比不上一道凉糕更得他心——思及此处,沈岱不由恍惚起来,他记得有人很喜欢凉糕……是道粉红色的影子……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