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您!获得限量新手礼包一份!

礼包序列号是:TXDH-2017-8888-8888

5级
焰火·星汉灿烂*10、神农秘药*1
10级
海珠断续膏*10 、姑射百草酿*10、优惠券·新手游康包*1
15级
六道轮回*1
20级
水玉清心散*10、琅琊承风酒*10 、坐骑:桂子飘香*15天
30级
五贝回魂丹*10、 青丘九花露*10、 2.5倍经验符*3
40级
画卷飞行符*3 、红线*2
50级
优惠券*五十武库、 苍狼啸月*15天、锦园春光环*7天、
优惠券·月钻*2、粉翅膀体验券*7天

礼包激活方法:点击小地图右下角的奖章按钮,选择新手序列号奖励,输入奖励序列号,即可激活奖励,游戏内另有新手成长全套装备和物品赠送。(本序列号不可与其他新手奖励同时使用)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天下3
  • 天下貳
  • 天下3
  • 短篇原创:翰书天下《银铃》

    2015-05-21
    字号: - +

      春风酥柔,彷佛玉人佳手,轻抚脸面,叫人十分欢喜舒畅!

      戏台楼栏,一江灵灵的春水绵绵延延地向东流着,而那泊在江水上的华船里,看客拥簇,锦衣华服,说不出的光彩照人。寻常的百姓人家拥挤不上,便各借了小舟在水上往来摇荡,寻着最好的位置观看。江水中的莲叶初长,嫩绿动人。

      但看那唱戏的神情投入,似真似戏,那婉转的歌词唱出,柔情百转,句句入心,凄凉动人。一句“而今卿我两个栏,春风老少年”便惹来无数戏众暗暗落泪。

      唯独江岸上不远处的酒楼发出一串喋喋不休的骂声,“煞风景的!这唱的什么破玩意儿?哭哭啼啼的,让人好不厌烦!”

      在旁打扫的店小二打趣道:“我说孙老二,人家也就是唱戏的,你不听,也不要骂个不停啊!”

      叫“孙老二”的心情本来就不好,这又听到好友陈小凡打趣,就更加来气,说道:“好,我不骂了,但你跟我说说,这唱的是什么玩意儿?”

      陈小凡笑呵呵道:“问我啊?我也不懂,这你想要明白,你得问唱戏的人去!”

      孙老二被气得无言以对,只好使劲地擦拭桌子。

      酒楼门外的青石板,忽然想起一阵清脆的马蹄声,马蹄声在酒楼院外停止,继而响起一丝丝清脆绕耳的银铃声。

      孙老二听到这一阵响声后,心里不免嘀咕,来者到底是何人?于是不禁好奇地往院门外张望。

      只见院门外走进一位容颜秀美的少女,三千似墨青丝挽正着,发上束着一小纱冠,冠上插着的小簪子挂着两个细小的铃铛。脸蛋似雪般粉白,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妙趣动人。身上着一件灰白相间的长衫。少女手牵骏马,边瞧边进来。

      孙老二哪见过这么貌美的少女,当下疾步上去,笑脸相迎,“姑娘,您这是住店,还是吃饭?不管你选择哪样?本店都包你满意!”

      陈小凡在旁见他从没有过这样,不自禁地摇头乐笑。

      那少女俏脸一笑,道:“小二,先给我来壶酒和你们店中最好的小菜。至于住店嘛,那就要看你们店里的饭菜咯。”少女声音如初啼黄鹂,婉转动人。

      孙老二欢喜道:“好咧!姑娘,您这边来坐,我这就吩咐厨房给您做。”说完又是一阵疾跑而去。

      少女坐在桌子边,托腮玩弄筷子。岸上戏台的戏尚未唱尽。少女凝神细听,却不得其味,不多时见孙老二出来,便问道:“小二,这对面戏台上唱的是哪出戏啊?”

      孙老二听到少女问他,欢喜非常,可惜实在不懂这戏曲,于是暗暗恨自己听了多年的戏没在意,只得道:“姑娘,小的读书甚少,对戏一窍不通。但姑娘若是喜欢听,不妨在本店住下。这里啊!时常都能听到对面唱戏呢。”

      正当孙老二为自己的聪明说法吸引这少女能住下来而暗暗得意时,院门外走进一人,不紧不慢地说道:“这戏唱的是《浮生四记》中的一记——《听香记》,讲的是痴情男女间恩爱别离的故事。”

      少女望将过去,看见进来的是一名年纪跟自己相差不多的少年,青白相分割的衣服映衬着俊俏如玉般的脸。

      少女喜道:“原来是剑阁的小白脸啊!来,你过来说说看,给我解释一下那曲子的真意。”

      少年听她喊自己“小白脸”,心中生气,道:“在下有名有姓,弈剑听雨阁,秦枫便是!”

      少女小嘴一嘟,来了兴趣,也不想听他说戏了,于是道:“要不这样吧,这里呢,有一壶酒,你坐下来陪我喝酒,若你酒量胜过我,我就不喊你小白脸咯!”

      秦枫怒气上升,但看在弈剑听雨阁与太虚观友好的份上,只得忍住,但仍忍不住出言讽刺一下,道:“堂堂太虚观女弟子,竟这般好酒输赢,也罢,我便陪你就是。”

      少女喜逐颜开,道:“早这般痛快不就好了。”可是少女似乎听出了他的讽刺,故意喊道:“小二,换两坛大的酒来。”喊完对秦枫嘻嘻而笑。

      秦枫白了少女一眼,拂衣坐下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道:“这个嘛,等你喝赢了我再告诉你。”

      秦枫一脸无奈。

      孙老二换来两大坛酒。少女当先不让,取一坛掀盖便喝。秦枫见她这般痛快,当然也不愿输其男儿气,也是取坛拔盖便喝。

      两人拼酒,不过半会,少女的脸颊开始泛上丝丝红晕,而后渐渐鲜艳,仿若初放的花蕊,娇美欲滴。秦枫见状,不忍再斗,心道:“她要醉了怎生才好?”于是放下酒来,上去取那少女的酒坛,道:“姑娘,不可再喝了,再喝你就要醉了。”

      少女当真开始醉意朦胧,摇晃地拨开秦枫的手,道:“小白脸,你不痛快!我明明还没醉,偏说我醉,你是不是想骗我啊?”

      秦枫才想抢过她的酒坛,这时院门外冲进数个太虚观弟子,其中一个领队说道:“捉住那妖女!不要让她逃了。”

      秦枫听得,莫名其妙。那少女笑道:“呵呵,追得还挺快的嘛。”

      众太虚弟子一齐拥上,少女摇摇晃晃地避过这人的一拳,却躲不过那人的一掌。

      秦枫在旁虽不明所以,但是少女醉酒之事毕竟是因自己而起,若她这样被打伤了,自己也过意不去。于是出手隔开众人,揽抱住少女,对众人道:“各位道友,有话好好说,这姑娘到底犯了什么罪呢?”

      领队的太虚道人见秦枫对这少女出手相救,也不分青红皂白,以为是同伙帮忙,于是怒道:“好啊!原来还有同伙,大伙上,把他也一并解决了。”

      秦枫听了这话,脑海里顿时闪出“蛮不讲理”四个字,再看看怀中的少女,脸颊泛红,双目微闭,安安静静地伏在自己的肩膀上,心道:“瞧她这样子也不像是什么坏人,期间或许有什么误会吧?”于是横下心来,将她往背上一背,想要带她先离开再说。

      众太虚弟子看在眼里,更加认定秦枫是同伙了,于是纷纷使剑打出仙法而来。

      秦枫催动心法,一道三阳真火随手而出,逼退围上来的太虚弟子,而后,错开数步,往墙边一靠,众人以为他要越墙而出,忙使出郁风真决,想困下秦枫。

      哪知秦枫只是虚晃一招,他见众人围进,施展出八荒纵横,在周身行成一道刚强的结界,随后右手剑露,六合寒冰决打出。霎时间,太虚弟子身上纷纷被击中,衣服局部分被凝结成冰,后退数步。秦枫借着这微妙的时机,急聚齐心法,顷刻间脚下生尘,御风而起,越过众人的头顶,夺门而出,速度之快,没人能够反应过来。

      领头的太虚弟子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道了句“追!”边带着众人寻着秦枫的脚迹追了出去。
    秦枫一招得势,夺门而出,心中暗呼惊险,脚下更是不敢有一丝放慢,绕过数间瓦房,落于地上,便直奔城外而去。他虽身背少女,可依旧是身轻如燕,未有丝毫的停滞。

      秦枫奔走数十里,来到一处小树林,算计那帮太虚弟子不会追得上了,方才停下。忽然,他口中一喝道:“下来!”林子里本来静悄悄的,被他这一喝,当真是声震林空。

      “呵呵!”秦枫身后响起了少女银铃般清脆动人的笑声。少女从秦枫背上跃下,负手笑嘻嘻地道:“小白脸,想不到你御剑术那么俊啊!背着我还能摆脱那帮太虚弟子。真是令我好生佩服与羡慕啊!”

      秦枫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猜想她刚才是在装醉酒,于是怒道:“你明明没有喝醉,为什么要装醉骗我?”

      少女故作委屈道:“小白脸,我刚才是真醉了,后来你背着我,才被你颠簸醒的。”

      秦枫似乎不理会她的解释,而是问道:“你到底犯了什么错事?会让你的同门这么追你?”

      少女回道:“要是我说,是他们犯错,你是否会相信?”

      秦枫沉默不语,毕竟他与她不过一面之缘。也不想再细问,于是换了语气说道:“刚才我喝酒赢了你,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

      少女笑道:“好的,小白脸,我叫银铃。”

      秦枫听她又喊“小白脸”,不由得微怒道:“还有,不许叫我小白脸!”

      少女道:“不叫就不叫嘛?干嘛这么凶嘛?”

      秦枫也觉着自己怒气有点过了,刚想说两句安慰银铃的话,却被跑出来的两人打断。

      其中一人道:“好呀!原来小妖女你在这!《邪影真诀》在哪?快把它交出来,本爷我还可以绕你不死。“

      银铃听了,冷笑道:“饶我不死?我倒想看看怎么个饶我不死。“话一完,银铃快速出手,一招毙了那人,随后又是一招击杀了另一人。

      秦枫还未来得及阻止,便目瞪口呆地望着银铃出手,杀人,收手。

      “你怎么可以杀了他们?”秦枫有气无力地问着。

      “我不杀他们,我也活不过明天。”银铃冷静地答。

      “可是,那是两条人命,那是两条你太虚观同门的性命!”秦枫听了她回话,气的大声吼叫。

      “你刚才没听到他们说什么吗?他们说要我的性命。”银铃盯着他。

      “要你性命,你就可以要了对方的性命?他们可是你太虚观的同门!”秦枫再一次强调痛斥。

      “太虚同门,太虚同门,他们和刚才那波人是一样的,下手的之前可曾想过我也是他们的太虚同门?”银铃冷哼反驳。

      秦枫一时语塞,安静了许久,方才说话,道:“我们就此别过吧,日后也不要向他人说起我救过你。

      秦枫转身就走,“但愿我们不会再相见,不然我一定会对你杀害同门之事严加重惩。”

      银铃看着他离去,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回想起他刚才救自己的一幕幕,彷佛那么一瞬间找到了温暖与依靠,不想就这样让他去。

    ===== PageBreak ====

      幽州,龙门客栈。

      秦枫脚刚踏入龙门客栈,就听到一少女喊自己,“喂,小白脸,许久不见,过来一起叙叙啊!”

      秦枫闻言望去,见喊自己的人正是那日自己所救的银铃。秦枫没有过去搭理她,而是选择了坐在离她最远的角落。所幸的是银铃一直坐在那时而望着他,并没有过去找他麻烦。

      秦枫吃过东西后,便快速离开了客栈,他此番来幽州,是奉师门之命,前来诛杀蛮妖。

      人烟荒芜的幽州丘壑连绵,这些丘壑中有不少的洞穴。秦枫照着掌门所说,寻着一处洞口一步步地探着路而进。

      秦枫走到尽处,看见蛮妖正在吃着刚抓死的人类。秦枫瞬觉一阵恶心,他镇慑心神,怒道:“大胆妖孽!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蛮妖一声吼叫,看见了秦枫彷佛看见了新鲜的食物般饥渴与兴奋。

      蛮妖当先扑向秦枫。秦枫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妖魔这么厉害!他来不及出剑,只好跃出原位,避开蛮妖汹涌的来势,于半空中拔下长剑,当空挥落。

      哪知蛮妖妖法高深,挥手一结界,就挡下了他这一剑。

      秦枫暗暗吃惊,当下提足了真气,使出流风剑法,想扰乱蛮妖的妖法。谁知数剑挥将出来,蛮妖非但丝毫未损,反而妖力大增,逼得秦枫连连退步。

      秦枫这回知道遇上强妖了,他脑海里闪过两个念头,逃跑,或者拼死诛掉这只蛮妖。在那么一瞬间,他选择了后者。这次拼上力气,使出归元剑术。霎时,剑气纵横,往来穿梭,都在寻找着间隙,意欲一剑刺中蛮妖。可是没有一剑能进入蛮妖的身体。   

      蛮妖接过数十招秦枫的法术,早已狂怒不可忍,朝着秦枫再一次地猛扑。秦枫招架不住,再次连连后退。这一次,蛮妖变守为攻,打得秦枫险象环生。

      蛮妖挥爪甩开秦枫的长剑,直抓他的脑袋,秦枫再无可避躲之处,心道,左右是死,不如,同归于尽好了。于是,他催动半生不熟的生死咒,意欲跟蛮妖拼个你死我活。

      而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忽然,蛮妖中了一道仙法,被击退十数步。

      “你来干什么?”秦枫看着眼前救下自己的银铃。

      “我来,替你降妖除魔啊!”银铃脸上带着迷人的俏笑。

      “胡闹!你给我快走!”秦枫大声呵斥。眼前这少女对他来说,真是又爱又恨。

      可是眼前的情况由不得他们俩相互再说下去。

      蛮妖被偷袭一掌后,更是妖性大发,躯体变大了好几倍,上来就扑银铃。

      秦枫一把拉银铃回身后护住,“你快走!走!”“我不!要走!一起走!”银铃说得坚决。秦枫,心里泛起一阵莫名的情愫。

      “对不起,作为弈剑听雨阁的弟子,斩妖除魔是我的宿命!”秦枫再也不想忍,跳起来,出剑将蛮妖困住,念动生死诀,以己化剑,刺破了蛮妖的心脏,可是付出的代价却是自己的性命,毕竟他的生死诀没有修炼到高层。

      蛮妖死了,而秦枫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小白脸,小白脸,你怎样了?”银铃慌张跑过去。

      “喂!小白脸,你醒醒啊!你不能有事啊!你醒醒!”银铃心中伤痛,落下泪来。

      秦枫意识模糊,口中喃喃自语:“带我回弈剑听雨阁,,把我藏在剑阁山门前。”声音渐说渐无。

      银铃梨花带雨,“弈剑听雨阁!弈剑听雨阁对你来说,真的就那么重要么?”

    ===== PageBreak ====

      江南,冰心堂。

       “月姐姐,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么?”银铃问得绝望,带着秦枫奔走三天的她精力费尽,不仅人消瘦了几分,连言语都薄弱了几许。

      月莲摇摇头,“没有其他办法了,冰心堂里能用过的药都试过了。银铃,你不要太难过了。”最后一句显然已是在安慰银铃。

      “不,还有一个办法。”银铃忽然目光坚韧,说得坚决。

      月莲微微震惊,“银铃,你可要想清楚了,那可是你的性命!”

      银铃长叹一声,“他救过我一次,这次便当我补偿他的好了。”

      月莲不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过不多久,银铃也出来了。月莲递给她一枚药丸,“你先服下,可维持一个月的时间,我会尽快帮你找出解救之法的。”

      银铃微微一笑,但是她笑得很舒坦,“谢谢月姐姐!”

      秦枫悠悠醒转,看见银铃坐在床边,傻傻地问出,“这是哪?鬼门关么?”

      银铃一阵乐笑,“鬼你个大头鬼!这是江南月姐姐的家,人间,是人间!”

      秦枫惊讶过后,笑了,“我没有死么?”

      银铃笑得合不拢嘴,完后得意道:“有本女侠在,你会这么容易死么?”

      秦枫心里一阵甜蜜,竟不知言语,看着银铃,眼里全是眼前这人儿好看的样子。

      “喂,小白脸,我脸上有麻子么?看我那么久干嘛?”银临心中暗暗欢喜。

      秦枫回过神来,忙解释道:“没有,没有。银铃姑娘,你真漂亮!”无疑,他对银铃的救命之恩很是看重。连她喊他“小白脸”都觉着好听亲昵了。

      银临心中甜蜜欢喜,道:“小白脸,你躺了好多天了,我扶你出去走走吧。”说完就扶起他。

      “嗯。“秦枫由她扶着出去。

      过不数天,秦枫伤势转好,便欲要离开。

      秦枫去找银铃,“银铃,我还有一个除魔的任务须得完成,所以我来跟你道别。”

      银铃一别嘴,故作生气道:“道什么别?你能去的,我就不能去么?别忘了,本女侠也是能斩妖除魔的!”

      秦枫一笑,道:“那好,凡事你得听我的。”秦枫伸出手去,本想拉她一起御剑而行,没想到银铃一调皮,牵上他的手,跳上了他的后背,道:“小白脸,我要你背我!”

      秦枫也随着调皮一笑,“好!那女侠可是抓好我了。”

      秦枫说完御剑而起,银铃伏在秦枫的背上,耳鬓厮磨,低语道:“小白脸,我想你背我一辈子!”

      秦枫心中一阵甜蜜,也低语回她道:“好!那我就背你一辈子!”

      这次除魔的任务很顺利,几乎不费任何气力。

      任务完成后,秦枫带着银铃走在幽州的一处风景如画的地方。

      “想不到幽州还有这么美的地方!”银铃赞叹着。

      “是啊!往常除魔的时候都是匆匆一瞥就过。如今想来,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景色。”秦枫自哀自怨。

      “要是我以后能隐居在这里就好了。”银铃表达了自己的愿望。

      “不不不,我要带你看遍天下的风景,那才叫好呢!”秦枫高兴地说着。

      银铃甜在心里,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斜冲出来的数名太虚弟子打断,“好啊!原来你这妖女,躲在这里跟小情人你浓我浓的。”

      银铃看见那数名太虚弟子,眼睛泛红,不由得将秦枫护在身后。

      领头的太虚弟子道:“弟兄们,给我上!宰了这两对狗男女。”

      秦枫看他们是太虚弟子,一直好言好礼相待,可是这些人上来就要自己的性命,当下只是略作防御,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向银铃问个究竟。

      可是银铃出手了。

      那些太虚弟子法术显然太弱,不出半会功夫,就被银铃全杀了。

      秦枫再一次傻眼的望着地上的尸体,一时无言以对,许久才道:“银铃,你怎么能又一次杀害同门?”

      银铃回答道:“他们是入了魔的弟子,已经不是人了,是一俱披了人皮的魔。”

      秦枫不敢相信,心中难以平复,又是许久才道:“可是我不希望你再残害同门。”

      银铃心中来气,道:“残害同门?每一次你都是说残害同门,可是我告诉你,我今天不杀他们,他们明天就会杀了我!”

      “我不想和你争什么?但我答应你,有我在,谁也杀不了你!”秦枫气愤异常。

      “但愿如此吧。”银铃叹了口气,也不想和他争辩什么。

      入夜,夜晚的幽州非常宁静,秦枫带着银铃寻到小村的一户人家,略做休息。

      银铃倦伏在秦枫身上沉沉睡去,秦枫看着她娇小的身躯,心中生出无限疼惜,想起今天早上的事,也怪自己太不问清楚情况了,此时暗暗悔恨。正这时,银铃在梦中呓呓自语:“小白脸,你知道么?我好喜欢你的,喜欢到就想懒着你不走了。”

      秦枫理了理她的秀发,轻轻答道:“傻姑娘,那就懒着吧,我会一直都在的。”慢慢地,秦枫也睡了过去。

      过不多时,银铃的身子开始颤抖,越来越抖,最后终于换成大声的嘶喊!

      夜晚,忽然想起厮杀声,哭喊声,十分惨烈!

    ===== PageBreak ====

      当清晨的第一缕眼光照到银铃的脸上时,银铃微笑地醒过来,她第一眼就想看到秦枫。

      可是秦枫却是满眼通红,怒气的望着自己。

      银铃不禁疑问:“怎么了小白脸?你怎么这样子看着我?”

      秦枫压住心中的怒气,道:“银铃你知道么?村上的人一夜之间都死了!都死了!”最后一句到底是变吼了。

      “什么?”银铃震惊地看着他。

      “你知道杀死他们的人是谁么?”秦枫看着她。

      银铃从未见他这样子的可怕,可心中有了底,只是一时望着他摇头。

      “是你!银铃,是你!我当时想拼命地拉住你,可是一次次被你的仙法击中。”秦枫终于忍不住说出。

      银铃呆坐下地。

      “银铃,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的同门要追杀你?为什么你杀了你的同门不算,还要一夜之间杀死那么多无辜的村民?”秦枫强烈地想要知道个究竟。

      银铃再次摇摇头。

      秦枫终于不再忍耐,长叹了口气道:“银铃,对不起,我不希望我喜欢的人是个不让人明白的杀人狂魔,若真是这样,我也不知道日后再面对你时,会是个什么样子。你,好自为之吧!”秦枫转身落泪,御剑而走。

      银铃这才反应过来,“秦枫,你别走,你不要走!”声音因为眼泪而显得无限凄凉与悲哀。

      三日后,银铃于夜晚杀害了一户人家性命。

      十日后,银铃于夜晚杀死了中原一条街的百姓。

      ……

      一个月后。

      漆黑的幽州古道,树影斑驳,周围一切都是那么地安静。夜空下的一群黑衫人围着一名少女一动不动。

      那一群黑衣衫的人是太虚观的弟子,从神情面容上来看,这些太虚弟子无疑是最正义的太虚弟子。然而那个女子却是银铃。

      “一念成魔,一念成佛。银铃,你前日的种种,皆由你自己一手造成。作为师兄的实属奉承师命,对不起了。”领首的太虚弟子叹息道。

      “要杀就杀,何须多言!”银铃双眼通红,意识里全是杀人嗜血的念想。

      领首的太虚弟子一咬牙,道:“动手。”太虚弟子们纷纷向银铃出手。

      银铃发了疯的反抗,可是,这一次正义的太虚观派出的真的是法力高强的太虚弟子。不过片刻,领首的太虚弟子一道惊电符箓就击中了银铃。

      银铃身子为之一颤,法力消散,紧接着被太虚弟子们的郁风决纷纷打中。

      被击中后的银铃体力开始消失,渐渐地抵抗不住。死亡就在边缘,脑海里忽然在一轮圆月中照得清醒,心中暮然地闪过一个人,“秦枫。”她边倒下边呢喃自语。

      忽然,乌云遮住了月光,一团黑色的烟雾向太虚弟子们涌来,众人来不及反应,挥手便想打散,可却始终困于其中,等到烟雾散去。地上的银铃便不见了踪影。

      “秦枫……”银铃看着这个抱着她奔出数十里的男子,更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男子,可是她却气息奄奄了。
      “银铃,你别说话,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了。太虚观中,妖魔作乱,观中弟子勾结妖魔欲夺取《邪影真决》。你为了保护《邪影真决》,硬将《邪影真诀》强吸收入到自身修炼初成的邪影之中。而当日你为救我,又私自驱动《邪影真诀》中的心法强行地用自己的邪影意识来聚集我的魂魄。最后你却付出了控制不住邪影,产生杀人嗜血邪念的代价。若不是月莲告诉我,我一直都还以为自己是对的,我真傻,真傻!”秦枫抱着她一路疾飞,一路落泪。

      银铃微笑地望着秦枫,手轻抚秦枫的脸颊,“不,秦枫,你真好!可是来不及了,即使去到月莲姐姐那里,也来不及了。”

      “不,一定还有希望的,一定还有的。”秦枫奔得加快了,眼泪落得也加快了。

      “秦枫,抱紧我点,我……害…...怕……”银铃说完,玉脸歪在了秦枫的怀里,再也没有了气息。

      “银铃……!”秦枫紧紧地抱住银铃的躯体,眼泪不断涌出,揭撕地里喊了起来!

      江南楼栏的戏台依旧是唱戏连连,江水上的华船和往来的小舟也一如往日般众多。只是江岸对面的酒楼,孙老二和陈小凡没有再打趣。他俩看着一少年男子喝得酩酊大醉,喃喃自语:“‘而今卿我两隔栏,春风老少年。银铃,你听见了么?那唱戏的唱得真好听!”

      “银铃……银铃……”少年终于醉伏落桌子上,手也抓不稳了酒坛子,任由酒坛子侧翻,流出酒来,似眼泪般,晶莹透澈,满了桌子,洒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