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您!获得限量新手礼包一份!

礼包序列号是:TXDH-2017-8888-8888

5级
焰火·星汉灿烂*10、神农秘药*1
10级
海珠断续膏*10 、姑射百草酿*10、优惠券·新手游康包*1
15级
六道轮回*1
20级
水玉清心散*10、琅琊承风酒*10 、坐骑:桂子飘香*15天
30级
五贝回魂丹*10、 青丘九花露*10、 2.5倍经验符*3
40级
画卷飞行符*3 、红线*2
50级
优惠券*五十武库、 苍狼啸月*15天、锦园春光环*7天、
优惠券·月钻*2、粉翅膀体验券*7天

礼包激活方法:点击小地图右下角的奖章按钮,选择新手序列号奖励,输入奖励序列号,即可激活奖励,游戏内另有新手成长全套装备和物品赠送。(本序列号不可与其他新手奖励同时使用)

本游戏是一款即时制角色扮演类游戏,适用于年满16周岁及以上的用户,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我们鼓励家长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情况管理其游戏行为,家长可以关注“网易家长关爱平台”微信公众号、拨打官方客服电话95163611或者登录网易家长关爱平台(https://jiazhang.gm.163.com/convoy/)查看具体指引。

本游戏以《山海经》相关故事为背景,有适量基于古代神话传说和神话故事的改编,但不会与现实生活相混淆。游戏画面色彩鲜明、配乐明快,玩法基于一定难度的思维判断和肢体操作,有需要多人配合进行的团队玩法,鼓励玩家通过沟通、思考和提升达成目标。游戏中有基于语音和文字的陌生人社交系统,但社交系统的管理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本游戏中有用户实名认证系统,未实名账号不能登录游戏。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将接受以下管理:
游戏中部分玩法和道具需要付费。未满8周岁的用户不能付费;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400元人民币。
未成年玩家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晚20时至21时登录游戏,其他时间无法登录游戏。

本游戏以中国古代神话为主题,人物设计、背景音乐等创作融入了大量中华传统文化元素,有助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玩家之间可以互相交流配合,共同完成游戏目标,能够带给玩家积极愉悦的情绪体验。游戏设有组队模式玩法,需要玩家相互配合、互相帮助来完成游戏任务,有助于培养玩家的团队协作能力;游戏玩法具有较强的策略性,有助于锻炼玩家的思维能力。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本游戏是一款即时制角色扮演类游戏,适用于年满16周岁及以上的用户,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我们鼓励家长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情况管理其游戏行为,家长可以关注“网易家长关爱平台”微信公众号、拨打官方客服电话95163611或者登录网易家长关爱平台(https://jiazhang.gm.163.com/convoy/)查看具体指引。

本游戏以《山海经》相关故事为背景,有适量基于古代神话传说和神话故事的改编,但不会与现实生活相混淆。游戏画面色彩鲜明、配乐明快,玩法基于一定难度的思维判断和肢体操作,有需要多人配合进行的团队玩法,鼓励玩家通过沟通、思考和提升达成目标。游戏中有基于语音和文字的陌生人社交系统,但社交系统的管理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本游戏中有用户实名认证系统,未实名账号不能登录游戏。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将接受以下管理:
游戏中部分玩法和道具需要付费。未满8周岁的用户不能付费;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400元人民币。
未成年玩家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晚20时至21时登录游戏,其他时间无法登录游戏。

本游戏以中国古代神话为主题,人物设计、背景音乐等创作融入了大量中华传统文化元素,有助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玩家之间可以互相交流配合,共同完成游戏目标,能够带给玩家积极愉悦的情绪体验。游戏设有组队模式玩法,需要玩家相互配合、互相帮助来完成游戏任务,有助于培养玩家的团队协作能力;游戏玩法具有较强的策略性,有助于锻炼玩家的思维能力。

短篇原创:《素心》

2015-08-16
字号: - +

【1】

  “阿婆您放心,小妹妹的病不打紧的,待会儿啊我给您开个药方,照着方子吃两剂药就好了。”碧色衣裙的年轻女子笑得温柔,清润的嗓音里带着一分烟雨水乡里润养出的甜糯柔和。

  写完了药方,自那户人家走出来。她抬头看了看天,先前还明媚的天空此刻墨色翻涌,自天边传来一两声闷闷的雷。紧了紧手中的伞和挎在肩上的药箱,加快了脚步——雨就要来了。

  “师姐~素蕊师姐!”她停住脚步,一回头就看见一个同样穿着冰心堂弟子服的少女向她跑来。

  “苍师妹,跑得那么急。”微微一笑,柔和了暴雨前阴沉的天空。

  “你走得那么快嘛。”被唤作苍的少女吐吐舌头,露出几分顽皮的模样,“呀,快下雨了呢,我可没带伞。”

  伸出一只手点点她的额头,素蕊摇摇头,“那还不快走。”

  “师姐,你听说了吗?我听苓师妹和艾师妹说,今天有人来师门提亲诶。”苍眨眨眼,笑得几分狡黠。

  “哦?”

  “唔……听说是给太虚观无尘子掌门的大弟子呐……”苍自顾自说着,素蕊眉眼微垂,一抹红霞爬上玉似的脸颊。“不知道会求娶哪位师姐呢……咦,素蕊师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还不快走,呀,下雨了。”

  江南,冰心堂。

  雷声渐小,雨势却大。雨水顺着回廊顶上青瓦的纹路汇成一股一股,撞进廊下小池里,惊得池中锦鲤四散而逃。

  “呼,终于到了。”苍冲进回廊里,打开药箱仔细检查着。“还好药箱没湿。师姐你的伞真小。”说着俯下身去,开始拧下摆上的水。

  素蕊收了伞,情况也没好到哪去,湿漉漉的衣摆正滴答滴答往下滴水。她正准备说什么,抬头看见一袭蓝衣的丽人正向她们走来。“紫荆师姐。”

  紫荆一看这俩湿淋淋的样子,轻轻一笑,“怎么这会儿才回来?”

  “回来的路上碰到一位阿婆,她家小孙女病得厉害,我去帮忙看了一下,才回来晚了。”

  紫荆点点头,“师父正找你呢。快去换身衣服,别着凉了。”“嗯,好。”两人看素蕊提着药箱离开,苍瞅了瞅紫荆唇角的笑意,戳了戳她,“师姐,什么事啊?”

  紫荆瞥了她一眼,“小孩子别瞎打听。素蕊师妹是去给人家诊病了,你呢?师父安排的课业可做完了?”

  “啊,师姐我给你带了得月楼的桂花糕和松子糖,你尝尝可好吃了……”

  “你呀……”

===== PageBreak ====

【2】

   一室轻柔的药香分隔开屋外闷响的惊雷和氤氲的水汽。几案上博山炉中,心字残香尚未燃尽,升腾起丝丝缕缕的青烟。

  案前素色衣裙的少女红透了一张俏脸,头都快埋到几案底下去了。

  “此事……此事全凭师父做主。”

  “哦?那……为师替你回绝了可好?”

  “啊?师……师父……我……我愿意的。”

  胡清明笑看着自家弟子满脸通红的窘迫模样,也不再逗她,“太虚观主与我们本是世交,他那个大弟子,宋御风。为师也是见过的,一表人才,沉稳可靠自不必说,性子也好,来日定然前途不可限量。”

  “是……”是谁家姑娘低头,粉颊边飞起的云霞,赛过了江南六月的荷花。

  ……

  “你们听说了吗,下个月太虚观那位宋师兄就要继任云华殿主了。”一群冰心堂的小弟子们正凑在廊下闲聊,天气尚未转暖,连日阴雨,湿漉漉的带着几分阴冷。

  “咦?哪位宋师兄啊?”

  “这你都不知道?就是那位求娶素蕊师姐的宋师兄啊。”

  “哦哦,是那位宋师兄啊。云华殿主,那可不就是未来的太虚观掌门了么。”

  “那又怎么样,我们素蕊师姐上个月就升任理药了。”

  “对哦,素蕊师姐过两个月就要嫁过去了呢。”

  “这又是咱们冰心堂的盛事啊,肯定热闹极了!”

  两个月的时间若流水静默。

  素蕊出嫁的前一夜,她与紫荆同榻而眠。

  这也是江南风俗,女子出嫁前夜必要同送嫁姐妹同宿。

  素蕊紫荆二人都是从小就在冰心堂里,情同至亲姐妹。

  “新娘子,你还没睡着呢?”

  “我……我睡不着。”毕竟是女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素蕊到底有些紧张。紫荆眨眨眼,翻了个身,笑道,“不如你给我说说那位宋师兄?你定然是见过的。”

  素蕊点点头,“好。”

===== PageBreak ====

【3】

  江南三月。

  小河畔新吐芽的新柳给木渎镇淡素雅致的青瓦白墙抹上了几分春色。河畔是谁家院子里的半棵杏花探出院墙,微风携着几片柔嫩的粉白花瓣缓缓飘落在临河的小径上,青色的石板路上缀着些许的粉白,青白相衬,没来由的让人心中一柔。

  天光尚是明媚,却微微的下起雨来,如丝如缕,像极了少女温软柔和的眉眼。

  碧色衣裙的少女撑着伞站在杏花影里,肩上挎着精致小巧的药箱。她微仰着头,看着满树繁花。透过这明晃晃的天光,几可以看清花瓣上一缕一缕的脉络。

  她一身轻轻浅浅的碧色,又站在这粉白色的花影里,唯得伞面上那一点点红色衬托点缀,成了浑身上下唯一的艳色。那伞是四十八股的紫竹伞,伞面上绘的是傲雪凌寒的丹鹤红梅。

  “这位姑娘。”清润的男声惊得她回头,转身便看见他迎着这场太阳雨站在花影之外。

  那是怎样一个人啊!她的眸光柔柔和和抚过他清峻的眉眼,一张俏脸却渐渐爬上一层红霞。

  “在下太虚观弟子,宋御风。”微风吹落几片柔嫩的粉白,旋舞着落在他肩头,一两丝晶莹的雨迎着阳光,悄无声息的浸润雪色的道袍。

  “请问姑娘,江南冰心堂怎么走?”浅浅笑着,打在脸上的阳光尽数化作了柔和的光晕,几乎耀花了她的眼。

  “江南冰心堂……”略略回神,抬臂指了路,等他道过谢,往前走了几步,才猛的惊醒似的,叫住了他,“宋师兄。”

  见他回头,不顾脸颊上一丝飞红,她笑得落落大方,施施然一礼,“小女子是冰心堂弟子,素蕊。”他还礼,“素蕊师妹。”

  微雨渐歇,清风扬起碧色的裙摆,空气中弥散着杏花的清香。

  杏花春雨,恰是三月江南。

  昔日总一身清淡素雅的二人,此刻俱是一身艳丽的大红。龙凤红烛摇摇曳曳,映得满室红纱幔帐有如梦幻。

  站在窗边,仰头便见一轮明月,月辉如霜似雪倾泻而下。

  上清峰的月色,没来由的带着几分清寒冷意,到底与江南不同。便是群星,也带着些凛冽的意味。

  窗边的女子仰头望着这璀璨的星幕,喃喃道,“愿我如星君如月……”

  “什么?”身后的男子温言问道,素蕊回头,对上他一双灿若星海的眸子,映着流水般的月色。

  宋御风往前移了一步,同她并肩站在一处,一同望着这澄澈的夜空。

  “夫……夫君。”新婚的妻子羞红了脸,宋御风温和的笑着,伸手揽住他的妻子,由着她轻轻的,将头枕在他肩上,如瀑般的黑发就顺着他的肩头倾泻而下。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怀中是谁,轻声的,吟出一句。

  宋御风没有答话,只是紧了紧手臂,将他的妻子,拥得更紧。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月暂晦,星常明。

  留明待月复,三五共盈盈。

  ——《车遥遥篇》范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