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您!获得限量新手礼包一份!

礼包序列号是:TXDH-2017-8888-8888

5级
焰火·星汉灿烂*10、神农秘药*1
10级
海珠断续膏*10 、姑射百草酿*10、优惠券·新手游康包*1
15级
六道轮回*1
20级
水玉清心散*10、琅琊承风酒*10 、坐骑:桂子飘香*15天
30级
五贝回魂丹*10、 青丘九花露*10、 2.5倍经验符*3
40级
画卷飞行符*3 、红线*2
50级
优惠券*五十武库、 苍狼啸月*15天、锦园春光环*7天、
优惠券·月钻*2、粉翅膀体验券*7天

礼包激活方法:点击小地图右下角的奖章按钮,选择新手序列号奖励,输入奖励序列号,即可激活奖励,游戏内另有新手成长全套装备和物品赠送。(本序列号不可与其他新手奖励同时使用)

本游戏是一款即时制角色扮演类游戏,适用于年满16周岁及以上的用户,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我们鼓励家长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情况管理其游戏行为,家长可以关注“网易家长关爱平台”微信公众号、拨打官方客服电话95163611或者登录网易家长关爱平台(https://jiazhang.gm.163.com/convoy/)查看具体指引。

本游戏以《山海经》相关故事为背景,有适量基于古代神话传说和神话故事的改编,但不会与现实生活相混淆。游戏画面色彩鲜明、配乐明快,玩法基于一定难度的思维判断和肢体操作,有需要多人配合进行的团队玩法,鼓励玩家通过沟通、思考和提升达成目标。游戏中有基于语音和文字的陌生人社交系统,但社交系统的管理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本游戏中有用户实名认证系统,未实名账号不能登录游戏。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将接受以下管理:
游戏中部分玩法和道具需要付费。未满8周岁的用户不能付费;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400元人民币。
未成年玩家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晚20时至21时登录游戏,其他时间无法登录游戏。

本游戏以中国古代神话为主题,人物设计、背景音乐等创作融入了大量中华传统文化元素,有助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玩家之间可以互相交流配合,共同完成游戏目标,能够带给玩家积极愉悦的情绪体验。游戏设有组队模式玩法,需要玩家相互配合、互相帮助来完成游戏任务,有助于培养玩家的团队协作能力;游戏玩法具有较强的策略性,有助于锻炼玩家的思维能力。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本游戏是一款即时制角色扮演类游戏,适用于年满16周岁及以上的用户,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我们鼓励家长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情况管理其游戏行为,家长可以关注“网易家长关爱平台”微信公众号、拨打官方客服电话95163611或者登录网易家长关爱平台(https://jiazhang.gm.163.com/convoy/)查看具体指引。

本游戏以《山海经》相关故事为背景,有适量基于古代神话传说和神话故事的改编,但不会与现实生活相混淆。游戏画面色彩鲜明、配乐明快,玩法基于一定难度的思维判断和肢体操作,有需要多人配合进行的团队玩法,鼓励玩家通过沟通、思考和提升达成目标。游戏中有基于语音和文字的陌生人社交系统,但社交系统的管理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本游戏中有用户实名认证系统,未实名账号不能登录游戏。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将接受以下管理:
游戏中部分玩法和道具需要付费。未满8周岁的用户不能付费;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400元人民币。
未成年玩家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晚20时至21时登录游戏,其他时间无法登录游戏。

本游戏以中国古代神话为主题,人物设计、背景音乐等创作融入了大量中华传统文化元素,有助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玩家之间可以互相交流配合,共同完成游戏目标,能够带给玩家积极愉悦的情绪体验。游戏设有组队模式玩法,需要玩家相互配合、互相帮助来完成游戏任务,有助于培养玩家的团队协作能力;游戏玩法具有较强的策略性,有助于锻炼玩家的思维能力。

短篇原创:《双鱼·梦碎》

2015-09-18
字号: - +

  ——谁人能解痴心意?

  秋千两手交握,长长的鱼尾在地上游弋出一条湿润的痕迹。她低垂眉眼,跟在七夜身后,却偷偷偏头,用余光去瞥另一个黑色的身影。

  那身影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目光,回过头来,幽蓝色的眼骄傲中又带着些温和。

  秋千不知怎么就红了脸,将头埋得更低了些,耳朵却竖的高高的。

  那个声音是朔方的守城将军,马王爷华光的。

  “老鬼,我去那边了,你自己当心,一会见。”

  那个声音是他的,明明阴冷却带着笑意。

  “当心的该是你,小马驹儿。”

  “小马驹儿?……你给我等着。”

  马王爷丢了句毫无威胁的话就走了,背着巨大棺材的鬼这才飘了过来,腰间的骷髅头鬼气森森,黑色的摆,破碎的衣角和白色的发梢一起飘飞。

  秋千悄悄地抬头看他,她本就娇小,抬高手才将将够到他领口那一圈墨色的绒毛。目光流转间,她发现他正看着她,眼底带着些玩味的笑意。

  她像受惊的小鹿般移开视线。

  一声微不可查的笑。

  她低着头,看着黑色的衣角从她身边飘过,再抬头已是那个饰满花纹的巨大棺材,遮掩了他所有背影。

  或者说,鬼棺就是他的背影?

  鬼太子专心的和七夜说着什么,他没有注意到秋千小心翼翼的目光。

  怎么样,才能让他看到我呢?

  秋千抿唇,伸出明明带着鳍却依旧修长美丽的手。

  “谁人能解痴心意?”

  蓝衣道者在诅咒下止住脚步,鬼扬起手,锐利甲套在火炬下闪闪发亮。

===== PageBreak ====

  “干的不错。”

  那只手抚在她头顶的时候,秋千的眼睛闪闪发亮,漾满喜悦的光彩。

  他夸奖我了,他注意到我了。

  要更努力才好,要更用心才好。

  “城主殿下。”

  “嗯?”

  “你家鱼我借走了。”

  她猛地听到这几句对话。回过头,鬼太子正温和地对她伸出手。

  “来,跟我走。”

  秋千顿时被巨大的喜悦击中,几乎没有考虑,她点头,紧紧地跟在鬼身后,沿着小溪离开。

  “哟,还带了个小油瓶?”

  “谁是油瓶还不一定——说你呢,这么久了,小马驹儿可有长成马嗷嗷?”

  “一刀一只鬼,你要不要试试?”

  “免了,走吧。”

  她跟着鬼太子和马王爷一起走,鱼尾一摇一摆。红色的敌人涌上来后,她想上前去如旧种下诅咒,却被鬼止住。马王爷华光看着她,嘿嘿一笑。

  “你别上去了,那小身板。让太子去卖个身就是了。”

  “卖身?”

  鬼恶狠狠地瞪了眼对方,转过身来,却对她点了点头。

  “你躲好就行,我先上。”

  她应了下来,乖乖地跟在对方身后。一个又一个英雄被他从千军万马中扯了过来,还没等她唱罢咒语,张狂又霸气的笑声便响了起来。

  “我杀我杀我杀杀杀,哈哈哈哈哈哈哈……”

  “哟,帅气啊。”

  “那是,老规矩,你反隐,我神行。”

  “放心。”

===== PageBreak ====

  秋千愣愣地看着他们谈笑风生,似乎一切危难险阻对他们都不算什么的样子。黑袍的鬼和白衣的马并肩站在那里,无所畏惧,也无处给她容身。

  鬼太子是太阳,属于黑夜的太阳,最亮的火炬。他身边的,也注定了只能有另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另一个太阳,而不是连光芒都微弱难见的萤火虫。

  华光可以和他并肩站立,甚至遮掩住他的光彩,她却不行,她只能像影子一样跟在他身后,唯唯诺诺,近乎透明。一抬眼,只能看到那个巨大的棺材。面对着她的鬼脸不时动动表情,像活的一般。

  秋千怔怔地看着他们一马当先的冲上去,鬼太子的脚上有拘魂用的锁链,飘动时发出清脆碰击的声音。

  世界一瞬间就不是那么真实了。四周的空间如水荡漾,如同大海般无形的波纹,那是鲛人最熟悉的模样。

  她看见了她自己。

  和她素净的蓝不同,她灿烂而肆意,七彩的鳞发披散,美丽的如同神话。

  她拉起她的手:“笨蛋,要像这样。”

  那是她吗?秋千喃喃询问自己。

  她不再唯唯诺诺跟在他的身后,安静的像是空气,而是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他面前,唱起鲛人思恋的情歌。

  她看到他一步一步向她走去,那歌曲中似乎有无尽的魔力——她又抬起双手,古老鲛人的魂魄凝在她身周。不再是鲛人女子固有的相思咒,而是真正令敌人魂飞魄离的咒语。

  她想张嘴,自己的身体却是透明的。

  她眼睁睁地看着鬼太子回过神来,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的手指。

  她看到那个自己对他灿烂又自信的笑,一曲相思,勾魂夺魄。

  再然后,依旧是面对血红色的大军,他一马当先,一侧是提着长刀的朔方大将,另一侧就是她。

  “我上了。”秋千听到他开口。

  “好。”明丽的鲛人笑着说。

  “秋千可厉害啦。”马王爷挥挥长刀。

===== PageBreak ====

  “是啊,要我说,你也别跟着老鬼到处跑,跟着我多好。”张凯枫懒洋洋的笑。

  “太子那是我答应的,你,抢我的人?”七夜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小气鬼。”

  秋千怔怔地望着。

  那是我吗?是我会做到的,是我能达到的模样吗?不是影子,不是空气……

  “秋千,那头蠢牛就交给你了,我和老马去杀人。”太子转过头来叮嘱她。

  “我会的。”

  鲛人抬起视线,却不是望着他,而是穿过虚无的空气,直直看着她。

  秋千一愣,四周的世界再度失去形体。她伸手去碰触那些涟漪,空气如水,没花什么力气就能穿越。

  那个她抬手整理好她微乱的鬓发,笑的温润。

  “看到了吗?”

  “什么?”

  “如何……如何站在他身边。”

  “当不成队友,就当敌人。”

  秋千看着她的眼睛,冷不丁地开口。

  “你喜欢他吗?”

  鲛人愣了愣,微笑着看她。

  “我就是你啊,你觉得呢?”

===== PageBreak ====

  秋千望着她的眼睛,恍惚想起曾经,她站在高大的鬼身后,对着他棺材上似乎恒古不变的微笑鬼脸。她看着他与他并肩而行,不论嘻笑怒骂,都是一副无比自然而通顺的模样,之于她,却永远只有温和而轻柔的表情语气。

  谁人能解痴心意?有多少人知道,这句话不是对相思咒的目标所说,而是对她身边那个遍布幽幽鬼气的影子所说。

  她在最低最低的尘埃里仰望他,并竭尽所能的献出自己的一切。

  直到此时,才幡然醒悟,爱一个人,终于是让自己和他越来越像,越来越像。最后,你的一举一动都是他,都是为了他,都是因为他,都是面对他。

  “谢谢你。”

  秋千抿唇,她对面的鲛人终于讶异地睁大眼睛。

  她抬臂,紧紧拥住对方。

  “如果我再也不会唱这一首相思咒了,怎么办?”

  “你是认真的?”

  “嗯。”

  “那,不怎么办。”鲛人笑起来,七色的发映出彩虹的光彩,那是雨过天晴,澄澈天空上最美的颜色。

  “因为啊……我从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自然也从不后悔自己做出的……任何选择。”

  秋千再也不会对太子唱相思咒了,那些过往的爱恋与仰慕化成了一个彻底的梦,在梦里,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他。而梦醒后的她自己,则彻底舍弃了所有,走向了未知的未来。

  或者,不是梦醒,而是梦碎。

  (完)

===== PageBreak ====

  作者有话说

  此篇写在归墟战场英雄秋千技能重做前的那个周二,由于在归墟里,秋千的3技能回头和鬼太子的2拉人前期配合非常好,所以在官配【拉人的鬼和秒杀的马】外,也有一个太子秋千的小cp。而梦秋千的2与太子相似,都是拉人,3抽蓝则首当其冲就克制了极其缺蓝的太子。

  不知道秋千的技能会改成什么样,如果和荆茗一样改的和以前没有半点相似,那么曾经喜欢的太子秋千cp就再也不会有了,可能依旧是马王爷x鬼太子,而我们的秋千终于摆脱了单恋。

  【作者又注】

  刚刚看到秋千的新技能了,非常好,回头是岸变成了回头,性质依旧没有变化,只是自己也能推人了,不再那么依靠太子,有了很大的独立性。1技能的被动形式增加了推敌方和拉己方,与太子互补而且增强了。

  【于是兴奋至极的又补了个小番外】

  秋千哼完一曲天籁后,众人表情各不相同。

  当然,大部分人还是斜眼看着某只黑衣的鬼的——比如说,一脸幸灾乐祸的七夜,一脸安坐看戏的墨姬,一脸活该倒霉的张凯枫。

  鬼太子哼都没哼一声,直挺挺地倒了下去,马王爷憋着笑扶住他。

  “老鬼你淡定,你的地位没那么轻易动摇的。”

  鬼太子扯住他的衣服,作悲愤莫名状。

  “你说……那个乖巧可爱,听话懂事的小鱼儿哪儿去了?我的小鱼儿……哪儿去了……玉心满身是刺,阿沼人堆跳舞,暗断身先士卒,勇彤一条疯狗,本来就没几个能拉的,秋千还准备着跟我抢……她以前的时候,跟在我身边上回头,我们配合的多好啊,到如今,我好像都快认不出她了,你说,老马你说,那个小鱼儿怎么一晃眼就不见了?……”

  马王爷表示这说词似乎略耳熟,七夜颇无语地按了按青筋,而墨姬则很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

  “太子你够了啊,不带这么黑人的。”

  秋千一直勾着嘴角看黑衣的梦魇表演,这时候她余光便看到了站在玉心侯旁边的鱼,和她一样双手交握,是温婉贤淑的姿势,鳞发却是张扬的七彩。她静静地站在那里,似乎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然后她笑着挤了挤眼睛,作出加油的表情。

===== PageBreak ====

  秋千就笑了起来,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她扯扯鬼太子的衣角,仰头看他

  “我也还是可以跟在你身边上回头的呀。”

  “……不,你会坑我。”鬼太子沉痛地回望向她,表情是无比的怒其不争,”不管你是哪头的,你都会坑我。”

  并不是真的生气的表情,而只是同伴战友间的互开玩笑,那种佯装出的模样,刻意夸张的动作语气,都是秋千从未见过的。

  从前的她一直游弋在最外的边缘,如同一道透明的风,若有若无。她只会傻傻地看着他,努力追逐他的脚步,却只能跟在他背后,看着他们配合默契,找不到半点自己的存在。就连鬼棺上的那张笑脸,也似乎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现在不会了。

  “我怎么会坑你呢?”秋千无辜又受伤地看着他。

  “你够了啊太子,别欺负我家秋千。”七夜斜眼睛。

  “就是,我们秋千岂是你能欺负的。”墨姬帮腔。

  鬼太子愤怒地斜七夜:“我的城主殿下你还有脸说吗?墨姬加强了秋千更新了,你一中庸酱油大七夜是怎么振夫纲的,啊?”

  “夫纲还用振么?”七夜满脸不屑,“咱归墟里,不一向是阴盛阳衰夫纲不振么,这是规矩,你懂不懂?”

  鬼太子竟无言以对。

  “再说了,宠秋千是好事啊,指不定她就千军万马把你给救出来了……”张凯枫看了半天戏,悠闲道,“向着太子你有什么用,除了老马,咱都是脆皮远程和群战近身。”

  这话一说,玉心侯阿沼乃至于蚩尤族那头老牛都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看向秋千的目光盛满了以前看到大荒那边的大众女神甘草时才有的友善期待和……爱。

  “……老马,你说呢?”鬼太子只得寻找自己最后一个盟(ji)友帮助。

  马王爷摸了摸鼻子,目光游移:

  “那个……太子你也知道,我的速度历来是最慢的。她那个天籁……”

  秋千抱着肚子,觉得自己笑的不能好了。

  鬼太子,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