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针

2013-10-03

  接受,交易画面上飞扬那边显示了一把武器过来。

  不是劲弦。而是一根针。

  52级配方针,刻着制造者飞扬的名字。

目录

章节数 内容摘要
1

师父,我走之前,我和你只差一级。

2

师父,我要和你一起下副本。

3

飞扬说,那你来望川我收你。

4

栩言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踢出了队伍。

5

35级本出60级怪,打毛毛啊!

6

她隔了好久才打字出来:谢谢师父~!

7

一个人拍图那多孤单,两个人才和谐。

8

飞扬赶忙回:这叫同生共死过了嘛……

9

超过飞扬是栩言的梦想,而飞扬,就是她游戏的动力。

10

人们都说天机和冰心是一对,果然是没错的。

11

52级配方针,刻着制造者飞扬的名字。

12

你走的这几个月里他收了好多徒弟,每收一个,他都会提起你。

13

你的号之前上过几次他就知道你被盗号了,他以为势力里将再不会有羽毛。

14

不离不弃,一直到永远。

15

栩言看字,沉默了很久,终究是苦笑:可惜,我是一个羽毛。

16

终于看清了,其实她跟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17

其实这样重新开始,也不错。

===== PageBreak ====

1

  叹了口气,还是点了登陆游戏。

  栩言站在桃溪的传送边上。习惯性打开装备栏,果然,已经一件都不剩了。被盗号前那一身的苍龙,现在,便只剩下一件黄褐的新手服安静地贴在时装那里。

  什么都没有了。

  呆呆地站了一会儿,一个路过的人从远方骑着马跑过来,屁股后面跟了四五个鬼夭。刷的一道白光,那人传走,而她则进入战斗在瞬间。反射性按下陷阱调头就跑,回过身按向火蜥,却提示装备不合要求。

  原来弓也不在了。没有武器,她,现在连怪都打不了。

  越发的不知道自己继续下去的理由。一手控制鼠标刚想点到离开游戏,却看到左下角的信息里出现了几行绿字。

  先是一连串的,然后是一个试探般的问话:……小羽?

  栩言一愣,然后屏幕一灰——她让怪给摸死了。

  没有钱选择复活点,就着绑定的石头冒出来,才发现自己站在西陵。庆幸着自己已经没有装备可扣耐久,另一边栩言则继续望着个人信息里势力频道上那几行字发呆。愣到血蓝都回满,才慢慢地回道:师父。想了想,又接了一句:你在啊。

  小羽!真的是小羽?是本人了?!你终于回来了~~~~~

  那个叫飞扬的人显然很兴奋,连发了一串话,还巴巴地问着你在哪我去看你,赶过来以后栩言打了个冷战,飞扬看了她一身空白的装备,还大感惋惜地说,可惜了那一套苍龙啊,可是刻着咱服第一冰心绮罗的名字啊……

  栩言并没有在意飞扬激动地说了些什么。只是伸手打开势力面板。还是自己被盗前的样子,但已多了太多不熟悉的名字。她望着顶端飞扬名字后面跟着的68,再向下看后面跟着58的自己,他在最上,自己在最下,想要放到一起去比较,还真的是差了太远的距离。

  飞扬是开了龙阵跑来的。栩言看着他那一身银色锃亮的震旦套还有身后若隐若现的华丽的翅膀,忽然觉得这个人高大得如此不可及。

  按下回车打算敲些字,叮的一个交易过来,栩言下意识点开接受,飞扬那边几件装备便显示了过来。不等她看清已经点了确认,打开物品栏,刃舞盔刃舞肩铠刃舞铠,一支橙弓一个箭袋,还有一句话:别人叫我去古3啦,小羽你慢慢练等你60了我带你刷装备~~

  栩言看着屏幕上那个银色的高大身影动啊动,一个副本传送消失了。想了好久,慢慢把打字框上未完的话删掉。

  师父,我走之前,我和你只差一级。

===== PageBreak ====

2

  那个时候还没开放新等级。

  栩言是飞扬43级时收的徒弟。12级的栩言在魂谷艰难地风筝着鬼兵队长,飞扬上去几刀解决掉,本以为对方会说声谢谢,至少停顿一下表示下心意再离开,却没想到这个小羽毛气鼓鼓地说:你打什么明明就差一点就可以把怪打死了!

  小妹妹,明明是你差很多点打死怪,怪差一点就可以打死你。这句话只出现在飞扬的脑海里,盘旋了一阵,他终于敲出这么一行字:

  嗯,不好意思,那你再打一次吧,这次我绝对不帮你。

  说完还好心地转了个身,对着旁边很快就刷出来的鬼兵队长硕大的身躯。

  栩言选中了怪,看看技能,再看看一边看好戏的天机,再看看技能,怒了,转身就走。

  结果没走几步就弹出一个对话框,飞扬要收你为徒。栩言也没迟疑,确定,就这样找了一个师父。

  新鲜出炉的师父什么还没教,就往魂谷更里面走去了。栩言更加不爽,看着人在视野里消失,点开聊天框递过去个密语:

  师父,你要去哪?

  42。

  哦,副本?

  是啊。

  我也想去。

  那边汗了一把。那个……你才12。

  去不了吗?

  ……42本要42级。

  哦。

  许久的沉默。飞扬那边叮叮光光开着3倍砍着小怪,很快就要把这个新徒弟忘在脑后的时候,叮地一声,又是一条密语:

  师父,我要和你一起下副本。

  啊?嗯好,等你16了,我带你下16刷装备去。

  飞扬砍怪砍得正HIGH,完全没注意到栩言的用词是和你一起而不是带。

  42本下得依然开心。团长是个叫绮罗的冰心,组了个效率队,前面组队时队里有过个羽毛,后来又有云麓申请,她毫不犹豫地就把刚打了几个怪的羽毛给踢了。有个精明的团长,副本下的很是效率。

  一套刷下来,飞扬差不多快可以升级了。时间不早,也顾不得新收的徒弟,跟一个队里的熟人说句拜拜,就下线睡觉去了。

===== PageBreak ====

3

  再上线才想起来他还没加徒弟的好友。点开关系栏盯着徒弟下面那两个字发愣,半天不知道该做什么。最后还是叮的一声,点开一看,是栩言的好友请求,再看等级,25,吓了一大跳。

  于是组队,飞扬说,走,我带你去日常。

  那边半天没说话。飞扬有耐心,淡定地去传祈福台做祈福。拨浪鼓还没给完,小羽毛冒出一句话:师父,来帮我杀南宫天鸣。

  飞扬说:你别接任务,那个怪很难,等我去帮你。

  于是演武,三仙,祈福,如是日常结束。栩言说,师父我去清任务了啊。

  飞扬哽了半天冒出来一句:小羽,你升级真快。

  那边又是半天没说话。飞扬的任务也清到一半,看着战斗记录不停地刷着那边捡东西的信息,终于忍不住又问一声:小羽?

  那边顿了顿。你在叫我?

  飞扬默了。……队频说话队伍里说话队伍里又只有咱们两个不是你是叫鬼啊!想了想觉得不好,把话删掉,重新打了一个字:嗯。

  栩言打了一串点丢了过来。

  你不喜欢这个名?那我直接叫你羽言好了……你那个字是怎么打出来的?

  看字,栩言晕了,手一抖差点让BOSS扑到,忙调头就跑,结果BOSS也调头就跑。看着屏幕上脱离战斗那四个绿字,栩言忍不住打了一串更长的点丢了过来。最后语重心长:这个字念许,栩栩如生的栩,不是羽毛的羽。

  飞扬好一阵没说出话来。最后勉强打字:眼花不是错误。

  栩言也很淡定地回:嗯,文盲不是问题。

  这回换飞扬打一串点回过去了。

  僵了一会,飞扬决定自己打破亲手制造的冷空气:小羽,要不要来我们势力?

  栩言又好气又好笑:我是白说了。好啊,我没势力。

  飞扬说,那你来望川我收你。

  好久没见人,那边更没了声音。飞扬疑惑开了地图看到栩言的位置找了过去,目瞪口呆地看着穿着黄色新手服的小羽毛在跳来跳去放着东海翼神的风筝。飞扬二话不说冲上去一个繁星强拉仇恨一刀刀把仇恨稳住,栩言也停止了上窜下跳在后面稳稳的射箭。

  打完了栩言回了任务拿了项链,在回血中的飞扬旁边坐下:原来你也会掉血啊。

  飞扬发了个瞪眼。

  我还以为天机永远都不会掉血。

  飞扬默了。这怪是法攻的。

  栩言回:哦。

  飞扬想了想说:你真强,4管血的BOSS,你也说单挑就单挑了。想他当初做这个任务的时候,和一起冲级的那个YJ打的不知道有多惨。

  栩言说:血厚的确实很麻烦啊。

  飞扬回想栩言那上窜下跳但不掉血的战斗,再想想自己盯着怪一顿狂按技能到手疼的战斗,一阵点点点。最后还是沉默,递过去一个势力邀请。

  栩言点确定,便这么进了飞扬的势力当中。

===== PageBreak ====

4

  飞扬的势力叫无双,是个很小的小势力,成员都是在网上认识、约定好一起玩天下2的,游戏盲也有不少,但一群人自己玩的也很欢乐,闹到兴头上,基本没有外人插嘴的余地。

  栩言进了势力便很少说话,时间长了飞扬倒也意识到自己收的这个徒弟有多省心。

  除了见面那一次,栩言再没有和飞扬提过下副本的事,飞扬自己都渐渐淡忘了要带栩言下16这件事,偶尔想起来,看着栩言那突飞猛进的等级,想想也觉得没什么必要。更重要的是,栩言的词典里好象从来不知道找人帮忙是什么概念,飞扬有时想起来要帮栩言日常的时候那边总说已经做过了,后来才知道栩言的真假身乃至三仙都是自己做的,怪从来摸不到他的边,只有最后时间不够怪消失了她自己一个人坐地上郁闷的时候才会密飞扬一句:师父,来帮我。

  省心,真的很省心。也很有压力,栩言进势力的时候,他44,她25。现在,他48,她39。势力里好几次都有人打趣地说,飞扬啊,你要再不努力冲级,你徒弟都可以做你师父啦。而每到这句话的时候,飞扬都会发一连串的,而栩言则惜字如金地发了个,小恶魔跳啊跳,像是永远不知道疲倦。

  好在两个人都是硬甲,飞扬换下来的装备就给栩言,一身装备是有模有样。栩言42级时飞扬49,把天斩铠和他原来的亮银甲并排放在一起发给栩言说:等我再升一级,后面那个就是你的啦。

  栩言笑了笑说谢谢师父。然后看了看一个队伍里那个叫做绮罗的冰心名字前面那陌生的图标。点了飞扬的名字递过去一个密语:她不是势力里现在唯一的冰心吗,怎么跑到誓言去了?

  誓言是服务器里相当大的势力,分会就有五个。飞扬密回去说:她在那有朋友,说只是玩几天就回来的。

  这时候绮罗在队伍里说:走了飞扬,队长给我组人,45-2陪我刷慈悲去。

  然后刷刷进来几个人,栩言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踢出了队伍。

  那天晚上,栩言终于再一次问了飞扬:师父,什么时候我可以和你一起下本?

  飞扬也没多想,打开势力面板,少见的在线人居然有八、九个之多。现在吧,我们去下35怎么样?

  不够10个人,飞扬找了绮罗当外援。女冰心心不甘情不愿地进团:下了一天的本累死了。团长给我,早下早完。

  35副本飞扬这是第二次下。第一次下的时候,势力里有四五个已经练到三十五出头的人,也不知道是谁提议去看风景,几个人就组了队组了团去开本,结果进去以后飞扬砍了一个竹子,后面立刻声势浩大地跟了两三个竹魂扑了过来,进本不到两分钟一群人以团扑告终,飞扬发了个瞪眼说这什么鬼副本,小怪都这么猛。当时唯一的冰心绮罗却笑得很开心:没什么呀,这副本好漂亮,以后级高了我们一起来这里照相吧!

  第二次下35,团长绮罗硬邦邦地说:开本了,速度按团组队。

===== PageBreak ====

5

  组好队,栩言没有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栩言就默默跟在后面一下一下地射怪,老1过的还算顺利,老2冥火不慎炸死了几个人好在TJ和BX跑的够快也没出问题,到了草垛垛,花刷出来没来得及拉住仇恨,栩言一个梨花过去,立刻被群殴。慌张地拉开距离开始跑,拉着越来越多的花跑了半天,终于被拍死在地,同一时间草垛垛被杀完,其他9个人已经跳了莲花。

  无言地爬出副本复活,回好状态正想进本,却发现副本激战。栩言正坐在外面等的时候,绮罗突然说:怎么少了一个人?

  过了片刻,又打出一行字:晕,什么时候组了个羽毛进来?

  飞扬赶紧说:==,那是我徒弟。打完停一下哈。

  绮罗把已经移到请离团队上的鼠标移了回来,矛头指向飞扬:大哥,你很闲么,带徒弟又没好处又浪费时间。

  飞扬说:好了小羽进来吧。诶,我没觉得带啊,小羽很省心的,而且操作很好哦。

  绮罗默了:……收个什么不好,还收个羽毛,收个冰心我算你为势力添福了。

  另一个无双最近新练起的小号冰心喵喵接了一句:绮罗姐,说到势力,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那边半天没说话。栩言到了第四层,绮罗终于慢腾腾地回道:再玩几天嘛……我的慈悲还没刷到。

  团队里半天没人说话。最后是栩言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羽毛怎么了?

  绮罗立刻回道:副本废柴,任务还帮不上别人的忙,没前途到家了。

  飞扬马上反驳:哪有,小羽的任务从来都不用别人帮忙的,是吧小羽?

  绮罗干笑:副本废柴总是真的吧,啥都不会,就会OT。

  栩言忍了忍终于没问出OT是什么意思。一时场面寂静,飞扬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开BOSS了。私下密了栩言一句:你别怪她,她也是为了咱们势力好。

  栩言还没理解一个在势力外的冰心是怎么为了势力好的,就看着飞扬的血猛掉,37级的喵喵狂刷着血还是没接上,50级的绮罗直直地站在旁边连动都没动。终于飞扬扑街,然后团扑,接着看到绮罗退出了团队。

  不一会儿绮罗又加了回来:不好意思,刚刚在和我们势力的人聊天。

  大家反应半天,才明白那句我们势力指的是誓言势力。

  35本下的越发沉默。终于到了无常,状态补好后飞扬勇猛地冲上去砍了几刀,忽然屏幕黑白。紧接着惨叫声不绝于耳,定神一看才发现,一个他从来没见过的巨大生物横行在屏幕上。蓝色六管的血条,还有那血红血红的60两个数字……

  团队利马炸锅。

  卧槽,60级的怪。

  打了老子2W血……

  比你好点,我好歹抗了一下……

  这什么怪啊我RI,35级本出60级怪,打毛毛啊!

  不对啊,攻略里没说过,我也没碰到过这种事……

  ……

  最后还是趴在副本里仰天流泪不舍得出本哀号着劳资的第一次啊就这么被这破怪毁啦的飞扬发现这怪物还会消失,才把已经打算洗洗睡了的团里人揪了回来成功按倒了无常。

===== PageBreak ====

6

  一票人心有余悸地分赃,出了不少好东西,但由于大家普遍过了等级,便显得有些兴致缺缺。栩言本来想打字说那条生死无常可以分给我吗,结果吗字才打出来,就已经被绮罗分给了另一个人,栩言看了看是个荒火就也没说什么,最后剩下一把如风,栩言终于打字出来:弓可以分给我吗?

  结果下一刻,她就眼看着团长把如风分给了自己。片刻后绮罗打字:额,没看到……不过你都43了,再升几级都能拿爆裂了就不用了吧。

  然后穿着祈福时装的女冰心把如风装备上点了跳舞,亮出武器:哇……果然好漂亮!

  白色的祈福时装配着银色带着若隐若现光芒的弓,还有冰心那漂亮的舞姿,背景是漆黑的黄泉……着实是个美景。喵喵也跳了过来和绮罗一起跳,很快,团里的人基本都开始摆动作,群魔乱舞,一时间仿佛回到了三十多级前的时光。

  栩言也点了跳舞,按了下I,欢乐地甩着手的小羽毛手里显示出门派任务给的30多级的橙弓,再看看女冰心手里的,叹一口气,再次按了I。爆裂武器48级才能拿到。栩言看了看还没出头的经验条,以她的速度……五级应该也不慢的吧。
这时候飞扬说:把碎粒和武器配方分我吧。

  绮罗应了句,纷纷地都塞进了飞扬的兜里,又把白虎的配方分给自己。喵喵发了个瞪眼:绮罗姐你学的居然是制甲。

  绮罗笑了:你后来的不知道了吧,当初我们一起玩的时候生活技能都分配好了的。势力里布衣多硬甲少,飞扬他总抱怨没人给他做衣服,他自己还死抱着武器不放,所以我就洗了纺织学制甲啦。反正纺织娘多,也不差我一个。

  喵喵口水滴答滴答:哦~~~~~~~原来你跟飞扬老大是一对儿~~~

  绮罗脸红红:没有啦,TJ跟BX,本来就是一对么。

  闹了小会儿,绮罗困得不行,便率先退团下线了。随后其他人也退得差不多,只剩下栩言一个人呆在无常的小屋子前。看着水里的莲花,墨一样的天空,变着角度截了几张图,打开看看,怎么看都是忧愁。

  又过了一会,一个组队邀请过来,栩言点开一看,竟是飞扬。

  他在队频说:你怎么还在35啊……来技能区~~

  栩言一边说还想看看风景,一边依依不舍地点了退团。骑着小鹿跑回石头传了技能区,迎面就是一个交易。点开,一支没见过的橙色弓显示了过来。飞扬点了确定,栩言也来不及看便完成了交易,然后迫不及待点开包裹一看,是35级的配方武器速射弓。

  栩言着实是愣了一瞬间。然后犹豫着右键点了一下,再按确定,打开装备栏看着属性,心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她隔了好久才打字出来:谢谢师父~!

  那边没有马上回话。飞扬朝她走了两步,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顿了顿,打字道:小羽,你别怪绮罗,她听说那支弓很好看以后想要很久了。

  栩言沉默了一下。可以理解,女孩子都喜欢好看的东西。

  飞扬瞪眼,那我送你那支弓你肯定不喜欢了。

  栩言见字,忍不住笑道:才怪,喜欢。

  它哪里好看?

  属性好看。

  飞扬点点点。

  过了一会儿,飞扬又说:其实,下副本最辛苦的就是冰心,多要点东西,本无可厚非的。

  栩言暗自叹了口气。

  她都不想再放在心上的事,居然还会有一个人,来替她继续纠结。

  忍不住想要莞尔,却在想到他也许只是为那个人开脱而一腔的微喜不知该放向何方。吐一口气,又觉得没关系,反正这个人对自己,真的足够好。

===== PageBreak ====

7

  日子还是那样寻常地过着。

  栩言冲级依然很快,果真没过了多久就换上了爆裂弓。那边飞扬也摩拳擦掌,一级一级地倒数着——还有六级,就可以学传说中的龙阵了。

  七夕任务那天,绮罗一早在誓言组了一队满级人迅速找全了24头牛,然后风风火火地冲进副本去做戒指和玉佩的任务了。飞扬上线的时候看到绮罗窝在试炼窟里,又看到栩言的位置是中原,便向徒弟递出一个组队邀请。

  栩言进队没两分钟,战斗信息里便提示:栩言死了。

  飞扬汗一记:小羽……你在干嘛?

  要知道战斗信息里出现这条,那还真是百年难遇。

  栩言怨念地从石头里钻出来:跑去窑洞开传了,那地方真不是人进的。

  飞扬囧。大七夕的,你还在做任务?

  栩言瞪眼:……七夕怎么了?

  飞扬意气风发:别做了!走,来9L南门,咱俩过七夕去!

  ……

  站在幽谷那鸟不生蛋的旮旯里,两人终于找全了九黎的六头牛。栩言哭笑不得地问飞扬:大七夕不做任务,原来是不做普通任务,来做节日任务。

  飞扬支吾半天:那个……这个比普通任务经验高很多啊!

  栩言一脸了悟地点头:原来师父过七夕就是这么过的。

  ……既然徒儿这么有精神那咱们把剩下的牛也都找了吧……

  栩言在杀戮图标上纠结半天,总算打字:……好吧。

  于是接任务,巴蜀,中原,十八头牛分别在大荒匪夷所思的诡异位置找到,终于可以换奖励了。飞扬交了任务,切出去看网上的攻略,又切回来打开大地图看了看江南他只开到青田的石头,按下回车打字道:小羽,要不……咱把江南和雷泽的六个牛也找了?

  栩言点点头,鼠标在两个人之间徘徊:你,天机,53级,我,羽毛,51级。又打开地图,把鼠标比在江南和雷泽有牛的石头上:推荐练级等级:63~64。65~66,68~69……你确定我们不会跑路的过程中被拍死?

  飞扬语塞,紧接着指着头上那天下说:你看!绮罗的牛找完了,我们也肯定可以!

  天下上果然是绮罗高兴的一行黄字:谢谢大家陪我找全了24头牛牛又做到了[情人坠][情人戒][情人佩]顶誓言,誓言最强了!

  收回目光,栩言默了。飞扬又接着说:走嘛走嘛,对于高那么多级的怪,50级和60级有区别吗?走吧走吧~~~~~

  栩言终于妥协,然后提出她的石头只开到映日。飞扬看了看自己开到青田的石头,大手一挥:没问题,咱俩一起跑!

  翻羽和小鹿一前一后,大半个地图跑了下来,栩言终于收回了对于江南的与中原类似景色的坏印象。桃花古镇流水的木渎,流云那清澈广阔的海水飘扬的风帆与虽遥远却藏着牛的海外孤岛……最让她动心的,还是桃溪那让人惊叹的溪流与桃林。一路听着江南婉转哀伤的音乐,本该是让人烦躁不已的节日任务竟不知不觉有了一丝浪漫的气息。

  她说女孩子都喜欢漂亮的东西,果然是没错的。

  抓了牛,栩言坐在桃溪的树顶,望着雾花朦胧中的小村。翻来覆去截了好几张图,翻出来看看,每张都有一个背着大盾牌的天机的影子。栩言笑骂道:你个大笨蛋,我拍图净给我抢镜头。

  飞扬狡辩:谁说的,一个人拍图那多孤单,两个人才和谐。

  栩言不理他,却一手握着鼠标翻着在桃溪流云拍着的一串图露出了一个微笑,图上的两个小人一前一后,像是要一起踏遍整个大荒。按回车打字说:以后只要我想起来,每次下线,肯定要传到桃溪!

  飞扬无奈:女人啊……

  栩言瞪他:女人怎么了,我难得这么有心情看风景。

  飞扬忙忙点头:是是是姑奶奶,敢问小羽姑奶奶雷泽的牛什么时候找?

  栩言看了下表,在桃溪坐了有半个多小时,忙站起来拉出小鹿:咳咳……走了,雷泽!

===== PageBreak ====

8

  最后,两个人站在雷神殿的顶上,看着脚下遥远而阴暗的雷泽隐没在淡淡的云雾中。两个人并肩站了许久,飞扬终于开口:

  你说,从这跳下去,咱俩能不能摔死?

  屏幕上那个黄衣服的小羽毛啊的一声趴了下去,红字提示:栩言倒在了你的面前。

  飞扬继续说:咳……没被外面69的红怪拍死,结果跳楼摔死了,还真是不错的死法……

  栩言终于忍不住打字道:别跟我说红怪!这一道上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进入战斗四个字……

  飞扬连忙抚慰:诶诶,好歹24头牛我们都找全了啊!怎么说我也是躲怪术宗师级的不是……

  栩言先是,然后接了个:师父,你真行。

  飞扬四十五度望天:那是,嗯……我说,咱跳下去吧。

  好啊,看能不能如你所愿摔死。

  两个人就手臂一张真跳下去了,这一掉高度十足,飞扬还操作人物在掉的过程中转了好几个圈,最后脚尖落地的一瞬间,啊地一声趴到地上。当前频道打字:徒儿,为师挂了……

  栩言看字,倒退数步:= =我没有你这样的师父……

  欢乐地回到九黎南门交了任务,领到了时装和宝箱。两个人迫不及待地换上,栩言望着屏幕上那个人无言了半天,直到飞扬连刀和盾都显示出来以后她终于忍不住了:

  师父,你真贾宝玉……

  哪有拿刀的贾宝玉?!

  ……就是因为拿刀又拿盾,还大叔脸,才更雷……

  游戏里两个穿着七夕时装的人相顾无言。

  任务也做了,奖励也拿了,栩言觉得无聊,就窝旁边开始开礼包里给的箱子,也不速开,就看着格子转来转去,几个箱子都快转完了,天下忽然冒出一行黄字。

  玩家[飞扬]:终于找全了24头牛感谢有徒弟小羽的陪伴跟我从9L一路走到雷泽过了这个充实的七夕今天很开心跳楼也很开心

  栩言心情复杂地看完整段滚动字幕,在最后6个字那里终于喷了出来,在队频打字:跳楼还要发出来?!

  飞扬赶忙回:这叫同生共死过了嘛……

  没想到忘切换频道,直接又一个天下出去了。栩言直接囧在当地,半晌才冒出一句话:……浪费啊……

  同时,飞扬收到绮罗的密语:

  晕,一大天的,你就找了那几头牛啊?

  飞扬回:是啊,来晚了嘛,人太多做的就慢了,而且石头也没开。

  绮罗无语:怎么不找我?副本任务给那几个首饰相当好啊。

  飞扬耸肩:这边那些本自己也下不了,找你哪有位置,人家都要龙阵TJ。

  绮罗看着打字框想说点什么,最终只是丢了一串点过去。

===== PageBreak ====

9

  升级渐渐变得慢了。五十多级的任务还越来越少渐渐出现断层,栩言终于从任务流慢慢转向了刷怪。开了双倍去夏苑刷老虎,才打了一会儿屏幕忽然一灰,看战斗信息,火天罚对你造成了影响,连着老虎的攻击一起,刷刷刷一大排。

  心平气和找那个云麓密了回去:为什么杀我?

  答:你抢怪。

  可是是我先来的。

  我们说了让你走但你不听,那有什么办法。

  栩言点开聊天记录,当前还果然有几句话:

  叉叉:别在这刷。

  叉叉:别抢。

  叉叉:再抢开红了。

  关闭了聊天记录,栩言自认倒霉,好吧,谁让自己只开个人信息?老远地看那边还飘着当前的气球:头一次看到还有羽毛刷怪……无语。

  栩言点点点,怎么偏偏这句还让自己看到了?

  于是转向青田杀尸兵,还有循环任务拆蓝石头,经验也还不错。就这么一天天地磨着,看着经验条,再打开势力面板拿自己的等级去和飞扬的相比。从十二级与四十三级的相遇开始,她一个人闷着头追了他三十九级。最后差的两级,却怎么努力,也再拉不近距离。

  每天上线,栩言都会问一次:师父,你多少经验了?然后和自己的相比,看看她是否依然在前进。从最初到现在,她和他只一起下过一次副本,可是走过了五十多级她却在慢慢地看清——等级,并不是她无法和飞扬一起下本的障碍。
但她从来没想过放弃这个职业。

  飞扬有时候小心地问起她,栩言都会说:才不要重新玩。从头开始,我就又差了你50多级。这还要我怎么追?

  超过飞扬是栩言的梦想,而飞扬,就是她游戏的动力。

  那天,栩言下了第二次副本:陪飞扬带无双势力里的人下古一。

  单冰心,没云麓,还没有龙阵,副本下的很是艰难。打到老2的时候,冰心喵喵都快死麻了。前面出的小怪一直平稳地拉过来杀了,出巨力妖的时候飞扬终于忍不住打字:这里怎么办,好几次我们都灭在这了。

  栩言二话不说,一个梨花把怪拉过来,调头就开始跑。拖着怪尽量慢地向副本门口去,算着那边该打得差不多了,栩言点了出本。读完地图,战斗信息提示:喵喵死了。接着,副本掉落里出了东西。

  飞扬兴奋:啊!!终于过了!!

  喵喵委屈:555555为什么死的又是我?我每次都是那炮灰啊炮灰……

  能过就是好事,还怕你不会运气好哪天不死?

  队里其他人也纷纷表示开心:灭了那么多次,终于过了一次啦!

  应该说最后幸亏小羽在啊!

  小羽真厉害!

  是啊,要不是小羽拉走胖子,咱们又得灭了!

  小羽太强了!

  栩言看着队频的字,不知不觉就笑了出来,又觉得心头五味杂陈。眼前的四个人还有无双的势力标志是那么温暖,这里,这满地尸体昏暗的地下皇陵中,孤独地练了这么久的她,第一次听到了别人的认可,甚至赞扬。

===== PageBreak ====

10

  58级时,飞扬第一时间出了龙阵。洋洋得意地组了栩言,把阵一开,队长交给她,然后发了个:小羽,看师父高吧?

  栩言黑线,随后打了一排点丢了过去。

  飞扬也不在意,自顾自开心地蹦来蹦去,最后居然还点了跳舞。大刀和盾一亮,第八套广播体操跳起:我会龙阵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多么逆天的技能啊!

  栩言被雷了一记,打了个凉凉地看着她那激动的师父。点了飞扬,把鼠标移到天机头像下那个金色的状态上,认真地读着龙飞阵的说明,反复看了几次,又把队长交回给飞扬,看着自己渐渐长高的身体,再打开属性面板,里面是她大概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数值。为了这么一个技能期待了这么多级,也的确有它不得不去期盼的理由。

  一个天机,说是为了龙阵而生,也丝毫不为过。有了龙阵,才算的上是个真正的天机。

  栩言微笑,按下回车,打下这么一句话:师父,恭喜你终于圆满了。

  能说的,也只有这么一句而已。

  出了龙之后,飞扬便不再那么疯了一样地冲级了,而是开始每日混迹于各大副本。45,48,55……绮罗在飞扬出龙的第二天发了个天下庆祝,本是他们两个一起下的,龙阵天机满级冰心,什么本都组织得起来。

  人们都说天机和冰心是一对,果然是没错的。

  栩言关闭了那个所在地太虚观的详细信息。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点开看了,垂眼望一下57级将近一半的经验条,她头一次感觉到升级的道路是如此的漫长。

  不是升不动,而是茫然。飞扬升级以后,等待着他的有各种新奇的副本与装备。但她就算是满了级,又能做些什么?

  牵了小鹿跑到桃溪去看风景,流水落花,小桥人家,来来回回地看,怎么看都看不厌烦。找一切美丽的角度,各种动作试过拍过,终究觉得身边少了一个人,所有的动作,都写着孤单。

  停在57.5已经好多天了。飞扬也曾惊奇地问过她:我的徒儿你最近怎么了?连着三天不见你等级增长简直是奇观了。而栩言只是笑笑,她不想说她累了。

  有过这样自嘲的想法——虽然她有过一个师父,但是,从头到尾,一路走来的,似乎都只有她一个人。

  那天她正坐在流云渡发呆,密语忽然一响。看着两个字本能地想到那个人,定神一看,大呼意外——

  [密语]绮罗:在做什么?

  栩言吃惊了半天,终于勉强回话:没做什么,有事吗?

  绮罗说:来技能区。

  莫名其妙地传了石头,地图刚读完,就看屏幕上飘过一行红字:你猛然打了个寒战,发现绮罗正仔细看你身上的衣服。

  顿了一会儿,一个交易弹了过来。点开,接受,那边开始陆续显示了装备过来:苍龙破浪盔,苍龙破浪肩铠,苍龙破浪铠……

  交易了两次,一套苍龙终于交易完。栩言望着包裹里那一排装备一时还不知道是什么感觉,那边绮罗已然说:精石都是最近跟飞扬一起刷的,我还说他一天机要苍龙做什么,嘿嘿。

  栩言依然不知道该说或者做些什么,甚至忘了该打下谢谢两个字。绮罗也没多说什么,只再看了一下栩言的装备,打字道:换上吧,对了,换完以后把你现在那个摆给我行吗?

  栩言看了一眼身上标着制造者绮罗的橙色碎银摆,想想这本来就是人家做给飞扬又转手传给自己的东西,便痛快地还了回去。

  之后,绮罗找到了飞扬。看了一眼他的装备,说:[碎银摆]果然没有乾光好。我这个制甲工啊,本来是想给你做衣服的,结果到头来你直接一身副本套,我的生活技能差不多也算是白学了。

  飞扬不好意思地笑笑:嘿嘿,之前一直穿你做的东西嘛。出了龙下本多了以后才换的副本装,而且我都没有丢,全都传给小羽啦。

  绮罗无奈:就说这个。你看这摆加防御的,而且属性还好,我难得做出来的值钱东西诶……就这么给她,万一被马了简直赔死。

  飞扬耸肩:是是,我哪有绮罗姐姐懂得多?不过小羽她靠自己装备本来换的就不快,不给她刷精石做苍龙的话,那一身可以穿很久哦。

  绮罗默了半天,终于回道:哎,母爱光辉啊……有你这么个师父,徒弟得多幸福。

  隔了一阵,又自己接了一句:但那徒弟,为什么偏偏就是个羽毛呢……

===== PageBreak ====

11

  栩言练级的动力忽然就找回来了。穿着绮罗做的苍龙套到处清任务杀怪,很快那一半的经验就要被填满。盘算着飞扬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下副本很少在升级,看势力名单里飞扬的名字后面那个58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大概再要一天,她就可以升级了。

  不管飞扬比她多出了多少经验,但是,同级了就是同级了。她就要追上她的师父了。

  抱着这个念头,最后一点经验也被她很快地刷了上来。

  当天晚上,栩言收了工,盘算着明天大约只要做个日常就能升级的时候飞扬忽然递来了组队邀请:小羽,来技能区。

  心想着这句话听着还真耳熟,读了地图看穿着祈福时装的飞扬站在武器桌子旁边。心里正好奇着,飞扬却在她身边坐下了。

  好家伙,更眼熟了。

  栩言正猜着飞扬找她来又在这坐着装矜持的用意,忽然看眼前金光一闪。

  队频里,飞扬颇是高兴地发了个,栩言却呆在那里,觉得那个表情看了以后特别想打。

  飞扬接着说:啦啦啦啦~~~升级了!再有一级我就能满级啦!

  栩言还是呆在那里,很久才把鼠标移到飞扬的头像上,等级59,再看,怎么看,都没有任何变化。

  看了看自己的经验条,绿绿的一长条只差最后一丝。她甚至开始懊悔,清任务的时候为什么没能顺手多杀几个怪,却非要把最后这一点留到明天。

  木木地打字:你不是差不多天天在下本吗?怎么这么快又升级了?

  飞扬得意地发个:师父发现了小羽要趁我下本的时间里偷着升级,怎么可以让徒儿的阴谋得逞呢?

  这句发出来,栩言看到后真的想打了。直接点了切磋,那边接受,风筝风筝再风筝,飞扬输了。输得一如既往的憋屈,飞扬发了一串:小羽你打击报复!

  栩言接个:也不知道是谁在偷着升级。

  飞扬继续哭:冤枉啊,我每天经验进展都有向你上报的。

  栩言愣了一下,忍不住敲自己:我是猪么,光记得问你经验多少,忘了问你差多少经验升级= =。

  飞扬敲木鱼:我什么都不知道……

  栩言再怒,又点切磋,飞扬赶忙发了句:小羽我错了!

  接着屏幕上一排红字:飞扬向你求饶。

  看着那个趴在地上的人,栩言终于忍不住笑了。行了行了原谅你就是了别在这丢人了。

  飞扬笑嘻嘻地站了起来,一时队伍寂静。

  栩言看来看去,想说点什么又找不到话题,等着飞扬说话,那边还一直在沉默。就在她打算四十五度望天的时候,叮的一声吓了她一大跳,点开一看,是飞扬的交易请求。

  接受,交易画面上飞扬那边显示了一把武器过来。

  不是劲弦。而是一根针。

  52级配方针,刻着制造者飞扬的名字。

===== PageBreak ====

  接受,确定,栩言打开装备看着那根针,装备后禁交易的——一旦收了,就永远是你的,只属于你,除非销毁,不可转移。

  飞扬这时候在队频说:送你的,精石做苍龙的都给了绮罗,做这个的最近才攒齐。

  别怪我为啥不做弓给你,精石不好刷,我觉得这个更有意义……

  要是不喜欢,你挂寄售卖了喂马了销毁了都行。

  我的徒弟57级马上58啦,一转眼都这么大啦,还有一级多点就要超过师父啦,师父我老啦。

  不过我先59的,我肯定比你先满级,等我60的时候我要你第一个天下给我60大寿坐沙发!

  栩言看着这一段话,又把鼠标不断地移到包裹中的那根针上,心头五味杂陈,但占了大多数的,总是甜的。

  游戏中,飞扬操作着人物把小羽毛拥进怀里。栩言后退一步,调好角度,回拥过去。

  人多嘈杂的技能区,两个小人按了F11,周围一堆小草精也不放在眼里。

  这应该是他们第一次摆拥抱这个姿势。

  栩言按了加锁,点到那根针上,小心地放到仓库中。这是她第一次用到这个加锁的功能。52级的配方针柔情,针上上了锁,她要一直珍藏。

  ——只可惜,我是一个羽毛。

  ——你送给我你的柔情,我又该用怎样的方法与心情,才能将它捧在手里——放在心中?

  什么时候心情复杂地传回桃溪下线,她自己都不记得了。

  只是无论是她还是飞扬都没有想过,这次下线之后,栩言这个名字,在此后的好几个月当中,都再没有亮起过。

  几个月。

  一个月四次更新,错过已然物是人非。

  几个月,天下早已沧海桑田。

===== PageBreak ====

12

  栩言觉得自己很郁闷。

  她曾经以为自己有了个师父,但那个师父什么也没教给过自己。她曾经以为自己玩天下是个错误,但却有个人一直提醒着她继续下去的意义。她曾经以为她被赠予了柔情,但再回来的时候,她只剩下了那一天的那一点柔情。

  飞扬这些天都好开心,在势力里逢人便说,我的徒弟终于回来啦!然后一边下着副本或者下着战场和栩言聊天,聊着聊着忽然没了声音,许久他才又冒一句:晕,又死了。

  飞扬说,小羽你要一直没走多好,战场我就可以全指着你啦。

  飞扬说,小羽你快点升级,势力战羽毛很爽的。

  飞扬说,小羽,记得去做节日活动任务,那个经验很多的。我今天的做过啦,和同级的一起做比较方便哦。

  飞扬说,小羽,国库那条飞天带提出去,我们前几天下59摸到的。

  飞扬说,小羽,没事跟我们去下下35,给你刷腕子和裤子。

  飞扬说,小羽……

  飞扬说了好多,栩言听懂的、听进去的,却很少。

  私下和喵喵聊天,她现在也是67级大半身苏幕算得上是大冰心了。栩言听她说着,国庆,活动,速成,新等级,副本,装备……

  栩言则在一次次聊天中,感叹着一个又一个的不可思议。

  原来,当初35本被视为BUG的怪物在现在可以被当作宝。当时出了穷奇哭爹喊娘,如今,刷几天见了一次便足以烧高香。

  原来,她一直以为累赘的职业在几次修改之后可以成为人人追捧的战场骄子,而那些纵横的射手,又有多少懂得当初的辛酸?

  原来,活动也可以筑就那么多。有人一落千丈,自然也有人一周突破曾经的满级。60多级的人,一身25本的装备站在副本门口求组。他们不懂得配合,不懂得装备,更不懂得升到了60级是为了什么。栩言听了觉得好笑,其实她比他们,又多了多少。

  原来,这个世界早已不同,无论人还是游戏,都一样。

  飞扬又国库指了几个别人换下来的首饰给栩言,又自己花了点钱把难弄到的刃舞摆刃舞靴买到,栩言拿在手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看着当初一度禁交易的东西,然后再看着飞扬继续奔波在高级副本之中,蛋套翅膀天机,真的是无比抢手。

  现在是喵喵每天带栩言做着任务。国庆结束时她65,几个月过去了才蹭到67。而对栩言,喵喵却说,小羽你快点练起来哦,飞扬等你都不知道等了多久了。

  你走的这几个月里他收了好多徒弟,每收一个,他都会提起你。

  他还说他不敢收羽毛徒弟,因为肯定哪一个也比不上小羽。

  飞扬他啊,一提起你,简直魔障了。

  栩言听着忍不住笑了。其实她真的体会得到飞扬的在意,一件装备、一次副本中的那种在意。总不知道是为什么,记忆中那个递个组队邀请后在她脚边坐下的天机,终究是越发的远了。

  回归大约有一周,栩言依然无法适应游戏巨大的变更,更不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只隐约地感觉,她想要的,大约是无法再被追回。

===== PageBreak ====

13

  栩言不知不觉地就蹭到了60级,砸了5钻的飞天带是出自飞扬的手笔,仓库里还有飞天肩铠和腕甲,只是修为不够还没法穿上。35依旧每天在下,牛却没有见过几次。

  又过几天,喵喵交易给栩言一把八钻的蓝雨。砸了四色石头,运气非常好出的居然是3%的追电、阴伤和最大攻击。栩言是踟躇了半天不知该不该接,虽然回归时间不长,但她很清楚这件装备的贵重程度。

  喵喵明白她在想什么,发了个对她说:你就收了吧,弓和日钻石头是飞扬出的,炼化和月可是我一手敲出来的,咱人品好,一下就敲成这个样的,飞扬那猪的RP,累死他也砸不出来。

  栩言默默地接过来,心头五味杂陈,到手边也只打出两个字:谢谢……

  如此贵重的东西,如此陌生的标签和心情。

  翻来覆去看了几眼,终于发现哪里不对:蓝雨不是60级配方武器吗,为什么制造者是别人?

  喵喵抓了抓头,终于明白了栩言的意思:这个……据说是飞扬已经学了两个配方了,没声望再学了嘛,所以只好托朋友做啦。

  栩言看着武器上那个陌生的名字:声望?

  60的配方都需要用声望和钱换的嘛。最早做东西还不给声望,大家生活技能满得差不多了才开始给……为了能换战龙和毒尾的配方,飞扬冲声望花了好多钱。

  战龙,毒尾。栩言看着这两个名字,久久的默不作声。

  喵喵接着说: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飞扬没想到你还会回来。

  你的号之前上过几次他就知道你被盗号了,他以为势力里将再不会有羽毛。

  看着这几行字,栩言终究是再没说出一句话。

  分明该觉得感动莫名,但内心深处的那股子遥远的陌生,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

  蓝雨拿在手上。显示出来只觉得沉甸甸的,直欲脱手而落,摔在地上,变成一地收拾不起来的回忆。

  飞扬依然很忙,整天好象有下不完的副本在等着他,别人问他累不累,他也只是笑笑说:都是自己人,虽然都没有需求,也总该帮忙的是吧。

  到了晚上势力里人不多了,终于有时间组了栩言,找了她去桃溪,他还记得他的徒弟最喜欢这个地方。

  飞扬一屁股坐在小溪边显得疲倦非常:下了一天的本了,好累。

  栩言猛然想起了什么,然后暗自感叹,原来,他们都会有这样的一天。

  然后飞扬问起了栩言离开的这些日子的情况。几个月来,现实中有事脱不开身是其一,号被人偷了倒只占了小部分的原因。栩言如实说:其实,我那天上来,只是想来看看你。

  飞扬心念一动,然后拍着桌说:不许只是看看我,要继续玩下去!

  栩言苦笑。继续的理由是什么?58到68的难度,远高于当初的12到43。那么,让她继续下去的原因,究竟是手中沉重的蓝雨,还是日益多起来的飞天套,或者——是眼前这个人,抑或是仓库中静静躺着的那一片柔情?

  飞扬看她沉默,便也不说话了。

  许久,飞扬才继续说: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才能留住人。

  栩言一愣,听他继续说。

  你还记得小刀和火火吗?

  熟悉的名字。栩言想起来,那是无双的老成员中的,可是势力名单中他们已永远地停在了58。

  飞扬有些苦闷。他们就是错过了国庆的人,后来上来,看到大家的等级以后说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留住他们,我给他们装备,给他们浮劲……但他们还是走了。

  栩言听着这些,觉得很难接话,便由他继续说。

  后来有人和我说,东西是留不住人心的。……小羽,但是我发现,就算是你回来了,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给你装备,带你FB,让你升级生活没有障碍……可是我知道,你不会因为这个就真正回来……继续这样下去,很可能在你这里,依旧重蹈他们的覆辙……

  小羽,告诉我,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栩言一愣。

  这个问题她不是没想过,但她给不出答案。

  那个时候,他们依然没有明白,其实当飞扬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栩言想要的,就注定无法得到了。

===== PageBreak ====

14

  之后没多久,栩言终于决定要做些什么。

  经过那次的谈话,她忽然意识到,她其实也不明白飞扬想要的是什么。而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飞扬为他做着什么,而她,还不曾给他半分回应。

  现在早已不是曾经的天下,不是那个升级和朋友就是游戏的全部的天下。

  她一度知道,飞扬想要的是龙阵,是满级,或者是无双势力的强大,等等。

  事隔数月,如今——飞扬想要的,又是什么?

  遥望着那个震旦套翅膀天机的背影,栩言不由自嘲,他想要的,她,又能给得起么?

  和喵喵说起这些,她却笑了。喵喵说,其实,飞扬想要的很简单,只是你留下。

  栩言没有回答。不置可否,沉默了片刻,她换了个问题:我可以送师父什么,能让他开心?

  这回是喵喵很久没回答了。这的确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装备,等级,地位,朋友,他什么都有了,还有什么东西珍贵到可以让飞扬开心?

  ——尤其,还是只有61级的栩言可以送出的。

  势力里喵喵另个冰心朋友小冰猛然说道:永恒!你送老大永恒,他一定会高兴得要死的!

  永恒。

  执手同老,此心相牵。

  不离不弃,一直到永远。

  方为——永恒。

  栩言看着喵喵给她发来的永恒佩的图,心头一阵颤动。然后她没有多说什么其他,只是简单的五个字:在哪接任务?

  喵喵和小冰对望一眼,一个去翻攻略,另个带着她开始去翻木渎外的山头。

  小羽,这个任务很难,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栩言点了点头,与云霜开始对话,第一步便是要20个浣石沙。看了看包裹,飞扬给的金还足够,太守区买完,一瞬间一贫如洗。

  之后便是打怪的步骤,栩言在建木一只一只地杀着竹子,小冰忽然在队伍里说:说起来,飞扬那块永恒应该是咱区第一块吧?

  栩言打怪的动作一停:师父也做过永恒?

  小冰点点头:是啊,任务才出他就去做啦,做了整一天呢!后来他还带势力里另个人做过,那时候才知道他刑天跳的那么好。

  栩言有很久没说话。像是下了很久的决心才打出这么一句问话:师父的永恒送给谁了?

  队里有片刻的安静。

  最后还是小冰说:送给绮罗姐了。

  绮罗,绮罗。装备榜上第一的那个大冰心,名字永远是那么高昂那么瞩目。誓言势力第一冰心,也是全服务器第一冰心。小冰说,飞扬在任务出了的当天便做出了永恒,送给了她。

  队伍里安静了很长时间。许久,栩言只淡淡地打了一个字:哦。

  又过了很久,栩言打字说:建木的我刷到了,然后是五彩,是吗?

===== PageBreak ====

15

  建木和老虎沟的物品刷到了,时间也不早了。五彩采了回忆,栩言愣了一下。刷了那么久的任务,早就有了不看剧情的习惯,但回忆两个字,终究是微微碰疼了她的心。

  喵喵私下跟小冰抱怨了好久,说她干吗要提飞扬那块永恒的事、绮罗早跟了誓言第一大天机云云,小冰自知失言,末了也只有一句:谁又知道飞扬怎么想的呢……

  不幸中的万幸,就是栩言并没有因之而放弃永恒的任务。但两个小冰心研究过来才发现,其实栩言想的是什么,她们依旧不知道。

  队伍那边,栩言静静地站在刑天谷跳台的起点。

  身边有几个同样在跳的人,骑着马几下轻盈地跳到对面的山上,可是她已经是不知道这是第多少次从上面掉下来。

  每一个从她身边跳过的人,状态下面都有一个小小的蓝色的浮劲图标。

  可是她却没有。

  看着人物笨拙地跳动,她第一次觉得,她有点着急得想哭。

  坠落,坠落,一落再落,不知道重新开始了多少次她终于过了最开始的钢丝,小冰和喵喵闻讯赶来,这才惊讶地说:对了,这个跳台,没有FJ的人能跳上去吗?

  栩言终究是手一颤动,失足又掉了下去。

  喵喵在旁边看了也是干着急,出各种招,换高移动速度的装备啦,多点两下风驰啦,开了疾行迅速上马再跳啦,可是在中间那个最长的台子那里,栩言可以跳的距离,和两个台子之间的距离,实在是杯水车薪。

  小冰忍不住还是打字:这里……大概没有踏雪的,根本跳不过去吧。

  喵喵也跟着郁闷:飞扬很早就有了2FJ了,后来他带的,都是有冲锋的职业……小羽,你要是YJ或者WL,我们就能带你上去了……

  七耀,残影。

  栩言看字,沉默了很久,终究是苦笑:可惜,我是一个羽毛。

  究竟是什么在作怪,让我连送你一件东西的愿望都无法达成?

  双手握了又松,手心里全是汗水,胸腔里是满心的焦急。

  栩言依然在不屈地尝试。十点,十一点,十二点……小冰和喵喵虽然不忍,但还是撑不住下了线,而那个小羽毛,依旧在继续。

  半夜两点,栩言终于崩溃。

  势力里绝望地打字:刑天谷跳台,没有FJ是不是真的跳不上去?

  没想到这么晚还会有人在。一个荒火答话道:应该是吧。顿了顿,又问了句:听小冰说,你在做永恒?

  栩言只是沉默,打开寄售翻了一下,一境界的浮劲,价格对她来说接近天文。

  那个荒火忍不住笑了:你不会想为了块永恒去买FJ吧?一个FJ的钱,顶上俩永恒了。

  栩言难以置信地寄售搜索,没想到真的看到了永恒在售。

  一瞬间觉得失落万分。原来永恒,也可以用钱来衡量。

  原来,没有钱的她,连永恒都是如此的奢侈。

  栩言下线的时候接近四点了,那个时候,她终于放弃。

  永恒的事本是一直瞒着飞扬的,但过了两天飞扬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眉目,找了栩言,好言相说:小羽,不要郁闷嘛……那任务那么变态,我当初是无聊到一定程度才去做的,为那么个东西纠结多不值得……

  栩言一怔:可是,那是永恒。

  永恒,永恒,代表的什么,多么明显!

  飞扬却嗤之以鼻:永恒?就是个形式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感情在那里的话,有没有永恒又能证明什么。

  小羽,听说你在给我做永恒,我就已经高兴得不得了了,不过以后还是不要做了,完全没有必要走这么个无聊的形式嘛。

  一段话下来,栩言看了,心中本该觉得宽慰,但某处的郁结,却始终无法打开。

  形式。形式。

  你明知道那是个形式,却只连形式,也不肯给我。

  而我——

  没有钱一无所有的我,连一个形式,都给不起。

===== PageBreak ====

16

  栩言不再提永恒一事。

  在喵喵的帮助下默默地升着级,却终究不知道自己升级是为了什么。

  每天,每天,看着势力频道的绿字——

  飞扬:喵喵,来帮下建木。

  飞扬:古3老2缺个BX,谁来?

  飞扬:BX们都在干吗,来帮忙!

  栩言默默地看着站在百花林中的小人,三级的女冰心,再看看羽毛号的势力对话,原来一切重新开始,已经太迟。

  开着冰心到处漫无目的地逛着,却看到门派频道里有熟人在聊天。细细一看,是喵喵和绮罗。

  喵喵:绮罗姐~~~好久不见啦

  绮罗:嗯,每天跟着我家那猪下本,好忙的。

  喵喵:你们两个真是形影不离,捆绑销售挖~~

  绮罗:嘿嘿……

  喵喵:你俩经常在一起,感情尊好。

  绮罗:所以说,TJ和BX是绝配呀~

  喵喵:我不喜欢TJ,我要找LG,肯定找帅帅的YJGG。

  绮罗:切,BX和TJ才般配,就是因为能经常在一起啊。要是俩人平常都不能一起行动还怎么谈感情的事。

  喵喵:老大跟小羽不是感情也很好咩,感情跟职业有啥关系……

  绮罗:他俩?看着好,实际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要我说,如果我是男TJ,找个YM老婆其实也不错……YM老婆最好养活了#99飞天套最便宜了,全套也就赶上苏幕一件吧。带着刷套装,最便宜的能给老婆讨欢心,别的还能卖好价钱,多合算啊。

  两人就职业和择偶的关系的讨论引来了门派大多数人的兴趣,参与讨论的人越来越多。公共信息上,蓝色的字一行一行地刷着,栩言默默地点了关闭游戏。

  切回羽毛号。最后一次问飞扬:师父,什么时候我可以和你一起下本?

  飞扬看看栩言尴尬的62级:小羽,你先加油升级,等65了,双本监狱建木就都可以去啦。

  想起之前冰心门派的讨论,栩言笑了。

  师父,陪我下16本吧。

  那边古3已经开了,飞扬匆匆进本,只来得及给栩言说:16……50多级的号都可以单刷了啊~

  栩言关了邮件,不再说话了。

  死士洞前人头攒动,都是大号们带着自己的小号刷师徒声望的。栩言记得自己有一个师父,在收徒弟还没有任何好处的时候收了自己为徒,并许愿等她等级够了的时候去下16本——从栩言12级一直许愿到62级。

  有小号一直求不到组,申请入队,被一个个拒绝。想效率刷声望的大号们不会愿意带一个真正的新手,那个小号点啊点,终于有人接受,头像显示出来,是与他同职业的一个女羽毛。

  小羽毛很惶恐:师姐,可以带我下16本吗?

  栩言略略一顿,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来:好,师姐带你下。

  想开了,改正了每天上线就打开好友看那个人在不在的习惯,转而开始下起战场。栩言装备平平,但技术很好,在战场打得很是顺手。

  演兵场风云变幻,飞扬详细信息中的所在地也在各大副本中徘徊。退一步去想,其实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如果本来就说不上话,那又何必去强求。飞扬偶尔想下战场会组了栩言一起,但也鲜少能一起行动得起来。终于看清了,其实她跟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如果我是……

  如果我是冰心——

  栩言从仓库中取出从来没装备过的那根柔情,右键点一下,确定,按下I,手边两团白色的光芒。她后来在网上看过武器配方的介绍,原来52级的配方针柔情,也是毒尾的原料。

===== PageBreak ====

17

  又过一段时间,第一冰心绮罗宣布卖号。理由是副本无聊,冰心打架实在太差。喵喵私下却评论说,绮罗她啊,其实是跟她老公吵掰了。俩人说不想再见到对方,咳咳,从冰心换成羽毛,倒是真的见不到了诶……

  之后,绮罗的号上架没多久被人买走,绮罗本人买了一个满级的羽毛整日混迹野外与战场之间。

  栩言的号很久没上线了。

  飞扬觉得自己很失落。到最后,他终于还是没能留住他的徒弟。等级差距,职业问题,还有相差了几个月的隔阂——没人教过他该如何处理,更没有人告诉他应该如何挽回。

  绮罗卖号的时候他也劝了好久,但绮罗只是无所谓地说:又不是不玩啦,只是换个号而已~还是你在可惜少了一个技术特别好的BX在身边呀?

  飞扬只发了个表情。其实他只是觉得,一个玩过近一年的号,其中投入的心血与感情,在玩其他人的号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会觉得生疏。看着陌生的名字说着他熟悉的话,有一种回忆被生生抛弃的错觉。

  转念想想,其实绮罗玩得,一直都比他自然。

  打开无双的势力名单,人越来越多,势力越来越大,可是从最初一起走过来的人早已零落无踪。

  系统又提示你的好友绮罗上线了。绮罗的号早就换了人,但好友却一直没删。飞扬几次想下手去删掉,却总因为那名字而不忍心。转眼,已经过去了两周。

  势力里又有人找飞扬带古3。队伍组好,缺冰心,势力里几个冰心都有事,飞扬摸摸鼻子,只好好友群发:有来古3的BX没?进组。

  组队信息弹出来,点开,居然是绮罗,吓了一跳。

  好歹人齐了,开本,杀小怪,老1,居然一路平稳无波。忍不住打字道:BX操作不错诶。

  那边,则惜字如金地回了一个。

  话匣子打开,整个队伍的气氛就因为天机和冰心聊起来而活跃了。聊天的过程中飞扬总是忍不住怔然——这个女冰心,说话总有小羽的影子。

  开了老2,飞扬的魔很快就被抽干,挂普通攻击让他很有时间打字,就着前面的话题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栩言的身上。美女,你跟小羽好像啊……

  绮罗刷血的空挡打字问:小羽是谁?

  我徒弟,一个操作相当好的羽毛。

  哦,哪天介绍给我看看。

  她不玩了……我一直觉得我对不起她,但还是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

  掉血忽然猛了起来,绮罗再没了空接话。

  最后,BOSS扑地,飞扬一摸,居然摸出根留情。

  哈哈!这针绮罗本人好象到最后卖号都没刷到过,现在居然刷出来了。

  绮罗皱眉:不用分我啦,这针属性不好。

  飞扬不由分说把针塞进绮罗的兜里:拿去收藏也可以嘛~~这个名字很好听诶。女孩子嘛,都喜欢好看的东西。

  绮罗没有说话,只看着飞扬的那句话与包里的那根留情。

  装备分完,飞扬看到绮罗名字前面是空的,便打字问:美女,要不要来我们势力?

  绮罗淡定地打字:不要叫我美女,我有名字叫绮罗。好啊,我没势力。

  飞扬不置可否。他并不想叫这个人绮罗,毕竟真正的绮罗,正玩着某个羽毛号驰骋战场。但还是递了一个势力邀请,随后那边接受。

  绮罗看着那根留情。

  曾经,作为羽毛的栩言却拿着一根柔情在流光看风景结果被杀,和师父飞扬说了,那边却只是淡淡地说:在流光,被杀了就被杀吧……敌对嘛~

  正在修装备的小羽毛看到字,不小心按到了普通修理,看着变成瑕疵的那根针,栩言渐渐绝望。

  如今,飞扬给了绮罗的新主人一根崭新的留情。而且这个号里,还有着新主人一直记挂的、飞扬送出的那块永恒。

  其实这样重新开始,也不错。

恭喜您!获得限量新手礼包一份!礼包序列号是:TXDH-2017-8888-8888

新玩家礼包内容

5级 焰火·星汉灿烂*10、神农秘药*1
10级 海珠断续膏*10 、姑射百草酿*10、优惠券·新手游康包*1
15级 六道轮回*1
20级 水玉清心散*10、琅琊承风酒*10 、坐骑:桂子飘香*15天
30级 五贝回魂丹*10、 青丘九花露*10、 2.5倍经验符*3
40级 画卷飞行符*3 、红线*2
50级 优惠券*五十武库、 苍狼啸月*15天、锦园春光环*7天、优惠券·月钻*2、粉翅膀体验券*7天

礼包激活方法:点击小地图右下角的奖章按钮,选择新手序列号奖励,输入奖励序列号,即可激活奖励,游戏内另有新手成长全套装备和物品赠送。(本序列号不可与其他新手奖励同时使用)

2019年终资料片实体盒子【江山国色】绝美亮相,飞凤游龙叙述大荒凄美爱情故事。更有山海一纪系列实体周边,匠心定制实体画卷、鼠标垫、保温杯、帆布袋等。

盒子时装【江山国色】:https://tx3.163.com/2019/jsgs/

预约详情:https://tx3.163.com/2019/box/fsrm/

与时俱进,再塑盛世美颜。

1

荒火扛刀姿势强势回归,再现大荒经典。

1

回流玩家特权,再抒少年意气,玩家回流大荒荣耀特权,经验加速团队共享,独特称号彰显身份。

1

1、本游戏是一款即时制角色扮演类游戏,适用于年满16周岁及以上的用户,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我们鼓励家长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情况管理其游戏行为,家长可以关注“网易家长关爱平台”微信公众号、拨打官方客服电话95163611或者登录网易家长关爱平台(https://jiazhang.gm.163.com/convoy/)查看具体指引。

2、本游戏以《山海经》相关故事为背景,有适量基于古代神话传说和神话故事的改编,但不会与现实生活相混淆。游戏画面色彩鲜明、配乐明快,玩法基于一定难度的思维判断和肢体操作,有需要多人配合进行的团队玩法,鼓励玩家通过沟通、思考和提升达成目标。游戏中有基于语音和文字的陌生人社交系统,但社交系统的管理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3、本游戏中有用户实名认证系统,未实名账号不能登录游戏。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将接受以下管理: 游戏中部分玩法和道具需要付费。未满8周岁的用户不能付费;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400元人民币。 未成年玩家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晚20时至21时登录游戏,其他时间无法登录游戏。

4、本游戏以中国古代神话为主题,人物设计、背景音乐等创作融入了大量中华传统文化元素,有助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玩家之间可以互相交流配合,共同完成游戏目标,能够带给玩家积极愉悦的情绪体验。游戏设有组队模式玩法,需要玩家相互配合、互相帮助来完成游戏任务,有助于培养玩家的团队协作能力;游戏玩法具有较强的策略性,有助于锻炼玩家的思维能力。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
img